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3章 死要面子,活受罪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霍嘉敏點了歌,遞給宋喜一支話筒,有些熟悉又有些久遠的曲調傳來,屏幕上播放著MV,不多時,顯出歌曲名字,《為愛癡狂》.

"你會唱吧?"霍嘉敏問.

宋喜說:"我上小學的時候聽的,好多年沒唱了."

霍嘉敏道:"那我先唱,你找找感覺."

"我從春天走來,你在秋天說要分開,說好不為你憂傷,但心情怎會無恙;為何總是這樣,在我心中深藏著你,想要問你想不想,陪我到地老天荒……"

印象中這是宋喜第二次跟霍嘉敏一起唱歌,上一次霍嘉敏還在為韓中劈痛不欲生,一邊唱一邊哭,而現那時的自己也在為沈兆易的'背叛'而耿耿于懷,誰能想到短短半年間,同一個地方,可她們都不再為過去傷懷.

一如蛻皮的蛇,將過去的自己留在原地,新的自己又要重新出發.

宋喜短暫的感慨晃神兒,身旁霍嘉敏用手肘碰了碰她,示意兩人一起,宋喜拿起話筒,開口唱道:"想要問問你敢不敢,像你說過那樣的愛我,想要問問你敢不敢,像我這樣為愛癡狂,想要問問你敢不敢,像你說過那樣的愛我,像我這樣為愛癡狂,到底你會怎麼想."

經典的歌曲就是這樣,無論十年還是二十年不唱,只要一聽到音樂,下一秒就會跟著唱出來.

中間等待的時間,斜對面幾人拍手捧場,常景樂更是拿起話筒,問喬治笙:"欸,小喜問你呢,你到底怎麼想?"

宋喜服了常景樂,丫怎麼會這麼雞婆,簡直就是見縫插針的調侃,難為喬治笙還能不動如鍾,俊美面孔上波瀾不驚,他在抽煙,不搭理常景樂.

宋喜知道他小氣,八成是為了剛才她誇常景樂唱歌好聽的事兒發酸呢,挺到一首歌唱完,她發了條短信給他:你又不唱歌給我聽,我怎麼誇你?

喬治笙一手夾著煙,另一手敲下幾個字,宋喜收到一看,他說:回家給你唱.

短短五個字,宋喜卻隔著屏幕都想笑,她回複道:一言為定,不許變卦.

所有人都沒拿手機,只有兩個人同時低頭發短信,常景樂不是第一個發現的,但他卻是最賤的,咻的湊過去看,喬治笙一邊拿開手機,一邊抬眼瞪他.

常景樂故意吆喝:"不是我說,都在一個屋里了,咱能不能有話直說,省點兒話費不好嗎?"

宋喜聞聲看去,知是暴露,心底不好意思.

阮博衍拿著酒杯,輕笑著道:"你們也是,進來也不說坐一起,這不逼著小兩口'望梅止渴’呢嘛."

常景樂喊霍嘉敏:"沒眼力見兒那個,趕緊把人帶過來坐,你再這樣就算小笙不發脾氣,人家小喜也要怪你不懂事兒."

霍嘉敏看向宋喜,挑事兒道:"你想過去坐嗎?"

宋喜自然硬著頭皮回道:"我坐哪兒都行."

霍嘉敏揚著頭看向對面:"聽見沒,小喜坐哪兒都行."

元寶不著痕跡的瞄了眼喬治笙,打從進門到現在,他坐在那里不聲不響,看似面無表情,實則是心底不爽,以他的脾氣,他不會主動坐到宋喜那邊,宋喜沒有台階下,自然也不會主動坐到他這邊,兩個同樣要面子的人,談場戀愛都比普通人糾結.

暗自歎氣,元寶側頭看向霍嘉敏和宋喜那邊,出聲說:"過來大家一起喝杯酒吧?"

霍嘉敏先起身,宋喜緊隨其後,等兩人走近,常景樂站起身,對宋喜說:"小喜,坐這兒."

常景樂身旁就是喬治笙,宋喜不好意思做的太明顯,所以面色坦然的回道:"不用,你坐吧."

話音剛落,惜字如金的某人薄唇開啟:"過來."

宋喜看了眼喬治笙,他左手拍了下身旁的空位,很簡單的動作,宋喜卻心跳如鼓.

眾人先前調侃了一番,這會兒倒是沒說別的,像是喬治笙跟宋喜坐在一起是天經地義的事兒,一起喝了一杯酒,常景樂跟著霍嘉敏去前面點歌,宋喜就留在喬治笙身旁.

喬治笙遞了杯果汁給宋喜,低聲問:"不想跟我坐一起?"

宋喜喝了一口,壓低聲音回道:"你不覺著咱倆跟牛郎織女一樣嗎?想要坐一起都要廢九牛二虎之力."

喬治笙說:"想我不自己過來."

宋喜道:"你也沒說過去找我."

喬治笙又恨又寵的斜了眼宋喜,輕聲說:"什麼都要跟我比."

宋喜往沙發上一靠,慵懶又挑釁的口吻回道:"現在是你追我,你都不讓著我一點兒,以後的日子還怎麼過?"

喬治笙看著身旁人,一整晚的心癢難耐,這會兒終是觸手可得,他抬起左臂,想要放在宋喜腦後,宋喜只略微停頓,還是大方的抬起頭,讓他把手臂搭在自己肩上.

喬治笙本是跟她隔著一點兒距離,此時也是主動挪過去,跟她無縫並坐.

阮博衍朝兩人看來,廢話不多說,拿起酒杯敬他們,三人碰杯,宋喜喝完沒多久,元寶也來敬.

喝了一個就不能不喝第二個,宋喜先前吃飯的時候,喝的是紅酒,現在喝的是洋酒,帶著清香的果味兒,喝的時候一點兒不費力,但勁兒卻不比其他酒小,尤其是不同的酒混在一起,眩暈感逐漸上湧.

常景樂跟霍嘉敏合唱了一首情歌,唱完後回來,帶著大家一起干杯,喝完又單獨敬宋喜和喬治笙.

宋喜今天是豁出去了,來者不拒.

她是人前死要面子的人,哪怕喝多了,表面也是風平浪靜,一幫人見狀,還以為她深藏不露,是個能喝的主,所以更加賣力,變著花樣的勸酒,只有喬治笙知道宋喜有多少量,所以後期他們再勸酒,喬治笙都幫她擋下,還暗地里使眼色恐嚇人.

常景樂特別服喬治笙,宋喜這樣的大美人在側,他非但可以坐懷不亂,還不許別人幫他,如果說宋喜是死要面子,那喬治笙只能是活受罪了.

一行人從禁城出來,已經過了夜里十二點,喬治笙摟著宋喜的肩膀,宋喜不著痕跡的抓著他的外套,等到大家各自上了自己的車,她這才原形畢露,立即癱在一旁,閉上眼睛,天旋地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