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6章 我想,但你要克制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喬治笙抱著宋喜進了家門,旺財聞聲從里面跑出來迎接,它脖子上掛著宋喜強給的鈴鐺,寂靜的夜里,鈴鐺的聲音特別明顯.

宋喜原本還暈乎乎的,聽到動靜,她努力睜大眼睛,出聲念叨:"旺財,旺財呢?"

喬治笙在玄關處換了鞋,聞聲將她放在地上,宋喜站都站不穩,扒著喬治笙的手臂,腿像是兩根面條.

喬治笙攬過她的腰,把她帶到客廳沙發,宋喜坐下就再也起不來,喬治笙抬起她的腿,幫她把靴子脫掉.

旺財跳到沙發上,一爪子踩在宋喜胃部,差點兒沒把她踩吐了,喬治笙低聲呵斥:"下去!"

旺財立馬跳下沙發,老老實實的坐在一旁.

他脫下外套扔在沙發上,重新將她打橫抱起來,宋喜身體騰空,更是感覺渾身輕飄飄,房間沒開燈,她在黑暗中眯著眼,只能隱約看到某人的輪廓,唇瓣開啟,她輕聲道:"小笙…"

"嗯?"

"到家了…你答應給我唱歌的."

喬治笙抱著宋喜往樓上走,氣息平穩的回道:"你先給我唱一個."

他趁她喝醉酒,肆無忌憚的誆她,打算像是講笑話一樣蒙騙過去,可宋喜這次卻是不依不饒,在他懷里就開始撲騰:"說話不算話,你答應我的…"

喬治笙抱著她走上二樓平台,原地站定,嘴里威脅道:"你再撒潑,我把你抱我房里去."

宋喜停下來,鼻音有些重,軟綿綿的問道:"去你房里干嘛?"

喬治笙聲音低沉:"你說呢?"

宋喜聲音不大,但卻特別直白的回道:"你想睡我."

喬治笙渾身一酥,心跳很快,之前信誓旦旦的說絕對不在酒後趁虛而入,可她卻一再的挑戰他,撩撥他,讓他三番五次的動搖.

她才九十斤出頭,喬治笙抱著她絲毫不費力,站在原地不急著走,喬治笙低聲問她:"怕不怕?"

宋喜舒舒服服的躺在他臂彎中,輕笑著回道:"不怕,我也想睡你."

喬治笙耳邊嗡的一聲,欲望幾乎瞬間沖破理智,結果宋喜慢悠悠的說道:"雖然是早晚的事兒,但不是現在,我可是個正經人,認識三天就上上床這種事兒…你想都不要想."

喬治笙喉結上下翻滾,低聲說:"我們認識一年了."

宋喜說:"認識一年,這一年你都在罵我,欺負我,你不說我還忘了,你個混蛋,你怎麼能這麼對我…"

宋喜越說越委屈,忽然間哭起來,喬治笙一臉茫然,就連阻止的時間都沒有,她越哭越大聲,哽咽中盡是心酸,讓人心疼,他本能的低聲哄道:"我不罵你也不欺負你了,別哭了."

宋喜手背擋著眼睛,充耳不聞,還是哭,喬治笙沒轍,只能先把她抱上三樓.

將她放在床上,喬治笙得空去拿開她的手,宋喜此時已是抽噠,他抽了紙巾幫她擦眼淚,低聲道:"說風就是雨,你是天氣預報嗎?"

宋喜不說話,只是抽泣.

喬治笙睨著她的臉,黑暗中也能將她的五官看得真真切切,之前忍了那麼久,此刻他終于可以心無旁騖的滿足私欲.

俯下頭,他吻在她唇上,想象中的柔軟,帶著一絲絲的咸味兒,那是眼淚流到上面落下的,他很快舔舐乾淨,然後撬開她的唇齒,想要更多.

喝醉後的宋喜比平時更加乖順,喬治笙沒有遇到任何阻力,輕松就得到自己想要的,原本他只想淺嘗輒止,滿足一下想了一晚上的心,正在他要抬頭之際,宋喜忽然伸出手臂環住他的脖頸,與此同時,舌頭動了一下,小心翼翼的觸碰他,類似,回應.

喬治笙只停頓不到兩秒,馬上便重新吻她,深深的吻,像是要把她的心肝兒魂魄全都吸出來,最好讓她住在自己身體里.

宋喜很是大膽,不消多時就將喬治笙撩撥的燥熱起來,薄唇從她唇邊移開,吻著她白皙細嫩的脖頸,

很癢,宋喜收攏雙臂,一縮脖子:"癢."

喬治笙呼吸炙熱,唇瓣湊到她耳邊,極低的聲音,分不清是嗔怒還是喜悅:"你太壞了…"

宋喜也是很低的聲音,軟軟的道:"你才壞呢."

喬治笙咬了下她的耳垂,不輕不重,顯然是特別沉迷,宋喜輕哼出聲,想要將他推開.

喬治笙沒有用強的,但光是抬起頭這一步,也是去了半條命.

坐在床邊,雙手撐在宋喜兩側,喬治笙睨著她,低聲問:"清醒嗎?"

宋喜慵懶回道:"不清醒,很沖動,所以你要克制."

喬治笙眼底翻攪著欲望和歡喜,忍不住伸手刮了下她的鼻子,出聲道:"雞賊說的就是你."

醉成這樣,她仍舊維持著一份聰慧,能分清形勢,守住底線的同時,又讓他覺著開心的不行.

她不說她不要,反而說想要,只不過不是現在,而他比她清醒,如果這會兒強迫了她,那就是他的錯.

她可真是做著壞人的事兒,卻擔盡了好人的名聲.

她知道她壞,可又怎能不喜歡?

黑暗中,宋喜眼睛一會兒睜一會兒閉,喬治笙則是全神貫注的睨著她.

不多時,宋喜完全閉上眼睛,低聲說:"你唱首歌給我聽,我乖乖睡覺."

喬治笙知道就算他不唱,她也熬不了多久,可這樣的她,讓他甘願為她做所有,答應她的所有要求.

側身躺在她身旁,喬治笙伸手劃著她的臉,輕聲問:"想聽什麼?"

宋喜感覺到身邊人的體溫,干脆側過身,一只手臂摟著他的腰,把臉埋在他鎖骨處,悶聲回道:"都好."

喬治笙唱了歌,宋喜真的聽到了,低沉磁性的聲音,就在自己頭上,可她實在喝了太多,別說好不好聽,就連他唱了什麼,國語粵語,歌詞內容,什麼都不記得.

喬治笙一首歌還沒等唱完,宋喜已經完全睡著,他幫她把被子蓋好,親了親她的臉頰,轉身出去.

回到房間後,喬治笙第一件事兒就是進浴室,溫熱的水流,密閉的空間,水珠順著烏黑柔順的發絲流下,他微垂著頭,腦海中盡是宋喜的臉,她的吻,她的身體……這是他第三次想著她做這種事兒,第一次是她拿了香薰爐給他的那晚;第二次是他睡在醉春風,聽著隔壁紀貫新和他女朋友從天黑折騰到天亮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