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2章 偏偏喜歡你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酒桌上一幫人就有意的輪流敬宋喜酒,喬治笙幫著擋了一些,架不住宋喜那股勁兒一上來,開心,不用他替,自己就喝了.

飯後大家說去唱歌,宋喜跟霍嘉敏挽著手臂走在前面,常景樂抽空對喬治笙道:"你傻啊,我們故意給你制造機會,你還一個勁兒的幫她擋酒."

喬治笙面色淡淡,不以為意的回道:"用不著."

常景樂一挑眉,三分調侃三分挑釁的說:"不灌醉了,你自己能拿下嘛?"

喬治笙眼底閃過不屑:"你以為我是你?"

常景樂立即反駁:"你說我別的也就算了,我想跟誰上床,從來不靠酒."

說罷,不待喬治笙回答,他徑自補道:"倒是你,她不喝多,你搞得定嗎?"

喬治笙望著身前幾米外某人的背影,薄唇開啟,聲音低沉中夾雜著一絲柔和:"我懶得用這種下三路的招式."

常景樂畢竟跟喬治笙相識已久,聞言頓了幾秒,試探性的說:"這都舍不得?"

沒錯,喬治笙就是舍不得,那麼用心對她,又怎麼舍得趁她喝醉辦了她.

前面霍嘉敏挽著宋喜的手臂,壓低聲音問:"小喜,你跟治笙到哪步了?"

宋喜聽出霍嘉敏的言外之意,馬上回道:"我倆前天才說開,你說能到哪一步?"

霍嘉敏回道:"這都兩天了,不早了,趁今晚把他拿下吧."

宋喜美眸一瞪,一副你跟我開玩笑的表情.

霍嘉敏大膽的問:"他都長這樣了,你也忍得住?"

宋喜莫名的咕咚咽了口口水,避重就輕的回道:"我還是挺傳統的,要慢慢來."

霍嘉敏心急火燎的催促:"我跟你打包票,他這人沒有別的優點,就是專一,一點兒不花,你要是把他睡了,我保證他對你更是死心塌地."

說話間兩人出了飯店,若不是外面一陣冷風灌過來,宋喜保准體會到臉頰滾燙的滋味兒.

一幫人都喝了酒,都要叫代駕,原本霍嘉敏想跟宋喜一輛車,結果喬治笙不知何時從後面走過來,抬起手臂,他把宋喜攬到自己這邊,對霍嘉敏說:"坐別的車."

可憐霍嘉敏站在原地吹胡子瞪眼,喬治笙都沒看她,直接帶著宋喜上了車.

飯店代駕系上安全帶,專心開車,後座的喬治笙拉住宋喜的手,因為有外人在,兩人都選擇默不作聲.

車子一路往禁城開,中途宋喜不知不覺閉上眼睛,喬治笙將她的頭歪到自己肩膀處,宋喜睜開眼,聽到頭頂傳來低沉悅耳的聲音:"困了嗎?"

宋喜低聲回道:"還行."聲音軟軟的,讓人骨頭發酥.

喬治笙說:"待會兒少喝酒,一幫沒安好心的."

宋喜眼底帶著一抹促狹,低聲接道:"怕我喝多耍酒瘋?"

喬治笙不語,心底想到,他是怕自己把持不住.

二十幾分鍾後,車子在禁城門前停下,等到幾人聚到一起,這才一同往里走,霍嘉敏故意過來拆散宋喜跟喬治笙,挽著宋喜往前走,嘴里念叨著:"待會兒你跟我坐,晾著他."

宋喜說:"為什麼要晾他?"

霍嘉敏回道:"看他不爽."

宋喜笑道:"你這變臉變得也太快了,剛才還在替他說話."

霍嘉敏撇嘴說:"天天紮我們心,要不是看他沒有其他朋友,我才不跟他一起玩兒呢."

霍嘉敏是開玩笑,宋喜卻想到今天下午喬艾雯的那番話,心底竟然隱隱的心疼起喬治笙,好想給他一個愛的抱抱.

然而霍嘉敏一路拉著她不松手,等到了樓上包間,更是外套一脫,坐在點唱機前問:"小喜,你想唱什麼?"

宋喜說:"你先唱吧,我歇會兒."

余光往右看,喬治笙也被常景樂纏著過不來,兩人中間足足隔了三米多遠,簡直就是難以跨域的鴻溝.

四男兩女分成兩幫坐,常景樂揚聲道:"嘉敏,點首熱鬧點兒的歌,畢竟今天是個好日子."

正巧霍嘉敏也想不到唱什麼,出聲問:"你想唱什麼?我先給你點."

元寶笑道:"你唱個《好日子》吧."

常景樂有點蒙:"哪個《好日子》?"

阮博衍從旁念詞兒:"今天是個好日子,心想的事兒都能成."

包間中還沒放音樂,幾個男人的對話宋喜從旁聽得清清楚楚,她忍不住咯咯直笑,喬治笙朝她看來,目光幽深而熾熱.

霍嘉敏問:"點這個嗎?"

常景樂說:"神經病,我才不唱這個,給我點首《偏偏喜歡你》."

霍嘉敏點了歌,常景樂拿起桌上話筒,朝著宋喜的方向道:"這首歌我替小笙送給小喜,誰讓他人山人海,偏偏喜歡你."

經典熟悉的旋律在包間中響起,勾起的不僅是年代感,還有諸多的老舊回憶,常景樂唱功了得,之前喬治笙生日的時候,宋喜就曾被驚豔過,這會兒大家已是酒過三巡,別人宋喜不知道,反正她自己是微醺,望著屏幕上的畫面,耳邊是娓娓傳來的經典歌詞,她不自覺的勾起唇角,顯然是特別陶醉.

喬治笙坐在宋喜斜對面的沙發上,屏幕燈光將她的臉照亮,他看到她眼中帶笑,還時不時的跟著輕唱,掏出手機,他發了條短信過去.

宋喜就怕進了這里聽不到電話,所以特地將手機放在茶幾上,手機屏幕亮起,她第一時間拿過來,竟然是喬治笙的短信,她點開一看,上面一條簡短的的問句:聽別人唱歌很開心嗎?

宋喜幾乎能模擬出喬治笙在說這話時的語氣,側頭看了一眼,果然某人正一眨不眨的盯著她看.

宋喜忍俊不禁又哭笑不得,回了條短信給他:要不你也給我唱一首,我保證超級捧場.

喬治笙低頭看手機,修長的手指按了幾下.

宋喜收到一條短信,上面簡短的兩個字:過來.

宋喜有意逗他,回複道:你給我唱首歌,我就過去.

喬治笙沒再回,宋喜也不著急,跟身旁霍嘉敏商量著唱什麼歌好.

常景樂一曲唱畢,宋喜跟霍嘉敏都很捧場,賣力鼓掌,尤其是宋喜,朝著那頭笑道:"太好聽了,隨時可以出片的水准."

常景樂道:"是嗎?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,明天我就著手出道."

兩人你一句我一句,隔空聊得不亦樂乎,宋喜余光瞥著某人,某人一動不動的坐在原位,臉上表情看不清楚,也不知道心里在琢磨些什麼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