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2章 驚了她的朋友圈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掛斷電話馬上去看韓春萌,她背對宋喜,宋喜繞到正面,看到韓春萌當真紅著眼眶,宋喜哭笑不得的問:"干嘛?哭什麼啊?"

韓春萌委屈的道:"我害怕…"

宋喜問:"怕什麼?"

韓春萌說:"他真是喬治笙,東旭小舅?"

宋喜點了下頭,韓春萌'哇’一下子,宋喜明明很擔心,但更想笑,連連問:"別哭,你等我采訪一下你此時此刻的心情."

韓春萌咧著嘴道:"你們說過他有多嚇人,我剛才還欠兒欠兒的去聽你電話,還跟他說話,你說我在他那兒都榜上有名了…"

頓了頓,她看著宋喜問:"他不會把我除之後快吧?"

宋喜看著韓春萌睫毛上的眼淚,抽了紙巾,一邊擦一邊回道:"他敢,除非他想把我也給除了."

韓春萌一眨不眨的盯著宋喜,明明家里面沒別人,可她還是小聲問道:"你跟他是什麼關系?"

宋喜知道捅破這層窗戶紙是早晚的事兒,只是趕得早不如趕得巧,她面色平靜的回道:"他在追我."

韓春萌拔了一口氣,伸手捂著嘴,滿眼驚慌.

宋喜道:"你別怕,外面的傳言不可信,他沒你想的那麼恐怖."

韓春萌道:"可你當初明明說他不是好人."

宋喜眼球略微躲閃:"我當初那也是誤信傳言嘛,所以我現在親身實踐,告訴你他不是壞人,快把眼淚擦擦,沒出息,還讓人嚇哭了."

如果不是親眼所見,宋喜真不能相信有人接個電話就被嚇哭的.

這會兒韓春萌的恐懼感已經慢慢下降,可滿肚子的疑惑,她問宋喜:"你跟喬治笙怎麼會扯到一起?"

宋喜一臉傲嬌,云淡風輕的回道:"可能他在醫院見過我一面,對我一見鍾情吧."

欺負喬治笙不在現場,宋喜結結實實的裝了一把.

韓春萌眼底透露著疑惑,狐疑著問:"東旭知道嗎?"

宋喜說:"明確來講,應該還不知道."顧東旭只知道他們兩個結婚,可不知道喬治笙現在要追她.

韓春萌瞪著受驚過後水汪汪的大眼睛問:"那你要答應他嗎?"

宋喜又賣起了關子:"那要看他多努力追我了."

韓春萌扶著太陽穴,滿臉焦灼:"等會兒,你讓我緩緩…喬治笙是東旭小舅,你要是真的跟喬治笙在一起,那東旭不成了你晚輩兒了?"

宋喜想到顧東旭當時的表情,忍俊不禁,點頭說:"是啊,你心疼?"

韓春萌挑眉回道:"我還有空心疼他?我現在心疼自己還疼不過來,他成了小輩兒,我還跑得了嗎?"

宋喜仔細一想,對啊,韓春萌跟顧東旭談戀愛,豈不一起降了輩分?

宋喜沒心沒肺的笑著,韓春萌鮮少的笑不出來,一直在擔心喬治笙的身份,問宋喜:"他有沒有威逼你?"

宋喜搖頭.

韓春萌問:"利誘呢?"

宋喜不答反問:"色誘算嗎?"

韓春萌白了一眼:"跟你說認真的呢."

宋喜一臉認真:"你不覺得他很帥嗎?"

韓春萌道:"那倒是…欸,你別跟我轉移話題,我在跟你說他的背景."

宋喜坐在沙發上,抱著靠墊兒回道:"我喜歡他,跟他是什麼家庭背景沒關系,他就是他."

韓春萌問:"顏色不一樣的煙火嗎?"

宋喜笑了笑:"可以這麼說吧."

韓春萌整整一個小時才平複內心的躁動不安,逐漸接受剛剛自己真的跟喬治笙通了電話,經曆了驚嚇和不可置信過後,此時她又開始蠢蠢欲動,對宋喜說:"之前見的兩次都是匆匆一瞥,我說他帥,你還不讓我看,我現在都有點兒忘了他是什麼樣子,但他聲音是真爺們兒啊,我剛才差點兒死那兒."

宋喜心底認同,面上卻鎮定自若的說:"有那麼誇張嗎?"

韓春萌點頭如搗蒜:"其實你說色誘,我是相信的,長成他這樣,想誘誰都是手掐把拿."

宋喜說:"你也太小看我了,我是那種會被美色所惑的人嗎?"

韓春萌點頭,認真回道:"你是,你要不是個重色的人,怎麼可能連身邊的朋友都這麼帥氣漂亮?比如說我,比如東旭."

宋喜已經不想回她了,拐著大彎兒誇自己.

有了喬治笙這麼個巨大的談資,韓春萌也不運動了,整個下午一直拉著宋喜八卦,宋喜除了隱婚的事兒沒說,其他的也沒瞞韓春萌.

晚上七點剛過,家里房門開了,顧東旭帶著一股寒氣從外面進來,下午他給韓春萌打過電話,知道宋喜在,所以買了很多新鮮的阿根廷紅蝦,宋喜最喜歡吃蝦.

韓春萌去門口接應,宋喜趴在沙發邊,探頭一看,顧東旭抱著韓春萌,兩人正在接吻,她立馬'呦’了一聲:"注意點兒影響行嗎?"

韓春萌拎著袋子轉身往廚房走,顧東旭看向宋喜,嬉笑著道:"單身狗的滋味兒不好受吧?"

話音落下,韓春萌一個健步從廚房閃出來,看著顧東旭道:"我跟小喜正要給你說個驚天大新聞,但你一定要穩住."

顧東旭不以為意,隨口道:"又有什麼新聞?"

韓春萌跑過去拉著顧東旭的手,兩人一起坐在沙發上,跟宋喜是斜對面.

韓春萌伸手對宋喜做了個'請’的手勢:"你說吧,我攙著他呢."

顧東旭看了看宋喜,又看了看韓春萌,果然還是被她們營造出的神秘氣氛搞得有些緊張,不由得開口說:"跟我有關嗎?"

韓春萌點頭:"有關,還是血緣關系."

顧東旭一臉懵逼:"什麼事兒?"

宋喜漂亮的臉上盡量表情柔和,粉唇開啟,出聲回道:"喬治笙在追我."

話音落下,顧東旭一眨不眨的望著宋喜,沒有像韓春萌那麼震驚,但他內心戲都在眼里,分明是在驚詫,不是假結婚嗎?不是說好的不談感情嗎?

宋喜眼神無辜,一副他要追我,我有什麼辦法的模樣.

韓春萌比他們少知道一個重要環節,見顧東旭定住,她語重心長的勸道:"沒事兒沒事兒,不就從哥們兒降到大外甥了嘛,不怕,有我呢,只要不當孫子就行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