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5章 人生中鮮少的無言以對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平時不是話多的人,最起碼跟喬治笙在一起的時候話不多,除非她喝高了,就像是換了一個人,平時大氣高冷驕傲,如今耍賴撒嬌話癆.

一只手臂在喬治笙毛衣下面,攀著他的胸口,手指無意識的把玩襯衫扣子,閉著眼睛,她叨念著:"小笙,你為什麼送星星給我?是因為我眼睛里面能裝下一整個星空嗎?"

喬治笙沒張嘴,不知是真是假,'嗯’了一聲.

宋喜又說:"那你為什麼不送月亮給我?星星千千萬,月亮只有一個…我還是不是你心里的獨一無二了?"

喬治笙敷衍的'嗯’了一聲,宋喜眉頭輕蹙:"嗯什麼嗯,你又不是島國女演員."

此話一出,前座開車的代駕差一點兒就樂出聲來,真的是差一點兒,他是咬著嘴里的肉才堪堪忍住.

喬治笙也沒想到宋喜這麼混,垂下頭去看她,低沉著聲音道:"閉上嘴."

宋喜自顧自的說:"你看過A…"

她話還沒說完,就被喬治笙用外套捂住臉,聲音發悶,宋喜明顯後面還想說什麼,都被他給堵回去了.

反抗不了,宋喜蜷起手指,在喬治笙胸前捏了一把,喬治笙何時被人這般欺壓過,一手攬著她的腰,另一手抬起去捉她的手,宋喜趁勢把臉從外套里面伸出來,蹙眉道:"干嘛不讓我說話?"

喬治笙快被她搞瘋了,壓低聲音回道:"你等回家的!"

宋喜沒在怕的,兀自道:"你跟我說話,我想說話."

喬治笙怕她亂講,只能問:"說什麼?"

宋喜遲疑片刻,聲音放低,軟綿中帶著勾人的央求:"我想聽笑話,你給我講笑話."

喬治笙暗道,他自己都快活成個笑話了,還給她講?

薄唇開啟,他如實道:"我不會."

宋喜作勢要去掐他胸口,喬治笙隔著毛衣將她按住:"別亂動."

宋喜蹬了下腿:"你給我講,給我講…"

她上來撒潑的勁兒近乎胡攪蠻纏,喬治笙當真奈她不何,急中生智,他開口回道:"你不是有很多笑話嘛,你給我講一個."

宋喜腦袋不靈光,很快就被喬治笙給帶跑,停下來,認真的思考.

可算是安靜了一小會兒,不僅喬治笙,代駕心中也是求爺爺告奶奶,剛才差點兒把他笑死.

喬治笙還以為宋喜不說話是睡著了,豈料十幾秒後,她忽然開口:"我想起來了."

喬治笙問:"想起什麼了?"

宋喜說:"王妃,我好朋友,你認識嗎?"

"哪個王菲?"

"戴安娜王妃."

喬治笙道:"你要不說是你朋友,也許我還認識."

宋喜也沒管他說什麼,自顧道:"王妃上大學的時候,談了個大她十幾歲的男朋友,有一次冬天,他倆一起出門買東西,路上有個小學生問她男朋友,叔叔沃爾瑪怎麼走?她男朋友說,叫哥,叫哥我就告訴你,王妃嘲笑他男朋友,說他老,你猜小學生說了句什麼,差點兒沒把王妃氣吐血."

喬治笙很喜歡宋喜喝多後絮絮叨叨講話時的語調,像是貓,還是一只冬天里窩在壁爐邊的貓,慵懶得讓人想不停地撫摸.

事實上他也正用拇指刮著她的臉,眼底一片柔和,配合的問:"說了什麼?"

宋喜還沒等說,自己先樂得一抽一抽,等到稍微緩和一點兒,她趕緊道:"那小學生一本正經的跟她男朋友說,你都多大的人了,還欺負小朋友,你看你媽都笑話你了……"

說完,車內同時傳來兩個笑聲,一男一女,女的自然不用問,是宋喜,而男聲…喬治笙沒有笑,他抬眼看向駕駛席,駕駛席處的代駕內心媽賣批,特別想笑,但有多想笑,就有多害怕,可越想忍,就越是想笑,最後也只能哭笑不得的說:"對不起老板."

喬治笙沒什麼可說的,畢竟他管不了宋喜,宋喜在後座笑的肆無忌憚,代駕在前座忍的面如豬肝.

許是被她的笑容給傳染,喬治笙不知不覺的勾起唇角,低頭睨著她,輕聲道:"怎麼平時沒聽你提起過?"

宋喜笑聲漸止,攀著他的胸口,像是貓一般蜷在他身前,低聲回道:"她大學剛畢業就跟老公全家移民了,我都好幾年沒見著她了."

喬治笙眼底帶笑,出聲問:"移民去英國了?"

宋喜搖搖頭:"加拿大."

喬治笙道:"不是戴安娜王妃嗎?我以為是英國的朋友."

他鮮少開玩笑的,如果宋喜還清醒,她一定覺著自己三生有幸,然而這會兒她get不到他的笑點,只認真回道:"不是英國的朋友,她是茳川人,在夜城讀的高中和大學,我爸跟她爸是好朋友,她叫戴安娜,大萌萌給她起的外號叫王妃."

喬治笙聲音更加輕柔,撫著她的臉問:"你有沒有外號?"

宋喜閉著眼睛,忽然勾起唇角,笑著回道:"我叫美喜啊,大美喜,超美喜."

喬治笙輕笑出聲:"臉呢?"

宋喜馬上用臉磨蹭他的腿,證明她臉在這兒呢,喬治笙受不了她這麼撩,趕緊讓她停下:"好了,我知道你有臉."

宋喜摸著他心口的位置,慵懶的說道:"你也有外號,你是貓頭笙啊."

"嗤…"前座代駕又是一個沒忍住,喬治笙也是再次眼皮一掀.

咬肉已經不足以平息這股想笑的沖動,代駕是暗地里狠咬了一下舌頭,這才一本正色的回道:"對不起老板."

喬治笙人生中鮮少的無話可說,竟然都發生在今晚.

好在宋喜這一路胡言亂語,代駕車子開的很快,比平時還早到翠城山.車子穩穩地停在別墅院子里,代駕下車繞到後面給喬治笙開門,喬治笙下車後,將宋喜抱出來.

"回去後別亂說話."

喬治笙沒看代駕,只留下這句話,邁步往前走,代駕連連點頭,暗道這一路真是膽戰心驚的聽了幾個笑話,還以為喬治笙一准兒要把他開了,沒成想老板這回還挺通情達理.

他扭身往外走,身後傳來宋喜撒嬌的聲音:"貓頭笙,你給我唱歌好不好?"

貓頭笙…代駕還是沒心沒肺的想笑,試問全夜城滿打滿算,誰敢給喬治笙起外號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