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0章 真心也得配套路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道:"病得挺重的,發燒總是反複,一個勁兒的咳嗽,說是一整晚都睡不好."

凌岳抬起頭,朝宋喜看來:"沒按時吃藥嗎?"

宋喜說:"我叫她今天來醫院看看,別拖得嚴重了."

凌岳這兩天給喬艾雯打過兩次電話,她都沒接,他心底說不上是什麼滋味兒,只好對宋喜道:"你給她打個電話,讓她盡早過來,這批感冒都很重,我待會兒看看樓下誰出診."

宋喜聞言,瞥眼道:"擔心人家就別把人家氣病了,她要不是那天跟你賭氣,也不至于糟這麼大的罪."

凌岳這兩天心里不好受,晚上睡覺都在掛念著某個人,這會兒屋里沒外人,他忍不住發了句牢騷:"我平時說話就這樣,以前也沒見她翻臉跟翻書似的."

宋喜道:"你這麼說就不對了,是人就有脾氣,她不跟你計較是因為喜歡你,但你要是因為她喜歡你,就可以肆無忌憚的傷人心,那我還是勸她離你遠一點兒的好."

凌岳從前對喬艾雯沒感覺,從美國回來夜城,都沒說告訴她一聲,甚至還有種擺脫後的輕松感,可再次在夜城碰面,他一邊感慨命運弄人,一邊繼續被她纏著,誰料不知不覺還養成習慣了.

若不是這幾天不見她,心里空落落的,他怕是還沒察覺.

宋喜說話直,絲毫不給凌岳留面子,凌岳也自知理虧,不看她,只邁步往外走.

宋喜問:"你干嘛去?"

凌岳說:"我看看樓下誰出診."

眼看著凌岳走了,宋喜趕緊掏出手機打給喬艾雯,喬艾雯那邊幾乎秒接:"喂?"

宋喜壓著笑聲說:"我師兄很擔心你,我說你今天來醫院看病,他馬上下樓去幫你找出診醫生了."

"呀!真的假的?"手機中傳來喬艾雯興奮到爆的呼喊.

宋喜說:"真的,過程比我預料的還要順利,我稍微一提到你,他立馬問你怎麼樣,看來也是這幾天憋壞了."

喬艾雯說:"我還憋死了呢,你不知道我看見他的電話有多想接,好幾次我都差點兒控制不了雙手,後來想想他平時是怎麼挫我的,我又忍住了."

宋喜道:"君子報仇十年不晚,我師兄這人悶騷,你必須得跟他玩兒套路."

喬艾雯高興地不行,連連道:"那我現在就下床化妝,等到了給你打電話."

宋喜馬上說:"欸,化什麼妝,我跟我師兄說你病的很嚴重,你要讓他心疼心軟知道嗎?"

喬艾雯醍醐灌頂:"對啊,幸好你提醒我,那我化個憔悴點兒的妝過去?他會不會覺得我顏值下降了?"

宋喜往上翻了一眼:"姐姐,你已經夠美了."

喬艾雯笑嘻嘻的回道:"別,你是我嫂子,你喊我姐,我喊我哥什麼?"

提到喬治笙,宋喜心里跟抹了蜜似的,勾起唇角道:"趕緊來吧,你今天要是旗開得勝,晚上約你一起吃飯."

"等著,讓你看看影後的日常表演."

宋喜剛跟喬艾雯說了兩句,緊接著喬治笙的電話打過來,問她在做什麼.

宋喜說:"剛跟小雯聊了幾句,她待會兒來我們醫院看病…對了,花是你送的嗎?"

喬治笙道:"除了我還有其他人追你?"

宋喜想到他昨晚那副翻臉不認人的酸樣,不敢跟他開玩笑,哄著道:"別人追也追不上."

喬治笙說:"追也不行."

宋喜美眸一挑:"我管的了自己還管的了別人?"

喬治笙道:"是你拒絕的不夠狠,下回直接說你結婚了."

宋喜撇了下嘴:"你能做到嗎?"

喬治笙不答反問:"誰敢追我?"

宋喜猝不及防的被戳到笑點,笑著回道:"那倒是."

喬治笙在男女關系上簡直乾淨到無可挑剔,宋喜自問做不到他這麼絕,畢竟這些年她身邊沒斷了人追.

"別笑了,有那麼好笑嗎?"喬治笙忽然低低的埋怨了一句.

宋喜問:"笑還不讓?"

喬治笙說:"以後回家對著我笑,在外面你只要維持基本禮貌就夠了."

宋喜挑眉,更是不解:"為什麼?"

喬治笙低聲回了句:"我喜歡看你笑."

其實很久之前喬治笙就發現了,宋喜跟他在一起的時候,總是時刻警惕豎起防備的,很少有真心實意的笑,可就算是禮貌甚至是客套的笑,他也依舊覺得很漂亮.

再後來不知不覺,他漸漸想多看見她的笑容,她的笑能讓人沉迷,也能讓人上癮,他就是深受荼毒的患者之一.

她怕是不知道自己笑起來有多好看,所以他不想讓外人看到她的笑.

宋喜逐漸察覺他的醋意,心底高興地同時,嘴上說著:"你這麼小氣的?"

"嗯,我一直很小氣."他回答的毫不遲疑.

宋喜勾起唇角,小聲道:"我喜歡你的小氣."

喬治笙那邊幾秒鍾沒有說話,她看不見,其實他在笑.

人之所以總是懷念年少的時候,很大部分原因,是年少時的愛戀,喜歡一個人,恰好對方也喜歡你,這種心有靈犀讓彼此隨便一通電話,都可以高興一整天.

宋喜上午沒有手術,在辦公室看病曆的時候,喬艾雯的電話打來,宋喜叫她在樓下等著,這邊掛了電話去找凌岳.

"師兄,小雯在樓下,你去找她吧,我這邊還要見個患者家屬."

說罷,不待凌岳回應,宋喜三十六計走為上計.

凌岳馬上下樓,走得太急,外套都忘記穿,所以在下面等宋喜的喬艾雯,一回頭就看到鶴立雞群,一身白色醫生服,面容俊美的某人.

以前她每天來醫院報道,不僅凌岳習慣了,喬艾雯自己也習慣了,如今一日不見如隔三秋,這連續幾天不碰面,兩人心底都跟天雷勾了地火一般,可偏偏面上皆是鎮定自若.

尤其是喬艾雯,她發揮了影後級別的演技,瞧著凌岳的目光中,沒有以往的那種歡呼雀躍,只波瀾不驚,唇瓣開啟,聲音有些低沉沙啞的問:"怎麼是你,宋喜呢?"

凌岳一眼就注意到喬艾雯的臉色,她沒化妝,天生的好眉毛,烏黑英氣,越發趁著面色蒼白,唇色也是淡淡的,人沒什麼精神頭.

胸口那里悶悶的,甚至隱隱有些發疼,他站在她面前,出聲回道:"她在忙,我帶你去門診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