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7章 連哄帶騙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睡到自然醒,緩緩睜開眼,意識還沒有完全恢複,手指動了動,感覺懷里有一團柔軟發熱的東西,仔細一摸,是七喜.

可樂睡在宋喜枕邊,宋喜伸出胳膊摸了摸,日常吸貓過後,她翻身坐起,腦袋很沉,是宿醉的後遺症,正想下床去洗手間,余光瞥見床頭櫃處放著一塊兒抹茶蛋糕和一個粉色的保溫杯,她是喝多就階段性斷片的體質,一時間狐疑,拿過保溫杯,打開一看,里面裝著牛奶,還是熱的.

不是她准備的,那就只能是…喬治笙?

腦海中出現熟悉的面孔,宋喜睜眼就覺得心里脹脹的,她還穿著昨天的衣服,對昨晚的事兒,也只記得零星的片段,比如她非讓他唱歌.

去浴室洗了個澡,宋喜出來之後先喝了半杯牛奶,然後坐在床邊打給喬治笙.

手機響了兩聲,結果顯示對方暫時無法接聽,宋喜正納悶兒,緊接著一條短信傳來,喬治笙說:在開會.

宋喜詫異,馬上回他:我還以為你在家,那你快忙吧.最後還加了一個動畫表情.

喬治笙又回了她一條:先吃東西,十五分鍾後打給你.

宋喜回他一個狐狸點頭的表情.

放下手機,宋喜坐在沙發上吃蛋糕,明明味蕾在舌頭上,可她卻覺著心里是甜的.

喬治笙向來准時,果然十五分鍾後,他的電話打過來.

接通後,宋喜問:"開完會了?"

"嗯."

宋喜靠在沙發上,懷里抱著靠墊兒,盡量聲音如常的道:"心疼你們這些不休假的人,不像我,睡到自然醒."

喬治笙說:"睡好了?"

"嗯,睡好了,就是頭有點兒疼."

"怪誰?昨天攔你都攔不住."

宋喜微微挑眉,故意道:"當然怪你了,你沒照顧好我."

喬治笙低沉的聲音傳來:"昨晚你都做了什麼,還記得嗎?"

宋喜眼球滴溜一轉,聲音低了兩分,心虛的問:"我做什麼了?"

喬治笙說:"以後我不在你身邊,你禁止碰酒."

宋喜眼睛微瞪:"為什麼?"

其實她心里隱約知道為什麼,但那些畫面都太模糊,她不確定是真的發生過,還是自己臆想出來的,直到喬治笙意味深長的說:"你喝醉後,就是個女流氓."

宋喜腦子嗡的一聲,頓了兩秒,蹙眉道:"你才是流氓呢,我怎麼了?"

喬治笙道:"說你流氓都是給你留面子."

他越這樣說,宋喜心里越忐忑不安,一手無意識的捏緊靠墊兒,嘴里著急問道:"我到底做什麼了?"

喬治笙很壞,故意賣起了關子,避重就輕的回答:"你要慶幸身邊的人是我,我不會跟你計較."

他聲音不辨喜怒,當然也刻意隱去了促狹,宋喜抓心撓肺,迫不及待的詢問,她這麼要面子的人,完全不能容忍自己做了什麼丟人現眼的事情,關鍵還完全記不得.

喬治笙低聲問:"你真要聽?"

"嗯,你快說."她都要急死了.

喬治笙那頭停頓片刻,隨即聲音低沉的回道:"你摸我."

宋喜想過千萬種丟臉的可能,心里也做好了承受的准備,可喬治笙這三個字一出,她還是不免當頭棒喝,血液轟的一下往臉上湧.

喬治笙等了五秒,不見她出聲,他主動道:"我都懷疑你喝那麼多酒,就是為了這一步."

宋喜臉頰泛紅,輕蹙著眉頭,警惕又狐疑的說:"你在騙我吧?"

喬治笙波瀾不驚的口吻回道:"要我給你描述一下細節嗎?昨晚還在車上,你枕著我的腿,手放在我身上還不夠,非要掀開衣服往里摸,一點兒印象都沒有了?"

宋喜努力回憶,混沌的記憶中閃過類似片段,原來…是真的!

"代駕也在,我要是不攔著你,你下一步就是解我褲鏈…"

"啊!"宋喜喊了一聲,打斷喬治笙的直白描述.

喬治笙看不見她,但卻完全能想象到她此時此刻臉紅心跳的囧樣.

聲音中已經摻雜了笑意,他低低的說道:"沒事兒,我又不是別人,你占我便宜相當于肥水不流外人田."

宋喜都要瘋了,惱羞成怒,反問道:"我喝多了,你為什麼不攔著我?"

喬治笙一本正經的回道:"攔了,我不讓你碰我,你就在車上哭喊著耍賴,畢竟還有外人在,我怕人笑話,只能任你為所欲為,暴露本性了."

宋喜死的心都有了,她怎麼能這樣?她是這種人嗎?

喬治笙又是半晌沒聽到動靜,壓抑著笑聲道:"好了,你跟我還要見外嗎?"

宋喜生氣:"誰跟你見外了?"她是丟臉好不好?

喬治笙道:"對了,跟你說個事兒,你必須表揚我."

宋喜隨口問:"什麼事兒?"

喬治笙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回道:"你昨晚非要跟我上床,勾引我很多次,我都拒絕了."

如果說'你摸我’三個字,已經成為宋喜本年度最大的汙點,那麼如今這句話,就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,宋喜瞬間覺著五雷轟頂,簡直要爆血管.

如果喬治笙在,他一定能第一時間欣賞到她無言以對的表情,一如他昨晚.

他眼底噙著笑,靜靜地等待她回複,然而等了一會兒,宋喜劍走偏鋒,不答反問道:"你為什麼要拒絕?"

喬治笙說:"你喝多了,我不想趁人之危."

宋喜道:"拒絕一次也就算了,還拒絕很多次,你什麼意思?嫌我魅力不夠嗎?"

喬治笙明白,她這是'置之死地而後生’,明明是她的鍋,現在她非要他來背,不急不緩,喬治笙老神在在,淡定的回道:"我現在回家,你敢嗎?"

他聲音低沉悅耳,同樣充斥著危險,明明隱掉了回家後的內容,可宋喜卻聽得面紅耳赤.

心跳如鼓,她很快回道:"你別想用這種激將法逼我上套,這招對我沒用!"

喬治笙暗道,她果然雞賊,這種情況都沒跟他硬碰硬.

薄唇開啟,他轉而道:"你待會兒沒別的安排吧?來公司找我."

宋喜問:"干嘛?"

喬治笙說:"想你了,想看看你,非要找個理由嗎?"

他的話就像是一根針,讓她充滿氣的氣球瞬間歇菜,人也變得溫順起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