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0章 喬治笙出淤泥而不染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喬治笙來接宋喜的時候,外面天已經擦黑了,她上車之後第一件事兒就是往後看,後座空空如也,她出聲問:"花呢?"

喬治笙說:"叫人拿回家了."

宋喜開玩笑:"我還以為你送人了."

喬治笙輕輕側頭看了她一眼:"我能送誰?"

宋喜心底想到某人,忍俊不禁,出聲回道:"元寶."

喬治笙沒笑,徑自說道:"你比他好看多了."

宋喜下意識的說:"元寶很帥好不好?"

話音落下,喬治笙聲音比平時更加低沉,出聲問:"你對他感興趣?"

宋喜斜了一眼:"你連元寶的醋都要吃?"

喬治笙說:"你看我還不夠嗎?這麼在意別人."

宋喜哭笑不得:"什麼叫在意?我就是正常看."

喬治笙說:"正常也不要看."

他面無表情的開車,也不曉得是真吃醋還是故意逗她,宋喜'哎’的歎了口氣:"怪不得小雯要給我打預防針."

喬治笙問:"她說什麼了?"

宋喜道:"不告訴你,女人之間聊天,你個大男人打聽什麼?"

提到喬艾雯,宋喜恍然想起一件事兒,她側頭問:"那個木頭星星是你親手雕的嗎?"

喬治笙目不斜視,眼底飛快閃過一抹類似羞澀的神情,停頓兩秒,不答反問:"小雯告訴你的?"

宋喜道:"我倆聊天,她說到你小時候會雕刻,我想到上次聖誕節你送我的星星,不會真是你親手雕的吧?"

宋喜心底期待肯定答案,但口吻又是調侃居多,喬治笙面不改色的道:"不喜歡?"

宋喜說:"我什麼時候說不喜歡了?"

喬治笙道:"那不就得了."

宋喜輕輕蹙眉:"你還沒說是不是你親手雕的."

喬治笙這次痛快多了,回了一個字:"嗯."

宋喜低聲嘀咕:"拐彎抹角."

其實喬治笙只是想確定她到底喜不喜歡,她若喜歡,他自然高興,她若不喜歡……那他只好送她喜歡的.

單手開車,喬治笙將右手遞過去,這次宋喜沒動,嘴上說著:"好好開車."

喬治笙說:"手."

宋喜道:"晚上視線不好,你注意點兒."

不是她突然變卦,是因為心里裝著顆木頭星星,她實在是太開心,怕跟他牽手之後會更加心動,未免自己忍不住去撲他,宋喜決定還是保持一點兒距離的好.

然而喬治笙開口說:"對我而言都一樣,手給我."

宋喜後知後覺,喬治笙可是貓頭笙,對他而言白天晚上都一樣,她怎麼把這茬給忘了.

他的手已經伸了半天,她不想讓他有去無回,所以抬起左手,佯裝淡定的放上去.

喬治笙握著她的手,宋喜安靜的坐在副駕,時不時的側頭看向窗外,偷著緩解一下總想勾起的唇角.

半小時後,車子停在天地一家門口,兩人先後下車,之前宋喜都沒什麼想法,直到店員帶著兩人來到某包間門口,在開門的那一刹那,她才開始莫名的緊張.

房門打開,宋喜隨著喬治笙走進去,店員剛把門關上,就聽得對面桌邊傳來熟悉的聲音:"呦,快看看這是誰來了?"

宋喜內心猶如策馬,面上卻鎮定的調侃回去:"這才多久不見,你就不認識我了?"

常景樂帥氣的面孔上盡是促狹,咧著嘴道:"我們早早就到這兒了,就等著倆主角登場,你倆藏得也太深了,要不是我恰好遇到,你們想瞞到什麼時候?"

話音落下,霍嘉敏也跟著道:"小喜,你也太不講義氣了,拿我們當外人嗎?"

宋喜還不等回答,喬治笙的手落在她肩膀上,帶著她往里走,面不改色,嘴上說著:"有什麼話問我."

此話一出,桌上除了元寶之外,常景樂,霍嘉敏,甚至阮博衍都跟著起哄,擺明了嫌喬治笙護短.

宋喜可以控制表情,但控制不了臉紅,短短一分鍾不到,她已經血往上湧.

其余幾人坐在圓桌兩邊,把中間兩個主位讓給喬治笙和宋喜,宋喜並不覺著開心,坐上這個位置,相當于待會兒受審的主犯.

果然她才把外套脫下,屁股還沒坐穩,霍嘉敏已經陰陽怪氣的說:"還要我們一句一句問嗎?趕緊坦白交代吧."

宋喜看了眼喬治笙,喬治笙面色坦然的回道:"我在追她,就這麼點事兒,有什麼好交代的?"

元寶但笑不語,其他幾人真真是跌破眼鏡,常景樂一臉認真的看著宋喜問:"你是怎麼做到的?"

宋喜微笑:"你問他."

喬治笙答應過宋喜,今晚他罩她,所以不待常景樂說話,喬治笙徑自道:"她什麼都沒做,都是我主動."

常景樂做驚恐狀,霍嘉敏也是捂著心髒,不可思議的說:"小喜,你對我們喬和尚做了什麼?"

宋喜忍俊不禁,開口回道:"他已經還俗了."

常景樂眼睛一瞪,馬上雞婆的問:"你們兩個已經…啊?"

宋喜還沒等反應過來,喬治笙一個冷眼飛刀瞥過去:"閉上嘴,我不是你."

常景樂仍舊狐疑著,目光掃了眼宋喜的臉,若有所思的道:"那她說你還俗了."

宋喜後知後覺,趕忙說:"我們兩個很純潔的,你不要想歪了好不好?"

常景樂左邊唇角一扯,似笑非笑的回道:"是今天還很純潔嗎?"

宋喜自己沒吃過豬肉,但經常看見豬跑,常景樂的'內含’她幾乎秒懂,懂是懂,但卻一時間難以招架,喬治笙冷眼看向常景樂,沉聲說:"別汙了她的耳朵."

常景樂一點兒不怕,嬉皮笑臉的問:"只准你做,我們說一說都不行?"

宋喜早知道常景樂皮,沒想到他這麼皮,當真肆無忌憚,說的人臉紅心跳.

為了轉移視線,她主動開口說:"你看看人家阮博衍,人家多低調."

常景樂笑的不以為意:"你不問問他心里想什麼嗎?"

喬治笙本想攔著宋喜的,但宋喜已經看向阮博衍,阮博衍身上沒有常景樂那麼重的紈绔氣息,加之平時話不多,宋喜的印象里,他還是個正人君子,豈料他笑得意味深長,看向宋喜說:"你還是不要問我了,我腦子里都是一些不能描述的畫面."

宋喜沒想到,腦子翁的一下,臉色瞬間脹紅,暗道喬治笙身邊都是一幫什麼妖魔鬼怪,真真是越美麗的皮囊心眼兒越壞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