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9章 浪得掉渣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這話跟宋喜也是如出一轍.

喬振業急著道:"等那幫警察查出眉目,黃花菜都涼了,這回是炸車,誰知道下回是什麼?"

喬治笙道:"二哥,你也說了,天子腳下,這麼大的事兒就應該警察來管,更何況你是納稅人,你有困難,當差的理應盡本分,你要是覺得他們辦事兒慢,我找人催催."

喬治笙話音落下,喬振業明顯有些慌,連連道:"也不是慢,就是外人辦事兒我不放心."

喬治笙道:"敲詐勒索,這是經偵科的案子,我現在就叫人打聲招呼,讓他們上點兒心."

眼看著喬治笙要打電話,喬振業終于坐不住了,開口道:"老七,你先別打…"

宋喜看了眼喬振業,暗道他到底想干什麼,總感覺不想走警察這條路.

果然,喬治笙朝他看去,喬振業分外糾結,沉默片刻,終是說了實話:"銘宇好像在外面招惹了什麼人,跟對方結了梁子,所以對方才要往死里整他,我怕走公家這一塊兒,細追究下來,銘宇也會擔責任."

喬治笙問:"他惹了誰?"

喬振業道:"銘宇就說是個私生子,但是誰的私生子,他也不清楚,他懷疑是那個人干的,但現在找不到人,別人在暗我們在明,銘宇現在嚇得躲在家里不敢出去,這兩天警察已經上門兩次了,他生病在家沒法去警局,都是在家里問的話."

"老七,你手底下人多,你幫忙查查,把那個人揪出來好好收拾一下,他算什麼東西,在夜城還敢敲詐勒索炸車,不想活了吧?"

喬治笙道:"說了這麼多,什麼有效的信息都沒給我,我怎麼查?元寶這兩天也很忙,我讓他抽空去你們那兒一趟,你讓銘宇親口跟他說,能說多少,決定元寶可以幫到多少忙."

喬振業對這樣的答複顯然不是百分百滿意,然而他並不敢再多說什麼,尤其喬治笙看了眼腕表.

喬振業自動起身,出聲道:"行,你待會兒還要開會,我就不打擾你了,我先回去."

宋喜站起身,喬振業道:"你坐,坐你的,不用送我."

喬治笙起身,但卻沒有走動,站在原地道:"那我就不送你了."

喬振業點頭,宋喜淡笑:"二哥慢走."

"好,你們聊吧."

喬振業出去,宋喜側頭看向喬治笙:"我是不是給你帶了個麻煩來?我在樓下被他喊住,早知道…"

喬治笙什麼都沒說,只坐下,拍了拍身邊空位.

辦公室里沒外人,宋喜心跳加速,面上卻鎮定自若,邁步走過去,她坐在他身旁.

喬治笙拉起她一只手,放在自己腿上,問道:"蛋糕吃了嗎?"

宋喜點頭:"都吃了,還挺好吃的."

喬治笙說:"我做的."

宋喜側頭,美眸微瞪:"真的假的?"

喬治笙眼底含笑,出聲回道:"當然是假的,你沒走腦嗎?"

宋喜聞言,當即沉下唇角,斜眼道:"我腦子被酒精泡了一夜,能聽懂話已經不錯了."

說罷,她瞥見喬治笙身旁的筆記本,得意的問:"你還說我沒走腦,看我多聰明,馬上知道配合你."

喬治笙沒有贊美,只說了句:"還行吧."

宋喜不悅:"我就應該掏出一根口紅給你,看你怎麼辦."

喬治笙側頭看著她,一眨不眨的說:"那我就當場給你塗上."

他一副反正不是我丟人的表情,惹得宋喜美眸一挑,兩人對視不過兩三秒,喬治笙傾身過來親她,宋喜往後一躲,手抵著他的胸口,出聲道:"欸,光天化日,我又沒喝多,你別再說是我占你便宜."

喬治笙黑漆漆的眸子盯著她看,低聲道:"這麼記仇?"

宋喜馬上把抵在他胸前的手收回來,翻著眼睛道:"也別說我摸你."

喬治笙倍兒有心機,她玩兒欲擒故縱,他就給她一個順水推舟,原本已經身體傾到她那邊,這會兒他又坐回去,淡定的說道:"我昨晚陪著你折騰一夜,你不謝我也就算了,還陰陽怪氣的,看來以後不能跟你說實話."

宋喜以為他會強勢親過來,心底刹那間的失落,不過很快便出聲回道:"女人本來就不能聽實話,我們只要聽漂亮話,你說句漂亮話哄哄我."

喬治笙眼睛看著別處,幽幽的道:"說了也沒什麼好處."

宋喜問:"你怎麼知道沒有?"

喬治笙問:"什麼好處?"

宋喜說:"做人不要太功利,先做,再問獎勵."

喬治笙看著宋喜,面色如常,口吻也是尋常的低沉,出聲道:"我今天開會的時候一直在想你,中途好幾次走神兒,幸好沒人敢說我什麼."

宋喜心底一片柔軟,唇角止不住勾起,她笑著回道:"你放心,就算你閉著眼睛開會,也沒人敢說一個不字兒."

喬治笙一眨不眨,只聲音又低了幾分:"好處."

宋喜心下酥麻,沒過多矯情,她主動湊上前,在喬治笙臉頰很快的親了一下,喬治笙問:"就這樣?"

宋喜說:"不然呢?我可是女孩子."

喬治笙忽然想到什麼,忍俊不禁:"你昨晚臉皮很厚,當著外人的面兒說自己叫美喜."

宋喜眼球略微一晃,馬上回道:"這有什麼的,我這是實話實說,你說我是不是很美?"

喬治笙道:"我說行,你說就是臉皮厚."

宋喜挑眉道:"那你覺得自己帥嗎?"

喬治笙沉默片刻,薄唇開啟:"過得去."

宋喜忍不住'嘖嘖嘖’三聲,鄙視道:"你也太假了,干嘛睜著眼睛說瞎話?你明明就超帥,特別帥,巨帥好不好?我最看不得你這種口是心非的人…"

她名諷暗褒,表情那叫一個活靈活現,像極了一只小狐狸.

喬治笙快被她誇上天,心底怎能不歡喜.他早就知道自己長得好,可他第一次覺著長得好也是個優勢,最起碼能討眼前的人歡心,看得出來,她對他的這副皮囊一萬個滿意.

眼底含笑,喬治笙出聲道:"這麼喜歡,要不要摸摸?"

宋喜看向喬治笙,他從頭到腳一身黑色,危險又勾人,從前冷的掉渣,如今卻浪的掉渣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