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3章 討厭不是沒有原因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被韓春萌逗笑,顧東旭卻是面不改色,盯著她問:"認真的嗎?"

宋喜讀懂顧東旭眼中的神情,點了下頭,回道:"認真的."

這一句認真的,不僅在替喬治笙發聲,也是在替自己表態.

顧東旭沉默數秒,終于恢複如常神態:"認真的就行."

韓春萌瞧他這般淡定,忍不住伸手將他的臉扳向自己,一邊打量,一邊問:"是不是受了太大的驚嚇,一下子不知道該怎麼反應了?別怕,就算是當孫子,我也陪你,咱倆一榮俱榮一損俱損."

顧東旭抬手掐了掐韓春萌的臉,勾唇笑道:"這麼想當孫子,自己當去吧,要不要我給你找個爺?"

韓春萌佯怒,伸手去推顧東旭,然而她忘記自己坐在貴妃榻最邊上,顧東旭一動沒動,她差點額把自己給閃下去,好在他眼疾手快,一把摟住她,將她往回帶.

韓春萌抓著顧東旭,連連道:"哎呀媽呀,嚇死我了,嚇死我了."

顧東旭手繞到她背後,捏著她腰間的一圈肉,說:"幸好你肉多,我剛才拽著肉給你拉上來的."

宋喜笑聲傳來,韓春萌一把揪住顧東旭的頭發,瞪眼道:"道歉!"

顧東旭敷衍:"錯了錯了."

韓春萌剛一松手,顧東旭馬上把她兩手卡在一起,將她按倒在沙發上,另一只手放在她肋骨處:"服不服?"

他還沒等撓癢癢,韓春萌已經嚇得嗷嗷喊,連連道:"服服服…"

"多服?"

"心服口服外帶佩服!"

"唱征服."

"就這樣被你征服…"

宋喜眼看著兩人在自己面前撒狗糧,忍不住扔過去一個靠墊兒,砸在顧東旭後腦,嘴里揶揄道:"差不多行了啊,當我不存在嗎?"

顧東旭放開韓春萌,韓春萌連滾帶爬的跑到宋喜這頭,對宋喜道:"你快點兒叫喬治笙來,讓他拿出長輩的威嚴,嚇死他!"

提到喬治笙,顧東旭難免一臉糾結,宋喜只好逗他:"下午大萌萌跟你小舅直接對話了,丫倍兒沒出息,聽說是喬治笙,還給嚇哭了."

顧東旭瞥了眼韓春萌:"跟我那厲害勁兒呢?"

韓春萌回道:"人家是長輩,我不得尊重點兒嘛?"

顧東旭如鯁在喉,宋喜跟著撿樂.

鬧了一會兒,韓春萌去廚房給宋喜做蝦,客廳只剩顧東旭和宋喜兩人,宋喜聲音不大,主動道:"接受審問."

顧東旭像是一個看透世事無常的智者,云淡風輕的回道:"我就知道,早晚的事兒."

宋喜美眸微挑:"你什麼時候知道的?"

顧東旭忍不住酸道:"從你不停地為他說話開始."

宋喜不以為意:"我那是實話實說."

顧東旭說:"你當局者迷,我這個旁觀者才看得清,你分明是心里向著他."

宋喜不置可否,左右現在已經這樣了,再去辨當初毫無意義.

停頓數秒,她瞥著他道:"你以後再見著他,對他態度好點兒."

顧東旭挑眉:"怎麼著,現在就開始胳膊肘向里拐了?"

宋喜說:"我要拐也是向你拐,你倆不對付,那就是胳膊跟大腿擰,你覺得你是胳膊還是大腿?"

顧東旭看向別處,表情悻悻.

宋喜說:"你跟他當了二十幾年的舅甥,還不如我跟他這一年的接觸多,我說一句他不壞,你信我還是信外面的傳言?"

顧東旭本想說,你不知道的事兒還有很多,可話到嘴邊,他收住了,換成:"行行行,你現在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,看他怎麼都好."

宋喜不反駁,反而順勢回答:"那是,你現在看大萌萌不好嗎?你怎麼不喊她胖春了呢?"

提起這個,顧東旭一臉死里逃生的表情,回手摸了下頭,他壓低聲音對宋喜說:"你是不知道,前天晚上我帶她出去吃宵夜碰見我二姨一家,我表妹不過是多看她兩眼,她回來差點兒沒把我搞死,大半夜跑步跳槽做仰臥起坐,一邊運動一邊哭,我活生生哄了她一個小時,折騰的我今天上班差點兒沒起來."

宋喜還沒等回答,廚房門口幽幽的探出一顆腦袋,韓春萌拿著刀,斜眼問:"你說我什麼壞話了?"

顧東旭問:"你屬狗的嗎?"他已經盡量小聲了,可還是被她聽到.

韓春萌故意繃著臉說:"我屬哮天犬的,你最好別再背後念叨我,小心…"她舉起刀嚇唬人.

顧東旭又是一頓好話,才把韓春萌哄回廚房,恰好手機響了,坐在客廳沙發上,他對宋喜比了個噤聲的手勢,隨即接通:"李科,什麼指示?"

宋喜沒聽見電話里面說了什麼,只是幾秒過後,顧東旭眉頭一蹙,當即翻臉:"為什麼突然讓我跟別的?這個案子我查了三個月了."

對方又說了些什麼,顧東旭臉色更差:"我跟喬家沒有關系!政審的時候我也是這麼說的."

宋喜聽到喬家二字,這才變了神色,有些緊張的看著顧東旭.

顧東旭拿著手機,顯然在憋著氣,沉默十幾秒,聽對方把話說完,他沉聲回複:"我不接受這樣的理由,明天上班我會跟高層領導請示."

說罷,他直接掛斷電話.

宋喜問:"怎麼了?"

顧東旭沉著一張臉,起初沒說話,宋喜耐心的等著,等到他咽下這口氣,這才回道:"我跟一個案子跟了三個月,最近在才有點兒眉目,但八成跟喬頂興女兒喬露有關,剛才我們副科突然說讓我不跟這個案子,理由是我跟喬家是親戚…"

顧東旭臉上表情特別嘲諷:"從我參加工作到現在,同樣的理由沒有十次也有八次了,他喬家人丁興旺家大業大,夜城是個有規模的公司,不是他們家開的,就是跟他們家有合作的,怎麼沾上喬家倆字兒,我還碰不得了?"

這一刻宋喜才驚覺,為什麼顧東旭這樣排斥喬治笙,說白了,他是特別排斥姓喬的,她不是他,她也沒有因為這層親戚關系影響到工作,如果真是設身處地,怕是她也受不了.

"那你想怎麼辦?"宋喜問.

顧東旭沉著臉,思忖片刻,開口回道:"我聽到消息,有人說喬露找過我們副科吃飯,我怕他是故意不想讓我管,隨便找了個由頭."

宋喜突然想到沈兆易,試探性的問:"你不說沈兆易升了你們經偵科一把,他現在正式上任了嗎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