第491章 不知不覺,情根深種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凌岳帶喬艾雯去門診看就醫,醫生看到兩人進來,馬上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,仿佛看透凌岳為何之前特地跑下來打了聲招呼.

在量體溫的時候,醫生笑著問凌岳:"女朋友嗎?"

喬艾雯故意表現出一臉淡定的樣子,其實耳朵早就豎起來了.

凌岳站在一旁,面色如常的回道:"朋友."

喬艾雯心底撇嘴,不過她也沒指望他能承認什麼,說朋友總比什麼患者或者朋友的朋友強.

醫生見凌岳沒穿外套,又問了句:"穿這麼少就下來了,你們上面有空調不怕,下面冷,別回頭你再感冒了."

凌岳淡淡道:"沒事兒."

他這麼一說,喬艾雯這才後知後覺,凌岳只穿了件咖色的高領羊絨衫和白大褂,陪她走了一路.

轉頭看向他,她開口說:"你回去吧."

這是兩人今天見面後,她主動跟他說的第二句話.凌岳看著她,出聲道:"我待會兒把你送到靜點室就走."

喬艾雯的體溫測出來了,三十八度二,發燒,醫生又給加了一針退燒藥.

兩人出了診室往外走,凌岳先把她送到靜點室,說:"你先找個地方坐下,我去幫你拿藥."

喬艾雯這幾天憋氣上火,嗓子發炎了,說話聲音有些沙啞:"不用了,我自己去,你上樓吧."

凌岳看著她那張仿佛石落不驚的臉,心底說不出的泛堵,回了句:"我拿藥比你快."

喬艾雯低頭打開包,從里面掏出錢夾,沒細數,差不多能有個七八百的樣子,遞給他:"麻煩你了."

凌岳只覺得一股惡氣從心底滋生,並且迅速蔓延至五髒六腑,明明是氣,可他卻分明覺著疼,心疼.

他想到那天在商場下面的咖啡店,她也是像現在這般,仿佛用金錢跟他劃開界限.

要不是看在她生病的份兒上,凌岳真的要發飆了,這一刻他完全忘記,其實他們之間並沒有什麼特殊關系,她生病,為什麼要他給錢?

喬艾雯看著一言不發,繃著臉的某人轉身離開,慢半拍收回手中的錢,瞥了一眼,她掉頭往靜點室里面走,剛才可能是太入戲了,她就想氣死他.

如願以償看到凌岳憋氣的樣子,喬艾雯可算心里舒坦一點兒,不然這幾天她的窩囊氣白受了.

最近這批流感很嚴重,靜點室從中間往後一片坐了四五成病號,有大人也有小孩兒,但所有人都不願意靠前坐,因為前面離門近,是風口.

喬艾雯沒管那麼多,她挑了個第一排正中間坐下,因為這兒最寬敞,一抬眼還能看到電視呢.

剛坐下,手機響了,喬艾雯看了眼屏幕上顯示的來電人,劃開接通鍵:"喂,寶哥."

手機中傳來元寶的聲音:"我聽笙哥說你感冒了,好點兒了嗎?"

喬艾雯道:"沒事兒,就是嗓子有點兒疼."

元寶問:"你在哪兒?我去看看你."

喬艾雯道:"不用,我真沒事兒,你忙你的吧."

元寶說:"跟我客氣什麼,我去看一眼,給你送點兒好吃的."

喬艾雯勾起唇角,笑著回道:"謝謝寶哥,我在協和呢,門診靜點室."

"好,等我一會兒."

"嗯,拜拜."

凌岳拎著藥袋從外面走進來,一眼就看到坐在第一排的喬艾雯,她不知道跟誰講電話,臉上都是笑.

掛斷電話,喬艾雯瞥見凌岳進來,下意識的收回笑容,就這麼一個小細節,又成功的讓凌岳'記仇’了.

凌岳叫了護士過來,護士看到凌岳,眼睛都笑彎了,驚喜的道:"凌醫生,你怎麼過來了?"

凌岳不動聲色的回道:"麻煩幫她打下針."

護士這才看到喬艾雯,轉而問凌岳:"女朋友嗎?"

凌岳面無表情:"不是."

這回倒是斬釘截鐵,連朋友都不說了.

喬艾雯心底不爽,護士倒是看得出的絕境重生,嘴里念叨著:"這批感冒發燒的很多,凌醫生你穿的太少,小心別感冒了."

凌岳站在一旁,淡淡道:"沒事兒."

喬艾雯不知該高興還是該哭,她算是看出來了,凌岳對誰都這個德行.

護士問喬艾雯紮左手還是右手,她說:"紮哪只不疼?"

護士道:"我盡量讓你不疼,看你方便."

喬艾雯看了看自己的兩只手,當真都是親的,心底默默數了變口訣,最後左手輸了,她抬起左手.

打針的過程很快,也沒有那麼疼,就是夠嚇人的,喬艾雯向右別開頭,凌岳看著她的模樣,忍不住出聲說了句:"越害怕越疼."

護士打完了,抽回止血帶,喬艾雯這才松了口氣,慢慢將手放在一旁.

"凌醫生,你今天不忙嗎?"護士端著托盤問他.

凌岳道:"我一會兒上去."

說完,他看向喬艾雯:"早上吃飯了嗎?"

喬艾雯搖搖頭,能不說話就不說話,其實她喝了冰糖燉銀耳.

凌岳說:"不吃飯打針刺激胃,我去給你買點兒吃的,想吃什麼?"

喬艾雯面色淡淡:"不用了,你回去工作吧."

她越是這樣云淡風輕的拒絕,凌岳心底越是翻江倒海的憋悶,仿佛再見面,她每說一句話都能不偏不倚的戳在他心窩子上.

懶得跟她廢話,免得自找氣受,他一言不發,掉頭離開.

喬艾雯看著他的背影,不是不傷心的,丫就這麼走了,這麼不禁挫,可她又不想叫住他,也許是因為嗓子疼不想開口,但其實更多的是心累,不想哄了.

抬頭看了眼滑動架上的兩瓶藥,她心底暗自思忖,若是這兩瓶藥點完,凌岳還沒回來,她就徹底翻臉了.

坐了能有十五分鍾,門口處傳來一聲:"小雯."

是男人的聲音,喬艾雯咻的看去,還以為是凌岳,即便凌岳從未這麼叫過她.

果然定睛一瞧,來者穿著灰色的風衣,高高的個子,帥是帥,可卻不是凌岳,而是元寶.

元寶拎著兩大袋的東西,邁步走過來,喬艾雯忍著心底的失望,開口叫道:"寶哥."

元寶把袋子放下,摘了皮手套坐在她旁邊,問:"自己一個人來的?"

喬艾雯說:"自力更生嘛."

元寶微笑:"我給你買了龍記的混沌面,想不想吃?"

喬艾雯忍著心酸點點頭:"想吃."

他從袋子里拿出密封好的外賣盒,蓋子打開,汩汩的熱氣湧出來.

喬艾雯一只手打針,元寶遞了勺子給她,幫她舉著碗:"我拿著,你吃吧."

喬艾雯習慣了,元寶從小對她這麼好,小時候還給她梳過小辮兒呢.

凌岳快步從外面走進來,就怕剛出鍋的小籠包涼了,結果已經跨進來幾步,這才看見喬艾雯身邊坐了個人,一個男人,幫她舉著碗,她還完全沒有拒絕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