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1章 秀恩愛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幾人一通調侃,最後還是霍嘉敏先拿起酒杯,出聲道:"來吧,這麼好的日子,大家先干一杯."

宋喜面前是空杯子,正要倒酒,喬治笙說:"這杯我替她喝."

常景樂挑眉道:"欸,沒你這麼護著的啊,我可打聽好了,小喜最近在休假,明天不用上班."

喬治笙說:"她沒吃東西,空腹喝酒對胃不好."

話音落下,霍嘉敏不高興了,瞪眼道:"我也沒吃東西,我不是空腹喝酒嗎?"

喬治笙眼皮都沒挑一下,淡淡道:"我又不喜歡你."

此話一出,宋喜滿眼同情,桌上響起男人們無情的笑聲,霍嘉敏伸手捂著胸口,似是被紮的緩不過來勁兒.

宋喜知道喬治笙嘴毒,沒想到他這麼毒!

看不下去,她主動開口說:"嘉敏,我跟你喝一杯."

霍嘉敏仍舊一臉受傷,蹙眉看著宋喜道:"還是你會辦事兒,我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,早跟他翻臉絕交了."

宋喜把杯子里倒上酒,單獨跟霍嘉敏喝了一個,以平複霍嘉敏受傷的心.

一杯喝完,她又倒了一杯,准備跟大家一起喝,喬治笙側頭看她,宋喜小聲道:"沒事兒."

常景樂從旁偷聽,忍不住陰陽怪氣:"嘖嘖嘖,至不至于這麼心疼啊?"

宋喜舉杯道:"我敬大家,請你們嘴下留情."

常景樂說:"該嘴下留情的是你家喬和尚."

宋喜馬上道:"別給我家小笙起外號,我護短."

美眸挑著,宋喜豁出去'以毒攻毒’,對付這幫妖魔鬼怪,就不能來軟的.

然而事實證明,這幫妖精軟硬不吃,她一句小笙,常景樂立即給自己起名小樂,還順道依次叫道:"這是小寶,小敏,還有小阮."

阮博衍說:"你丫才軟呢."

常景樂一本正經:"難道叫你小眼(衍)嗎?你明明眼睛挺大的,讓人誤會."

阮博衍習慣了,不動聲色的回道:"你怎麼不叫小長(常)?"

常景樂笑得痞里痞氣:"長就長,干嘛這麼謙虛,還小長?"

宋喜瞄了眼桌上各異的表情,喬治笙自然是淡定的,她都懷疑常景樂在他面前脫光了,他也不會有什麼異樣;元寶是習慣了,笑的不以為意;霍嘉敏也是女人,可她笑得特別隨意,仿佛沒把自己當女人.

宋喜聽這些內涵段子通程無壓力,她只是慶幸在場的都是老司機,免得凸顯她一人不正經.

大家一起干了一杯酒,每人面前的小火鍋都已經煮開,喬治笙拿起筷子,夾的第一片肉不是放在自己這邊,而是放到宋喜的鍋里.

短短兩天,兩人的關系翻天覆地,說實在的,她自己都有些云里霧里,還沒完全適應,心里不好意思,她輕聲道謝.

常景樂問:"要不要喂啊?"

喬治笙跟沒聽見似的,壓根兒不搭理他,宋喜抬眼道:"你要是羨慕,下回帶女朋友一起來."

常景樂說:"我哪兒有女朋友?"

宋喜說:"那天日料店的,不是你女朋友嗎?"

常景樂回道:"妹妹,不是一起吃頓飯就是女朋友…"說著,他意味深長的看了眼喬治笙,隨即道:"有幾個能像你家小笙一樣,只跟自己女朋友一起吃飯的?"

宋喜心底心花怒放,嘴上淡定的說道:"這是他應該做的."

常景樂挑眉,四下煽動:"看見沒?這就是家教,都學著點兒."

元寶道:"誰都能學,只有你用不到."

霍嘉敏補充:"是啊,你連家都沒有,教育誰啊?"

阮博衍說:"他只需要調教,家教這種東西,對他來說太複雜了."

常景樂不知怎麼就引起了'公憤’,大家都在懟他,宋喜跟著聽了半天的熱鬧,某一個瞬間,她忽然想到怎麼少了一個人?

湊近喬治笙,她壓低聲音問:"佟昊怎麼沒來?"

喬治笙面色如常,輕聲回道:"在國外."

宋喜道:"這都快過年了他還出國,是公事兒嗎?"

喬治笙黑眸一瞥,看著她道:"你問他干嘛?"

宋喜說:"大家都來了,就他不在,好奇嘛."

喬治笙說:"公事兒,年後回來."

宋喜點點頭,面色坦然,喬治笙特地仔細看了一眼,沒看出端倪,這才又給她夾了塊兒這里的特色春卷.

東西沒吃幾口,坐在宋喜左側的阮博衍率先放下筷子,拿起酒杯說:"宋喜,我敬你一杯,祝你跟治笙早日修成正果."

宋喜馬上放下筷子,倒了一杯酒,微笑著回道:"謝謝."

阮博衍放下酒杯,霍嘉敏又拿起來,開口道:"小喜,咱倆之間沒什麼好說的,都在酒里面."

宋喜笑了,又倒了一杯酒,跟霍嘉敏喝了一杯.

等到霍嘉敏放下酒杯,喬治笙瞥見元寶也預備好了,薄唇開啟,他出聲道:"你們車輪戰嗎?宋喜心領了,我替她喝."

常景樂道:"別著急,你等下一輪的,這輪必須小喜親自喝,這是祝酒."

宋喜也沒那麼多矯情,主動道:"沒事兒,不能厚此薄彼,來,元寶,我敬你."

元寶說:"是我敬你,希望你跟笙哥求仁得仁."

宋喜勾起唇角回道:"借你吉言."

全桌都喝了,也不差一個常景樂,宋喜不等他舉杯,自己先把酒倒好,側頭面向他:"來吧."

常景樂笑道:"一看就知道懂事兒,我這人不好高騖遠,先定它一個小目標,祝你跟小笙早日沖破道德的束縛,達到更高階段的水乳交融."

宋喜紅著臉,完全沒辦法接茬,這杯酒也是不好往嘴邊送.

喬治笙面不改色的說:"別搭理他,趕緊喝完了事兒."

宋喜什麼都沒說,仰頭喝下,常景樂也是喝完才笑著道:"小喜,我告訴你一個大實話,你別看某些人一本正經的樣子,骨子里浪著呢,別的酒他不讓你喝,這杯怎麼勸你趕緊喝,還不是自己心里也盼著?"

桌上另外幾人全都笑的意味深長,仿佛常景樂真的說了大實話,宋喜連著喝了幾杯酒,身上發熱,臉頰更是滾燙,粉唇開啟,她出聲回道:"你不要挑撥離間,我相信小笙的人品."

常景樂搖著頭,一副你太稚嫩的表情,喬治笙淡定的開口,聲音悅耳:"用不著你祝,早晚的事兒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