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5章 一見你就把持不住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喬治笙給宋喜打電話的時候,宋喜正在廚房跟韓春萌學做天婦羅,電話接通,他問:"玩兒完了嗎?"

宋喜應聲:"正在學藝,你那邊結束了?"

喬治笙說:"快了,你要不要來接我?"

他明明就是想,可落到嘴上偏問她要不要.

宋喜知套路卻不說破,坦然回道:"好,我去找你."

喬治笙告訴她地址,宋喜說:"我現在過去,不堵車的話二十分鍾."

喬治笙囑咐:"小心開車."

宋喜打趣道:"跟夜城車神說這種話多余了吧?"

喬治笙聲音低沉,沒有調侃,反而認真道:"慢點兒,我等你也無所謂."

宋喜心下柔軟,老老實實的'嗯’了一聲.

電話掛斷,宋喜一抬頭就對上韓春萌一眨不眨的目光,她出聲問:"怎麼了?"

韓春萌一臉的只可意會不可言傳,嘖嘖道:"真羨慕你,不對,是崇拜,你還敢跟喬治笙開玩笑."

宋喜似笑非笑的回道:"我不僅敢跟他開玩笑,我還敢讓他給我講笑話呢."

說著,她摘下圍裙:"我先走了,明天去上班,醫院見."

韓春萌跟在她身後,小尾巴一樣,連連問:'真的假的?他還給你講笑話呢?他喜歡哪種類型的笑話?"

宋喜走出廚房,對客廳沙發上看球賽的顧東旭說:"我走了."

顧東旭說:"這麼早就走?"

如今窗戶紙已經戳破,宋喜回的毫無顧忌:"嗯,我去接喬治笙."

顧東旭問:"用不用我送你?"

宋喜穿上外套:"不用,你倆歇著吧."

拿起包,臨出門之前,宋喜還提醒顧東旭:"別忘了收拾她."

顧東旭一臉正色:"忘不了,她明天要是沒去上班,你不要驚訝."

宋喜唇角勾起,擺手道:"拜拜."

外面天太冷,宋喜沒讓顧東旭和韓春萌送她,她自己下樓,開車去找喬治笙.

喬治笙在秀麗河山,離顧東旭家並不算遠,加之晚上車沒有白天多,宋喜想見他的心情多少又夾雜著迫不及待,所以不知不覺,車難免開快了一點兒.

眼看著再開百十來米就到秀麗河山門口,宋喜減緩車速准備找個停車位,正左右看著,忽然身後傳來'砰’的一聲響,連帶她的人也往前一聳.

本能刹車,宋喜扭頭一看,後面一輛黑色私家車,追尾了.

趕緊解開安全帶下車,與此同時,身後卡宴駕駛席車門打開,跨下來一個有些瘦的年輕男人,一頭泛白的淺黃色短發很紮眼.

站在兩輛車中間,男人正歪頭看,宋喜邁步走過去,他聞聲抬起頭,在看到宋喜臉的瞬間,他明顯露出被驚豔到的神情.

兩人還沒等正式說上話,只見卡宴後頭兩輛黑車停下,從車里面魚貫下來四五個高大男人,幾人快步湊上前,緊張的看向宋喜,生怕她磕著碰著.

卡宴車主見狀,側頭問:"你們誰啊?"

聲音一出,雖然比女聲低沉,可明顯不是純爺們兒的動靜,宋喜暗自吃驚,怪不得她覺著'他’白白淨淨,甚至有些細皮嫩肉,感情是個女的.

很顯然,一群保鏢也是剛發現,打頭的一個本要嗆回來,聞言也是盡量放緩語氣,好聲好氣的說:"你追尾了."

女人很坦然的回道:"我看見了."

說罷,她轉而面向宋喜,勾起唇角道:"你沒事兒吧?"

宋喜搖搖頭:"沒事兒."

女人說:"我剛才走神兒沒注意,責任在我,我負全責."

說著,她走近宋喜,掏出手機道:"咱倆換個電話號碼吧,我找人幫你修,費用我全付."

宋喜跟她互換了號碼,她主動道:"我叫邵帥."

"宋喜."

邵帥笑道:"送喜?你名字挺可愛的嘛,跟你人一樣."

宋喜心底稍微別扭了一下,可鑒于對方也是女性同胞,所以但笑不語.

邵帥說:"你是想現在跟我去修車,還是等你什麼時候有空,咱倆聯系?"

宋喜道:"我還有事兒,咱們再聯系吧."

邵帥笑著:"都行."

宋喜微笑著點了下頭,准備要走,邵帥叫住她:"欸,你不怕我回去就給你拉黑?"

宋喜瞥了眼她的車子:"車牌我記下了."

邵帥唇角勾起的弧度變大,雙手插兜,點頭道:"那我等你電話."

宋喜禮貌頷首,趕緊上車往前開,順著倒車鏡看了一眼,好在對方沒跟上來.

剛剛邵帥看她的眼神兒…該不會是瞧上她了吧?思及此處,宋喜忍不住哆嗦一下,身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.

車子剛停到秀麗河山門口,宋喜的電話響起,喬治笙打來的.

"到哪兒了?"

宋喜說:"在門口,你出來吧."

等了一分多鍾,喬治笙獨自一人從飯店里面走出來,他喝了酒,拉開副駕車門坐進去.

宋喜問:"怎麼就你自己?"

喬治笙回道:"飯局還沒散,我先出來的."

宋喜說:"這麼無聊嗎?"

喬治笙側頭看向她,這會兒車還沒開,他目光幽深,薄唇開啟:"過來."

宋喜聽著他低沉帶著蠱惑的聲音,心跳有些紊亂,明知故問:"干嘛?"

他面不改色的說:"讓我抱抱."

宋喜一動沒動:"我系這安全帶呢,你過來抱我."

話音落下兩秒,喬治笙主動傾身過來,說好了只是抱抱,結果湊近之後,順理成章的變成了親吻.

他一手搭在駕駛席椅背上,另一手扣著宋喜的後腦,與其說將她拉近,不如說是叫她無處可逃.

宋喜閉上眼睛,來者不拒,坦然享受喬治笙的吻.

他吻的很有挑逗性,不過七八秒,宋喜忍不住睜開眼,伸手抵著他的胸口,佯裝鎮定的說:"一股酒味兒,別沾到我身上,等會兒交警查我酒駕."

喬治笙還離她很近,聲音低低的說:"誰敢查你酒駕?"

宋喜心髒狂跳,這畢竟還是大街上,人一走一過就能看到,他好意思,她還不想陪他表演呢.

硬是將他推開,宋喜不答反問:"你這是喝了多少?"

喬治笙靠在副駕,聲音清冷又慵懶的回道:"沒喝多少,只是一見你就有些把持不住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