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4章 萌喜合伙欺負人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提到沈兆易,顧東旭臉色稍微緩和一些,出聲接道:"他確實升了正科,如果這次沒出意外,已經開始接手了."

宋喜問:"他現在怎麼樣?"

顧東旭道:"局里給准備了房子,也派了專門的隊醫過去照顧,你不用擔心."

宋喜輕聲說:"這就好,他非要出院,我也不好攔他,如果他身體方面有什麼異常,你隨時聯系我."

顧東旭看向宋喜,低聲問:"你現在對他是什麼感覺?"

宋喜神色坦然,出聲回道:"他當初也是無可奈何,我不覺著愛情就一定比親情重要,更何況他那時沒得選,如果他不救他哥,你覺得我會為此高興嗎?所以你問我對他是什麼感覺,可能這三年誤會磨平了愛情,現在我知道真相,連恨意也沒有了,只覺得有些對不住他,人生短暫,因為認識我,他才不得不痛苦一回."

顧東旭也有些感慨:"以前不覺得,會投胎是個挺重要的事兒,如果沈兆易出身好點兒,你倆能成."

宋喜暗自吸了口氣,輕聲道:"還是沒緣分吧."

說罷,她主動將話題引回正軌:"我跟你提沈兆易,是想讓你去找他,他現在是經偵一把,雖然還沒歸隊,但他說話你們副科要聽吧?以我對沈兆易的了解,他會讓你繼續跟這個案子."

顧東旭抬手摸了下頭,歎氣道:"他一走就是三年,我真沒想到再回來,我倆能成上下級,你沒跟我說之前,我還准備去找他大干一場的."

宋喜說:"過去的事兒已經翻片兒了,你跟他也別有隔閡,該怎麼樣就怎麼樣,你秉公辦案,他也是個正直的人,你跟他相處不會比你之前的領導難."

顧東旭沉吟片刻,出聲道:"那我明天跟他聯系,順道去看看他."

韓春萌從廚房里面探出頭,漂亮的臉上寫滿試探,輕聲問:"同志們,聊完了嗎?"

宋喜抬眼看去:"飯做好了?"

韓春萌點點頭:"都是你愛吃的,全蝦宴."

宋喜聞言,迫不及待的穿上拖鞋往廚房跑,顧東旭也站起身,走到韓春萌面前,掐著她的臉道:"怎麼這麼棒?"

韓春萌抬頭打量他臉上的表情,小聲說:"別生氣了,我下午已經被嚇哭一次,你就別嚇我了."

顧東旭笑了笑:"怕什麼,我又不是跟你生氣."

韓春萌道:"我是怕你氣死,你媽把房子收走,我沒地方住."

顧東旭拉下臉,果然她溫順不過三秒.

宋喜不管身後膩歪的兩人,站在桌子邊,她看著面前的幾道菜,已經開始流口水了.

顧東旭遞了雙筷子給宋喜:"拿著,別把口水滴菜里."

宋喜接過筷子,夾了一個金黃色的炸蝦,一口下去外酥里嫩,好吃的不得了,無以表達興奮之情,宋喜只好原地跳了幾下,出聲道:"大萌萌,你這道菜做的絕了!"

韓春萌正站在鍋前盛東西,淡定的回道:"我是照著天婦羅做的,很簡單,你想做我教你."

宋喜點頭:"我想學."

顧東旭道:"你別聽她的,她那美年達豬蹄兒我現在想起來還惡心著."

宋喜剜了眼顧東旭:"人是會成長的,我現在還會做意大利面呢."

顧東旭皮笑肉不笑:"我怎麼不信,能吃嗎?"

宋喜吸了口氣,剛想說喬治笙吃過,但話到嘴邊,她突然發現這句話信心量太大,所以忍住沒說,偏偏顧東旭在看著宋喜,她明顯的欲言又止,他又是個聰明人,幾乎立刻就想到她憋回去的理由.

她跟喬治笙住在一起,自然是做給喬治笙吃.

其實她這一年來的變化可以說很大了,原來進廚房就是吃,吃完就走,糖跟鹽都分不清的主,可現在居然會做意大利面,最難得的是,她竟然主動想學做飯.

宋喜跟顧東旭對視幾秒,彼此心照不宣,韓春萌端了兩個碗過來,是蝦肉粥,一碗給宋喜,另一碗給顧東旭,她自己不吃.

宋喜開心的摟住韓春萌,在她臉頰上親了一口,顧東旭見狀,把韓春萌拉過去,硬是在另一側臉頰很親了一口:"我媳婦兒."

宋喜哼了一聲:"顯擺什麼?"

顧東旭吃了個紅燒大蝦,輕哼道:"你當然顯擺不了了,四體不勤五谷不分,我就算給你配個五星酒店的後廚,你也做不出三道菜來,哎…可憐你的另一半啊."

韓春萌認真打斷:"別這麼說,她另一半是你小舅,從此小喜就是你長輩,對長輩尊重點兒."

宋喜噗嗤一聲樂出來,顧東旭瞥眼道:"能別哪壺不開提哪壺嗎?"

韓春萌把蒸好的大蝦剝殼,蘸了兌好的醬料放在宋喜盤里,討好道:"小喜,在你另一半面前多給我美言幾句,今天是我沖動了,我給他道歉,道歉."

宋喜剛吃完炸蝦,又吃了口蒸蝦,心情倍兒好的回道:"你教我怎麼做,我幫你擺平喬治笙."

韓春萌挑眉:"沒問題啊,我能在有生之年發現自己的一點兒小用處,這是一件多麼驕傲自豪的事兒."

顧東旭沉聲問:"你還能再諂媚一點兒嗎?"

韓春萌點頭:"能,其實我特別想去喬治笙家里當廚子."

宋喜正低頭喝粥,聞言,是真的嗆到噴出來,顧東旭一臉嫌棄,忙抽了紙巾遞給她.

桌上兩人手忙腳亂,唯有韓春萌淡定自若:"我這理想很過分嗎?喬治笙啊,全夜城,不對,全世界只有一個喬治笙,我能跟他沾親帶故,以後我出門是不是可以橫著走了?"

宋喜還在咳嗽,顧東旭瞥眼瞪她:"橫著走,你是王八嗎?是不是花癡病又犯了?"

韓春萌撐著下巴,顧左右而言他:"他聲音真的超低沉,超性感…我是喬治笙."

她盡量壓著嗓子模仿,顧東旭氣到無語,伸手擋住臉.

宋喜還偏偏火上澆油,打趣道:"是不是人到青年,事業事業不順心,愛情愛情堵得慌,覺得特別沒勁兒?"

韓春萌說:"他可能需要彙源腎寶了."

宋喜險些從椅子上笑到地上,顧東旭默默地抬起頭,一臉生無可戀:"吃吧,趕緊吃完趕緊走."

宋喜道:"她說的,你趕我走干嘛?"

顧東旭道:"等你走了,我好好收拾她."

韓春萌沖著宋喜一挑眉:"他不敢收拾你,你是他長輩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