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0章 于他而言,她很重要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中午宋喜跟喬治笙一起吃飯,席間問及他跟喬振業的關系是不是不大好,喬治笙說:"我二叔去得早,家里兩個兒子托給我爸照顧,大哥一直安分守己,二哥心眼兒多,當年因為分家就沒少欺負人,爭來爭去,結果唯一的兒子不爭氣,爛泥扶不上牆,從大哥那里爭到的便宜,這些年也都被他兒子揮霍出去了,要不是我爸之前囑咐要顧及我二叔早逝,我才懶得搭理他."

宋喜道:"怪不得之前上樓的時候,我讓他找警察,他死活不干,還把警察損得都是一群吃干飯的,人家吃也沒吃他家大米."

她一臉不爽,喬治笙眼皮一掀,看著她道:"你在替誰抱委屈?"

宋喜想都不想的回道:"東旭啊,別人我不知道,東旭為了查案命都快搭進去了,你二哥還在為了一己私利誹謗人民公仆."

喬治笙看她回的坦蕩,這才垂下視線,出聲說:"這事兒不是個人說了算的,在醫院門口發生爆炸,屬于危害公共安全,你們醫院附近又是警察總局,警察一定會上門調查."

宋喜說:"現在還牽扯到勒索,是不是經偵科也要管?"

喬治笙說:"看喬銘宇扛多久吧,經偵要等公安立案才會跟進."

宋喜眼底若有所思,喬治笙問:"怎麼了?"

宋喜回道:"東旭在經偵科,到時候要是他碰到這個案子,辦起來難免傷感情."

喬治笙說:"當醫生的命,操著當警察的心."

宋喜抬眼,嗔怒道:"一個是你侄子,一個是你外甥,你就一點兒不擔心?"

喬治笙面不改色的回道:"嗯,我親情淡漠,直系親屬除了我媽和小雯之外,只有你了."

宋喜的心猝不及防的被撞了一下,頓時眼神兒一變,略微躲閃,隨即道:"都上升到親情了?我還以為是愛情呢."

喬治笙道:"慶幸你沒說是友情."

宋喜唇角勾起:"我們是戰友情."

確實,細數宋喜跟喬治笙這一年來的經曆,除去那些磕磕絆絆,兩人打從最開始認識,就迷之默契,無論是處理她這邊的事兒,還是他這邊的事兒,基本不用事先演習,對方一個眼神兒,他們馬上就能接收到,也許這就是聰明人跟聰明人打交道的好處.

中午吃完飯,宋喜要去找韓春萌,喬治笙還有其他公事,晚上也沒空,只叫她早點兒回家.

離開飯店,宋喜直接去了顧東旭的住處,韓春萌現在減肥不吃任何油炸和膨化食品,宋喜拎著兩大袋水果上樓,韓春萌給她開門,宋喜看著面前短褲和運動背心的人,驚訝道:"你怎麼搞的?我才幾天沒見你,瘦了這麼多?"

韓春萌幫她拎袋子,一邊往里走,一邊道:"有這麼誇張嗎?"

宋喜站在玄關換鞋,嘴里嘀咕著:"我忽然好想哭,你太可憐了."

韓春萌道:"一個九十斤的瘦子可憐一個一百四十五斤的肥仔嗎?"

宋喜邊脫外套邊說:"我習慣了你一百六十斤以上的樣子,你這樣讓人看著心酸."

韓春萌從廚房出來,沒好眼神兒的問:"那我跟你換,你換不換?"

宋喜努努嘴,得意的說:"從來沒超過九十五斤,多一斤都不適應."

韓春萌狠狠地剜了她一眼:"你少刺激我,不知道長期吃不飽的人都有暴力傾向嗎?"

宋喜一屁股坐在沙發上,看著空空蕩蕩的茶幾說:"你減肥,家里也不能一點兒吃的都不預備吧?"

從前她來的時候,別說是茶幾上,就是洗手間盥洗台上都能摸到兩塊兒巧克力.

韓春萌道:"要吃你自己躲旮旯吃,我還要跳健身操呢."

說話間,她走到電視前面,把瑜伽墊鋪好,說干就干.

宋喜盤腿坐在沙發上,似笑非笑的問:"東旭說你跟魔怔了一樣,二十四小時想著減肥,他看著都心疼,他都不嫌你胖,你倆也在一起了,還減什麼肥?"

韓春萌扭過身,一臉憋悶終于可以吐槽的表情,出聲回道:"你還說呢,顧東旭就是我減肥路上的絆腳石,不對,是太行和王屋兩座大山,成天影響我斗志,麻痹我審美,昨天晚上我一不小心就被他給說動了,他半夜十點多帶我出去吃燒烤,我倆才剛到王老五那胡同口,恰好碰見他二姨一家三口,他表妹問他,我是不是他女朋友,顧東旭說是,你都沒看見他表妹那眼神兒,沒他麼把我氣死,真就是他家親戚,不然我早翻臉了,胖怎麼了?我吃她家肉喝她家飲料了?她奶奶個腿兒的!"

韓春萌氣得一通咒罵,宋喜咧著嘴一個勁兒的樂:"我就知道你一准受了什麼刺激,不然怎麼會發憤圖強?"

韓春萌插著腰道:"我想通了,這一定是上天給我敲響的警鍾,告訴我不要半途而廢,有時候我想想都委屈,我又沒少鼻子少眼的,就因為胖,從小被人說到大,這回我吃了秤砣鐵了心,要是不減到一百斤以下,我,我就活該跟顧東旭沒好結果!"

如果她說不姓韓,那八成這個誓就等于沒發,可她竟然拿顧東旭發誓,宋喜收了笑,出聲道:"這麼認真?"

韓春萌點頭,忽然從褲袋中抽出一條汗巾,上面寫著四個大字:不瘦則死.

宋喜又有點兒想笑,友情提醒:"吃了秤砣鐵了心的是王八,下回別跟王八比了."

韓春萌懶得跟宋喜吵嘴,出聲說:"我要跳操了,你要來就一起來,不來就老實躺著."

宋喜栽倒在沙發上,抱著靠墊兒道:"我不跳,再跳九十斤都沒有了."

韓春萌狠狠地剜了她一眼,宋喜攥起拳頭,嬌滴滴的說:"加油,加油哦."

韓春萌跟著電視里的音樂一起跳操,跳著跳著,她呼哧帶喘的問道:"欸,我覺得你心情莫名的high啊."

宋喜隨口問:"有嗎?"

韓春萌說:"你是不是有什麼好消息瞞著我?"

宋喜腦中浮現喬治笙的臉,出聲回道:"沒有啊."

韓春萌道:"可得了吧,看你這副眼角含春的面相,你絕對有事兒!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