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8章 背靠宋喜好乘涼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可以去海威集團找喬治笙,但她事先講好條件,讓他跟下面人打好招呼,別再讓她裝送外賣的,這麼明目張膽的掩耳盜鈴,她自己都覺著不好意思.

喬治笙心情很好,聲音都是難得的溫柔,低聲回道:"你什麼都不用帶,把自己帶來就行."

宋喜應聲掛斷電話,馬上跑去衣櫃前挑衣服挑包,還化了美美的妝.

開車來到海威,宋喜下車往里走,剛走到大門口,只聽得身後傳來一聲:"宋喜?"

宋喜轉頭望去,只見不遠處快步走來一名中年男人,看著倒是眼熟,只是一時間想不起在哪兒見過.

男人看到她滿臉笑意:"還真是你,我就怕認錯人了."

他走到宋喜身前,宋喜看著他更加眼熟,但死活想不到是誰,還以為是在醫院見過的患者家屬,所以勾起唇角,先微笑.

"來找治笙嗎?"

男人看著宋喜,突然提到喬治笙,宋喜心底一慌,暗道不是患者家屬,那他是…

許是她太久沒開口,男人也看出端倪,不由得道:"我是治笙二哥,我爸是他二叔."

他這麼一說,宋喜恍然大悟,原來是喬頂盛的二兒子,長甯醫院奠基儀式上匆匆一瞥,加之喬頂祥去世,僅此兩面,當時人太多,喬治笙介紹過,宋喜也不可能馬上記住.

後知後覺,宋喜可算能張開口,忙笑著道:"不好意思二哥,我眼神兒有些不好,剛剛沒認出來."

其實宋喜眼神兒好得很,這麼說不過是給雙方一個台階下,總不能讓喬振業覺著自己倍兒沒存在感吧?

喬振業臉上笑意滿滿,似是完全沒往心里去,只出聲問道:"今天沒上班嗎?"

宋喜微笑著回道:"我這兩天休假."

喬振業說:"來找治笙的吧?走,一塊兒上去,正好我也找他有事兒,"

宋喜跟喬振業一起往里走,上頭打過招呼,宋喜過來報名字可以直接上去,喬振業想跟她一起進去,被前台微笑著詢問:"請問您有約嗎?"

喬振業沒約,當著宋喜的面兒對前台道:"我倆一起的."

前台明明接到上頭的電話,說就宋喜一個人,可這會兒也不好說什麼,只能把目光投向宋喜,宋喜心底不舒服,面兒上卻不動聲色,出聲回道:"我們是一起的."

前台這才從里面出來,親自引兩人去到專屬電梯.

電梯門合上,里面只有宋喜跟喬振業,喬振業故意明顯的歎了口氣,引得宋喜側頭看去,出聲詢問:"怎麼了二哥?"

喬振業一臉愁容:"說出來不怕你笑話,我兒子惹事兒了,現在生命安全都不能保證,躲在家里不敢出門."

宋喜美眸微挑,出聲回道:"那趕緊報警啊."

喬振業說:"如果警察管用的話,我也不用來麻煩老七,都是一幫吃閑飯的."

宋喜立刻想到顧東旭,心有不爽,出聲說:"現在警察辦案還是很公正的,排除極個別吃閑飯的特例,大多數都是依法辦事兒."

喬振業沒聽出宋喜不高興,還自顧自的說:"我兒子被人勒索我才去報警,到了警局那邊,案子沒等查,我還得先孝敬他們一筆,他們比歹徒還黑,不然都是一群披上人皮的吸血鬼."

宋喜不知道喬振業是真的去報過案,受到什麼不好的對待,還是他單純對警察這個行業有什麼誤解,反正話不投機,她不再開腔.

倒是喬振業反過勁兒來,主動對宋喜道:"弟妹,什麼時候有時間,我們全家請你和治笙一起吃頓飯?"

宋喜對上他突然笑容滿面的臉,暗道這人學過變臉吧?

淡淡一笑,她出聲回道:"謝謝二哥,心意我領了,我們醫院特別忙,治笙最近也很忙,有空我們請你們吃飯."

好在電梯適時打開,宋喜請喬振業先下,喬振業點頭往外走,助理正跟電梯口等宋喜,沒想到一起上來兩個人.

喬治笙的私人辦公區,不是什麼人都能上來的,哪怕是親戚,助理也是從未見過喬振業,眼底很快閃過一抹詫色,目光轉向宋喜.

宋喜站在原地,對助理道:"這是喬總二哥,你去問問,看他現在忙不忙,忙的話我們在會客室等他."

這是宋喜叫助理給喬治笙通個口信,免得貿然進去,喬治笙萬一不想見喬振業呢.

助理點頭往里走,不多時回來傳話,帶兩人進辦公室.

偌大的辦公室里,只有喬治笙一個人,宋喜跟喬振業進來時,喬治笙正從辦公處往沙發處走.

"老七."喬振業率先出聲.

喬治笙俊美面孔上不動聲色,叫了聲:"二哥."

喬振業趕忙道:"我來之前給元寶打了個電話,他說你今天有好幾個會要開,我想著過來等你,正巧在樓下碰到宋喜,就跟她一起上來了."

宋喜悄悄看了眼喬治笙,果然被她猜中,喬治笙是不想見喬振業的,她怕給他添亂子,所以看他臉色,喬治笙面色淡淡,讓喬振業坐在對面,他走到宋喜身邊,很隨意的拉了下她的手,喬振業沒看到,宋喜卻是心頭一動.

最後三人分別坐在三個沙發上,茶幾處擺著各式各樣的點心,皆是少女系,一看就不是喬治笙的風格,是給宋喜准備的.

喬振業自然也看得出來,不過聰明人就心照不宣了.

喬治笙落座後說:"我是要開會,她過來給我送點兒東西."

宋喜打開包,真事兒似的掏出一個筆記本遞給喬治笙,嘴上道:"你不還有十分鍾就要開會了嘛,我這一路緊趕慢趕,就怕耽誤事兒."

喬治笙接過本子,看著她道:"今天特殊,以後慢點兒開車."

兩人當著喬振業的面兒秀氣了恩愛,喬振業想著就十分鍾,您倆能別耽誤了嗎?

宋喜跟喬治笙都是影後影帝級演技,看似尋常的兩句對話,其實心底都在笑.

最後還是喬振業忍不住,先開口說:"老七,你待會兒就要忙了,我長話短說,前幾天協和門口爆炸的事兒你聽說了吧?就是銘宇的車,剛開始我都不知道,是他昨天頂不住壓力跑回家跟我說,前陣子有人要挾他,從他勒索一千萬,他沒當回事兒,隨後車就讓人給炸了,你說說,這光天化日,天子腳下,還有沒有王法了?"

喬治笙面不改色的聽完,薄唇開啟,出聲回道:"敲詐勒索,那應該去找警察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