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4章 這一路苦了他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代駕已經發動車子,喬治笙將宋喜拉到自己身邊,讓她枕著自己,宋喜閉著眼睛,抓著他的袖子,蹙眉道:"別碰我…"她頭好暈.

喬治笙低聲道:"喝不了還逞能."

宋喜心跳很快,尤其是心跳聲,仿佛就在耳邊,被無限度放大,怎麼坐都不舒服,她還是想倒下去,嘴里近乎耍賴的說:"輸人不輸陣,你懂不懂啊?"

喬治笙道:"坐好."

他怕她折騰的想吐,然而宋喜非要往一邊趴,喬治笙沒轍,只能自己往車門邊靠,留下盡量多的位置,將宋喜的頭按到在自己腿上,"這麼躺著舒服點兒嗎?"

宋喜整個人躺在後座,蜷起腿,長度也夠,就是被外套裹著,感覺透不過氣.閉著眼,她伸手要脫衣服,喬治笙一手抓著她的前襟,低聲說:"穿著,別感冒了."

宋喜眉頭緊促,煩躁的說:"我難受,喘不上來氣兒."

說話間,她扒著喬治笙的手,翻來覆去非要把外套脫了不可.

喬治笙到底慣著她,抬頭對代駕道:"把空調開大點兒."

代駕應聲照做,他在後面幫她把外套脫下,反過來蓋在她身上.

宋喜里面穿著件薄薄的羊絨衫,終于翻滾自如,沒那麼燥了,剛開始平躺著,後來平躺著胃里不舒服,她扭了個身,面朝喬治笙.

喬治笙一直把手橫在她腰間,怕她滾下去,宋喜放在外套下面的手,緩緩探出來,先是摸到喬治笙的大衣,然後順著大衣前襟往里摸,抓著他胸口處的毛衣,閉著眼睛,輕聲哼道:"小笙…小笙…"

他不答應,她就一直這麼軟軟糯糯的叫著,喬治笙不怕,但他討厭車里還有一個陌生人,他不願別的男人占她的便宜,哪怕只是聽聽聲音都不行.

拇指撫過宋喜光滑細膩的臉頰,喬治笙低聲道:"怎麼了?"

宋喜還是一個勁兒的念叨:"小笙…小笙啊…"

喬治笙可氣又可笑,就差捏上她的嘴,告訴她:"閉上眼睛睡覺."

宋喜噘著嘴,似是煩躁似是撒嬌,鼻音濃重的道:"你說給我唱歌的,你給我唱."

喬治笙很快的瞄了眼前座駕駛席的陌生男人,慢半拍才回道:"等回家的."

宋喜不依不饒:"已經回家了!你騙人…你是不是不喜歡我了,啊?"

宋喜牢牢拽著他胸前的毛衣,說到急處還忍不住錘了幾下,不疼,只讓喬治笙更覺著她喝多的時候分外可愛.

然而這份可愛,他不想別人發現.

喬治笙心底一邊享受一邊隱怒,覺得代駕礙眼,殊不知代駕分分鍾想棄車而逃.禁城的代駕,都是認識喬治笙的,他們才不樂意聽老板的牆角,更何況這算什麼牆角?他連宋喜的正臉都沒看清,只聽得那一聲聲讓人無法專心開車的撒嬌耍賴.

這一刻,喬治笙跟代駕迷之默契,都想著為什麼這車沒有隔音板?一個不想叫外人聽,另一個真心不想聽.

只有宋喜,她根深蒂固的認為此刻就是在家,就只有她跟喬治笙兩個人,並且她就想磨他.

喬治笙企圖用不理會的方式讓她安靜一點兒,誰知喝多後的宋喜是個特別難纏的主,沒等到他的回應,她竟然用頭去砸他的腿,抬起來再落下,抬起來再落下,一邊泄憤一邊報複.

肉碰肉,能疼到哪里去?喬治笙是心疼她頭發都亂了,還在用力報複他,眼底浮上一層笑意,他抬手將她按住,低聲道:"我不疼,別作了."

宋喜想抬頭,喬治笙按著她的腦袋,她使了幾下勁兒都沒動了,這下可真的把她惹燥了,眉頭深蹙,她用力推他的胸口,同時腳也在踹著後座,整個人往後仰,喬治笙怎麼能讓她掉下去,當即攬著她的腰,將她往里帶.

兩人在後面擰巴起來,細微的聲響和宋喜鼻間溢出的喘息,讓前座代駕苦不堪言,好奇心是人都有,後視鏡也近在眼前,可沒人敢看喬治笙的熱鬧,代駕更是目不斜視,悄無聲息的踩下油門,恨不能下一秒就到地方.

宋喜像頭倔驢,喬治笙抱著她,壓低聲音嚇唬人:"再鬧我打你了?"

宋喜一手抵著他的胸口,另一手也伸出來,胡亂掐了一把:"你敢!"

喬治笙渾身一震,險些松了手勁兒把宋喜掉下去,因為宋喜這一下剛好掐到他大腿根兒,疼自然有,但更多的…是被碰到禁區的戰栗.

宋喜身體明顯晃動,感覺到失重下墜的恐懼,再被喬治笙往回拉時,整個人都乖乖的,手腳沒有再抵抗.

兩人皆是半晌沒講話,喬治笙被腿跟波及全身的異樣感覺沖刷著,那股似疼非疼的觸感,就像是心底渴望又要克制的沖動.

就當他以為宋喜這下過後會老實一點兒,結果腿上的人又開始蠢蠢欲動,她沒說話,只是放在他胸前的手有意無意的亂摸,似是在尋找什麼,最後她慢慢往下,找到毛衣下擺,然後靈活的鑽進去,整個手臂攀著他的胸膛.

喬治笙毛衣下面還有襯衫,宋喜並沒有摸到他的肉,可畢竟又近了一層,喬治笙眼神暗了暗,什麼都沒說.

他不說,不代表宋喜不說,宋喜剛剛凍胳膊,這會兒暖暖的,她閉著眼睛喚道:"小笙…"

"嗯?"

"小笙…"她聲音又大了幾分.

喬治笙只好道:"我在."

"你給我唱歌."

"等回家的."

宋喜蹙眉:"這就是家!"

喬治笙說:"這是車上,還有其他人,你不怕丟人了?"

他企圖跟她講道理,宋喜還真的要面兒,都醉成這樣了,竟還想著翻身起來看一眼.

看著她笨拙的動作,喬治笙只好將她重新壓下來,低聲哄道:"乖一點兒,馬上到家了."

宋喜腦子沉重空白,倒下之後不自覺的往里靠,想尋個最舒服的位置,然而她再前五公分,臉就要撞在他褲鏈上,喬治笙本能的伸手扶了一把,將自己的外套擋在她面前.

雖然最後有驚無險,可喬治笙的心卻亂了,心跳很快,還有越來越快的趨勢,他說好了不會趁虛而入,可她再這樣撩下去,他都不敢保證,還能不能坐懷不亂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