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8章 我覺得他超酷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門外就聽到你們兩個嘰嘰喳喳,說什麼呢?"

喬治笙邁步往里走,宋喜看了他一眼之後,重新轉過頭,背對著他.

喬艾雯躺在床上,一臉看熱鬧不嫌事兒大的表情,出聲道:"某人說你在追她,是不是真的?"

喬治笙走到宋喜身旁,很自然的抬手覆在她頭頂,面不改色的道:"你說呢?"

隨著宋喜渾身一麻,喬艾雯也露出驚恐的表情,慢半拍道:"天下之大,無奇不有…你倆上一邊兒秀恩愛去,我看不了."

喬治笙揉了揉宋喜的頭,緊接著坐在床邊,看著喬艾雯道:"一看你就沒事兒,媽還說的怪嚴重的."

喬艾雯說:"燒到三十九度二還不嚴重嗎?我這是看到嫂子來,心火去了一半,你再早十分鍾進來,我說話都沒勁兒."

一句嫂子,恰到好處的戳中了喬治笙的心,他眼底浸上一抹暖色,待看向宋喜時,卻是調侃的口吻說:"你拿什麼忽悠她了?"

宋喜美眸一瞪:"什麼叫忽悠?"

喬治笙說:"你不忽悠她,她能心甘情願的叫你嫂子?"

宋喜嘴角一撇,哼了一聲,喬治笙看著她,眼里能化出水來,喬艾雯眼瞧著,心底冒酸水兒,蹙眉道:"要我起來,給你倆騰地方嗎?"

代替喬治笙回答的是宋喜,她一臉正色的問:"你現在能起來嗎?"

喬艾雯直勾勾的看了她幾秒,轉而看向喬治笙:"哥,你看她欺負我."

喬治笙面不改色的回道:"你不讓她幫你追人了?"

喬艾雯一臉郁悶:"兩口子合伙欺負人."

宋喜說:"別兩口子兩口子的,他還沒追上我呢."

喬艾雯挑事兒的目光看向喬治笙,喬治笙卻平靜的抬頭看了眼輸液瓶:"點完下床吃飯."

喬艾雯說:"哥,這可是在咱家,你不正正家風?"

喬治笙黑眸微瞥,顧盼生姿,薄唇開啟,聲音低沉慵懶的回道:"人前我給她留面子,等我回去再收拾她."

話音落下,宋喜騰一下子紅了臉,喬艾雯興奮的豎起大拇指,出聲道:"我哥太man了,給你瘋狂打call!"

喬治笙看向宋喜,但見她兩側臉頰像是火燒一樣,知道她面子薄,沒想到薄成這樣,心底百爪撓心的癢,他當著喬艾雯的面兒就忍不住伸出手,上去掐了宋喜的臉一下,淡笑著說:"想什麼呢,真怕我收拾你?"

宋喜眼皮一掀,佯裝威武霸氣:"你敢?"

喬治笙看著她的眼睛,聲音故意壓低,寵溺的回道:"不敢."

宋喜一瞬間心都化了,要不是喬艾雯在這兒,她怕是會忍不住對喬治笙投懷送抱,喬治笙也覺著喬艾雯不該在這兒,喬艾雯再次一臉認真,開口說:"這兒是我房間,撒狗糧請去隔壁好嗎?不說關愛病號,能不能體諒一下單身狗的心情?要不是看在你是我哥的份兒上,我抬腳就把你倆的狗盆踹翻."

宋喜被兄妹二人說的臉似火燒,關鍵這還是在喬家,她想躲都沒地方躲,觸底反彈,她干脆爽朗的說道:"看見沒,你哥就是成功的范例,你趕緊追上我師兄,同樣的待遇,你值得擁有."

提到凌岳,喬艾雯莫名的興奮,動不了手,她在床上撲騰腿.

中午飯全家人一起吃的,喬艾雯早上還死活不吃東西,跟任麗娜吵了一架,這會兒跟變了個人似的,看見什麼都香,吃了一碗還添了半碗,席間一直在跟宋喜講話.

任麗娜看得出來,喬艾雯很中意宋喜,不然以她的怪脾氣,才不會這麼熱絡的陪著一個人.

飯後,喬治笙有事兒要走,宋喜被喬艾雯留下共商大計,他臨走前對宋喜道:"有事兒打電話,我晚上過來接你."

宋喜應聲,還有其他人在,喬治笙道:"你出來一下."

宋喜跟著他一起往門口走,還以為他有什麼事兒要說,結果他走到玄關,轉過身,把她拉到身前,俯身要吻她.

宋喜第一反應就是捂住嘴往後看,身後沒人過來,喬治笙拉開她的手,到底還是在她嘴角親了一下,很輕的一下,猶如蜻蜓點水,宋喜還沒嘗夠,他已經出聲說:"我走了."

宋喜站在原地,如目送丈夫上班的小媳婦一般,輕聲說:"路上小心點兒."

"嗯,去陪小雯吧."

喬治笙開門出去,宋喜折回喬艾雯房間,某人正趴在床上翻看各種觀賞魚的圖片,聞聲頭也不回的說:"你還沒進來,我就聞到一股戀愛的酸臭味兒."

宋喜心底雀躍,面上卻鎮定自若的回道:"有嗎?這才哪兒到哪兒."

喬艾雯一轉頭,瞥眼說:"虛偽,明明嘴角都咧到耳根子了."

宋喜挑眉:"有嗎?"

喬艾雯道:"臉上沒有,心里有,沒人跟我哥談戀愛還能保持鎮定的."

宋喜馬上反問:"他談過很多戀愛嗎?"

喬艾雯立馬一臉警惕:"我常年在國外,什麼都不知道,我還是個寶寶,你別問我."

宋喜坐在沙發上,隨意的翹著腿問:"我們不是一個戰壕里的戰友了?"

喬艾雯說:"我跟我哥還是一個娘胎里出來的戰友呢,你別逼我見色忘義,我這人立場很堅定的,老公千千萬,親哥只有一個!"

宋喜美眸微挑:"什麼,老公千千萬?那你不差凌岳這一個了?"

喬艾雯眉頭一蹙,糾結著道:"我說我老公外號叫千萬萬,凌醫生小名."

宋喜插著手臂道:"嘴巴還挺嚴的."

喬艾雯得意:"那是,我還准備凌醫生死活不從我的時候,找我哥出手威逼利誘呢,怎麼能現在就把他給賣了?"

宋喜無語幾秒鍾,最後點頭道:"好,有其哥必有其妹,我現在算是知道血緣的強大了."

喬艾雯說:"你過來看看,我想送凌岳這個魚,你說他會喜歡嗎?"

宋喜走近一瞧,出聲回道:"這不地圖魚嘛,能長到三四十公分,兩斤多重,你給他買了多大的魚缸?"

喬艾雯比劃了一下,忍俊不禁:"像不像個鍋?好不容易長到兩斤,直接燉了."

宋喜樂不可支,來自靈魂深處的疑問:"你能浪漫點兒嗎?送防彈玻璃的魚缸,就為了讓他燉地圖魚用?"

喬艾雯撇了嘴角,沾沾自喜的說:"是不是覺得我很特別?有沒有愛上我?"

宋喜趕緊搖搖頭:"不敢不敢."

喬艾雯問:"那你愛我哥嗎?"

宋喜面對突如其來的提問,只稍微不好意思了一下,隨即點點頭:"我覺得他超酷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