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8章 他的毛病,唯她能治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喬治笙俊美面孔上不辨喜怒,眸子睨著她,低聲道:"你說呢?"

宋喜道:"誰讓你每次都逼我?"

喬治笙什麼都不說,只欲抬頭起身,宋喜伸手環住他的脖頸,將他拉下來,微揚著下巴在他唇上很快的親了一下:"好了嗎?"

喬治笙一動沒動,薄唇開啟:"沒有."

宋喜只好再次將他拉低,主動送上唇瓣,四片柔軟的唇貼在一起,她垂下視線,像個極認真工作的醫生,正在努力修複他的創傷,然而她只在外面游蕩,他傷的卻是舌頭.

她撩了他幾秒,喬治笙到底還是反客為主,舌尖撬開她的唇齒,將輕吻變成深吻.

這一次相較剛才而言,他明顯溫柔了許多,宋喜閉上眼睛回應他,想要彌補一下咬傷他的過失.

這樣寂靜的夜晚,兩人孤男寡女,又是情投意合,難免會一不小心意亂情迷,當喬治笙的手企圖掀開她衣擺時,宋喜第一時間將他的手腕按住.

喬治笙睜開眼,看到宋喜泛紅的臉頰和有些慌亂的眼神兒.

粉唇輕啟,她出聲問:"現在好了嗎?"

喬治笙開口,聲音低沉暗啞:"還在疼."

宋喜說:"那明天我再幫你治治."

這話一語雙關,兩人彼此也都心知肚明,喬治笙還壓著她,低聲問:"今天不行嗎?"

宋喜小聲回道:"今天'藥’已經用光了."

喬治笙一貫清冷的眸子中,鮮少的浸染著情欲之色,低下頭,他說:"我還想治."

宋喜按著他手腕的手稍稍用力,小聲道:"你要聽醫生的話."

喬治笙知道她在擔心什麼,視線下垂,盯著她豐潤飽滿的唇瓣,低沉著聲音回道:"我只親一下,不做別的."

說罷,他甚至將放在她腰間的手,主動抬高撐在她臉邊,大手覆在她頭頂,有一下沒一下的輕輕順著.

宋喜從頭皮麻到了手指尖兒,喬治笙又低下頭吻她,她心底擔心他憋壞了,可自己又享受著讓人渾身酥麻的吻.

這個吻長達半分鍾,最後還是喬治笙先抬頭,看了她兩三秒,隨即很快翻身坐起來,伸手去拿茶幾上的煙盒,點了根兒煙.

宋喜紅著臉,渾身發軟,坐起來的同時,伸手撥弄兩下頭發.

房間實在是太過安靜,穿著黑色浴袍的喬治笙又實在太過勾人,宋喜大腦空白了三五秒,這才開口說:"我明天還要上班,先回去睡了."

喬治笙吐出一口白色煙霧,出聲說:"明天我送你."

宋喜說:"你明天也要早起嗎?"

喬治笙道:"我想送你."

宋喜心底樂開了花,輕聲說:"好,那你早點兒睡,晚安."

喬治笙'嗯’了一聲,宋喜從他房間出來,只有自己一個人的時候,她這才不控制,任由唇角肆意上揚.

第二天早上,宋喜特地早起一小時,下樓准備早餐,廚房有面包機,只不過她從前都不用,熱了四片面包,煎了火腿和雞蛋,配上芝士,她做了兩份三明治,又熱了兩杯甜牛奶.

喬治笙從樓上下來的時候,宋喜正好剛做完,招呼他過去吃早餐.

看著精心擺盤的早餐,喬治笙有些不可思議,聲音中難免帶著幾分打趣:"怎麼突然開竅了?"

宋喜坐在他對面,一臉傲嬌的表情回道:"只有我不想做的事兒,沒有我不會做的事兒."

喬治笙說:"那好,以後正餐也是你來做."

宋喜說:"我平時又沒空,再說你也沒時間在家吃."

喬治笙道:"只要你有時間做飯,我就盡量回來吃."

宋喜喝了口牛奶,開口問:"外面那麼多好吃的,你干嘛非要逼著我做飯?"

喬治笙云淡風輕又理所當然的口吻回道:"哪有老婆不給老公做飯的道理?"

他說的再自然不過,仿佛天經地義,宋喜心底說不出是高興還是什麼,只本能挑眉:"你大男子主義嗎?為什麼不是你給我做?"

沒想到喬治笙回的很快:"也可以,以後我們不忙就盡量在家吃."

他一口一個家,一如兩人是真的結婚,真的夫妻,宋喜心里一片柔軟的同時,也隱隱泛著酸.

跟他認識一年,在這里也住了一年,原本她以為他是鐵石心腸,根本捂不熱的石頭,沒想到,他只是外面的那層冰裹得太厚,雖然他現在看起來還是冷漠和危險居多,可她畢竟見過他溫柔的模樣,也知道就是這樣冰火兩重天的極致,才讓人欲罷不能.

吃完飯,他親自開車載宋喜去上班,路上主動說:"車我叫人開去修,最近天氣不好,你別自己開車了,白天我送你,晚上有人接."

宋喜說:"昨天不怨我,是別人追我的尾,我開車沒問題."

喬治笙只說了三個字:"聽我的."

宋喜知道他是好心,可還是不可避免的撇了下嘴.

幾秒後,喬治笙出聲問:"想要點兒什麼?"

"嗯?"

"我不讓你自己開車,你不開心,說一樣你想要的東西,或者想做的事兒,我幫你實現."

這種感覺特別像聖誕老人,有求必應,宋喜勾起唇角,側頭道:"什麼都行嗎?"

喬治笙目視前方:"基本上吧,我能做到的."

宋喜認真想了一會兒,發現心底除了特別高興,竟是想不到什麼具體的東西和事兒.

"你容我好好想想,想到了跟你說."

喬治笙'嗯’了一聲,其實他只要她高興就好.

開車來到醫院門口,宋喜解開安全帶准備下車,喬治笙側頭問:"沒忘了什麼嗎?"

宋喜剛要回答,結果對上他明顯暗示的目光,她掃了眼車外,人來人往,趁著沒人注意,她很快傾身過去,在他唇上親了一下:"我走了,拜拜."

宋喜剛下車沒走兩步就聽到身後有人喊:"小喜."

扭頭一看,是剛剛從車里下來的韓春萌,韓春萌跑過來,兩人一起挽著胳膊往里走.

醫院門口,喬治笙坐在黑色路虎上,正對面吉普車駕駛席車門打開,顧東旭從車里下來,走到他這邊.

喬治笙降下車窗,顧東旭看著他,不卑不亢,眼底隱匿著不情不願,叫了聲:"小舅."

喬治笙說:"上車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