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1章 紙里包不住火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喬治笙追她的事兒,宋喜不是不能對韓春萌講,只是怕太突然,嚇壞了她,還是等到時機成熟再說.

"你現在是人逢喜事精神爽,看誰都眼角含春,我看你還面犯桃花呢."

宋喜不著痕跡的將話題引開.

韓春萌自然不是宋喜的對手,馬上順勢回道:"你一說桃花我想起來了,這兩天你沒來上班,叢洋又約我吃飯,我直接給他拒了,說我有男朋友了."

宋喜勾起唇角道:"這麼酷?"

韓春萌說:"某人小心眼兒,我要是不跟叢洋把話說清楚,丫指定成天拿這茬敲打我,我一勞永逸,懶得聽他磨嘰."

宋喜調侃道:"你倆這才剛開始,你就被東旭牢牢地捏在手心里,以後的日子可怎麼過?"

韓春萌邊跳邊回:"我也給他下了軍令狀,以後給我離那些姐姐妹妹們遠點兒,別讓我看見,不然我跟他沒完!"

她呼哧帶喘,宋喜窩在沙發上氣息平穩:"你是該管管東旭,他本身就是個招風的主,自己又愛交朋好友,難免有些狂蜂浪蝶往他身上糊."

韓春萌喘著粗氣道:"我跟他說了,己所不欲勿施于人,如果他自己不檢點,以後就別怪我也光交兄弟,到時候看誰難受."

宋喜忍俊不禁:"那你倆可熱鬧了,他可以介紹他的姐妹給你的兄弟啊,這樣你倆身邊都清淨."

韓春萌問:"要收中介費不?感覺還是個不錯的商機."

宋喜說:"婚介所名字我都替你倆想好了,東萌職業婚介,包您千里姻緣一線牽."

韓春萌樂不可支,但還拼命地運動,哆嗦著道:"你別影響我,煩死了."

宋喜說:"我去把水果洗了."

她剛起身,正好手機響起,拿出來一看,屏幕上一個令人開心的'S’字樣,宋喜拿著手機進了廚房,走到瀝水池前,劃開接通鍵:"喂?"

喬治笙問:"在干嘛?"

宋喜道:"沒干嘛,剛剛聊天,現在來廚房洗水果."

喬治笙說:"沒干嘛都不說打個電話給我."

他聲音中明顯的不滿,宋喜挑眉回道:"我不知道你在不在忙,怕打擾你工作嘛."

她尾音難免帶著幾分不自覺的撒嬌,喬治笙低沉著聲音回道:"要是工作,我會告訴你."

言外之意,無論何時何地,她的電話他都會接.

宋喜面朝窗子,微垂著視線,心底高興,嘴上輕聲回道:"知道了."

喬治笙問:"那邊就你們兩個人嗎?"

宋喜'嗯’了一聲,喬治笙說:"我這邊差不多十點結束,你幾點回家?"

"我…"宋喜正要回答,隱約間聽到身後傳來很細微的聲響,其實仔細辨別,可能只是人的第六感,她覺得後頭有人,果然抬頭一看,對面玻璃反射出身後逐漸走來的身影,宋喜是受過驚嚇的人,頓時按捺不住,一邊尖叫出聲,一邊回頭,順道還把手機給下掉了.

她突然間的反應也嚇壞了躡手躡腳准備湊近聽八卦的韓春萌,兩個女人的尖叫聲隔了不到一秒,後期都是重疊的.

宋喜一臉驚恐的貼靠在櫥櫃邊,手機就掉在一旁,戴著'不瘦則死’發帶的韓春萌跟她四目相對,兩人同款的驚恐表情.

似是過了四五秒,最先反應過來的竟然是韓春萌,她目光落在宋喜腳邊的手機上,手機屏幕朝上,竟然還在通話中.

宋喜看出韓春萌的動機,然而她還是比韓春萌慢了一步,不曉得韓春萌怎麼會做到龐大的身軀還能動如瘋兔,幾乎是一個健步就竄到宋喜身旁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彎腰搶到手機,宋喜近水樓台,愣是沒搶過她.

韓春萌把宋喜的手機貼在耳旁,一臉躍躍欲試又要按捺的糾結模樣,低聲試探:"喂?"

宋喜以為喬治笙不會回應,豈料他泰然自若的道:"是韓春萌嗎?"

他聲音低沉悅耳,冷漠中裹著讓人尖叫的磁性,韓春萌聽到聲音的第一秒,立即瞪大眼睛,倒吸了一口涼氣,一手拿著手機,另一手揪著自己的胸口,看向宋喜,瞠目結舌,表示不可思議.

宋喜則是心如死灰,暗道完了,看來紙里包不住火,該來的早晚還是要來的.

宋喜不回應,韓春萌也不好讓聲音迷人的小哥哥等太久,停頓三秒,馬上道:"啊,你好,我是,你認識我嗎?"

喬治笙道:"我們見過面."

宋喜是聽他說話聽習慣了,知道好聽,偶爾也會被撩,但韓春萌卻是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聽喬治笙講話,他每開一次口,韓春萌都覺得血槽空一次,揪著胸口已經不足以表達她興奮的心情,她扶著冰箱門,盡量矜持的說道:"是嗎?什麼時候的事兒?"

喬治笙說:"去年,東旭受傷,在協和住院."

此話一出,韓春萌有些懵圈,顧東旭?他在協和住院,那就只有辦案被人報複的那次.

見過……

韓春萌道:"請問你是?"

手機中傳來男人的聲音:"喬治笙."

宋喜永遠記得這一幕,韓春萌在聽到喬治笙三個字的時候,面無表情只能用精彩來形容,許是被嚇壞了,她做不出其他的反應,只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.

喬治笙等了片刻,主動道:"常聽喜兒提起你,有時間一起出來吃飯."

宋喜一眨不眨的看著韓春萌,能讓喬治笙說出這種話的人,本應該笑的,可看韓春萌的表情,她像是要哭.

宋喜好氣又好笑,趕緊走上前接過手機,出聲說:"你把大我大萌萌嚇哭了."

喬治笙道:"我說什麼了?"

說時遲那時快,韓春萌真的眼淚汪汪,拉著宋喜的胳膊,她一個勁兒的搖頭,一副你不要怪他,是我自己沒出息的模樣.

宋喜哭笑不得:"怕什麼,他不吃人."

韓春萌扭過身擦眼淚,她不相信,不相信她剛剛直接跟喬治笙通了電話,這個世界太瘋狂.

宋喜拿著手機,對喬治笙道:"我先不跟你說了,某人情緒失控了."

喬治笙低低的道:"你負責說清楚,我究竟有多好."

他意味深長,宋喜不好意思,嗔怪道:"掛了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