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6章 我愛她,跟她爸是誰沒關系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跟喬治笙一起回到喬家老宅,她手里拎著陳記的蘿蔔糕,剛一進門,家里保姆跟他們打招呼,客廳沙發處的任麗娜本要起身去迎,聽到宋喜也來了,眼底難免露出一絲不快,干脆坐在原位沒動.

不多時,喬治笙跟宋喜換完鞋從玄關處走進來,宋喜主動開口:"阿姨."

喬治笙道:"宋喜給你買了陳記的蘿蔔糕."

任麗娜面上沒有明顯的高興或者不高興,只如常道:"謝謝,放這兒吧."

宋喜將蘿蔔糕放在茶幾上,喬治笙對她說:"你先進去看小雯."

宋喜應聲,然後跟任麗娜打招呼:"阿姨,那我先進去了."

任麗娜微微點頭,宋喜轉身離開,喬治笙脫了外套坐在沙發上,保姆過來給他倒了一杯熱茶,待到客廳中只剩兩人的時候,任麗娜出聲問:"你怎麼帶她回來了?"

喬治笙面色如常,開口回道:"小雯生病,她擔心過來看看."

任麗娜眉頭微不可見的輕輕蹙起,低聲道:"她們兩個才認識多久,怕不是故意做給你看的."

喬治笙眼皮都沒挑一下,徑自道:"跟你說個事兒."

任麗娜看向他:"什麼事兒?"

喬治笙說:"我在追宋喜."

話音落下,任麗娜臉上的表情可想而知,與其說是錯愕,不如說是不可置信.

愣了長達五秒,任麗娜一眨不眨的問:"你認真的?"

喬治笙說:"以前證是真的,感情是假的,現在全是真的,你以後對她好點兒."

任麗娜還維持著驚詫的神情,頓了一下,出聲問:"那盛淺予怎麼辦?你這幾年一直沒找,不是在等她嗎?"

喬治笙沒看任麗娜,視線略有所垂,但聲音卻沒有波瀾,一貫低沉的回道:"我們當初就分手了,等她是我單方面的行為,我也沒做什麼對不起她的事兒,等不到,大家緣分不夠吧."

喬治笙是信人不信命的,如今說了緣分不夠四個字,是真的努力過,但如今也真的放下了.

任麗娜半晌沒出聲,喬治笙看向她,主動道:"你不也希望我找個女朋友回來嗎?現在我帶回來了,你還不高興."

任麗娜忍不住眉頭蹙起,壓低聲音回道:"我是巴不得你趕緊帶個女孩子回家,但你,你怎麼偏偏喜歡上宋喜了?"

喬治笙說:"她有什麼不好?"

任麗娜道:"她什麼都好,可她爸是宋元青,他當初怎麼要挾你的,你這麼快就忘了?"

喬治笙面不改色的回道:"現在我喜歡宋喜,愛屋及烏,要沒有她爸當初的要挾,還沒有我倆的現在."

任麗娜滿眼恨鐵不成鋼的表情,再次開口道:"你是真心實意喜歡她,她是真心實意喜歡你嗎?"

喬治笙回答的很肯定:"是."

他又不是傻子,再說誰能在他眼皮子底下撒謊還不露的?

任麗娜說:"你什麼都好,就是談戀愛方面一根筋,喜歡上誰恨不能掏心掏肺,不是我說,宋喜可不是個普通女孩兒,你也別用看普通人的心思去看她,現在她爸確定要坐這麼多年的牢,她一個人在外面無依無靠,你確定她是喜歡你的人,還是喜歡你這個人背後的勢力?"

喬治笙神色坦然:"有什麼區別嗎?無論她喜歡我什麼,都還是我的."

任麗娜瞧他油鹽不進,不曉得他是真這麼想,還是故意說這話氣她,沉吟片刻,她出聲問:"盛淺予那邊呢,她還喜歡你嗎?她知不知道你跟宋喜的事兒?"

喬治笙只有在提到盛淺予的時候,神情才略顯深沉,薄唇開啟,他說:"她知道我跟宋喜結婚了,最近她出了車禍,身體不好,等她好點兒,我會跟她說清楚."

他回答的避重就輕,可任麗娜還是聽明白了,盛淺予還喜歡著他.

眼底的神情更為糾結,任麗娜低聲道:"當初盛家要在官場上有所安排,生怕咱家的背景影響到他們,硬是讓你們兩個分開,我心里特別不痛快,你差什麼?找誰不是找?但淺予那孩子跟你在一起的幾年,確實方方面面都做到了,人也很懂事兒,我嘴上說著讓你找,其實心里也在想,如果你倆還能走得到一起…"

"尤其盛崢嶸已經升任夜城市長,咱家的生意現在也沒留什麼尾巴,前陣子我問過元寶,盛崢嶸找過你沒有,元寶說他上任之後找過你三次,你才見了他一次,你是真不考慮盛淺予了?"

若是任麗娜不提從前,喬治笙是不會提的,抬眼看向任麗娜,喬治笙俊美面孔上不辨喜怒,口吻也是不冷不熱:"我喜歡誰,跟她爸是什麼官兒沒關系,我當初跟盛淺予在一起,也不知道她姥爺是方耀宗,同樣我現在喜歡宋喜,更不在乎她爸曾經是副市,現在是階下囚,我挑的是老婆,不是合作伙伴."

任麗娜知道喬治笙心高氣傲,感情是感情,絕對不會摻雜任何利益,她擔心的是……

"盛家前幾年就是為了給盛崢嶸鋪路,現在盛崢嶸已經上位,說明他們的位置都已經很穩固,如果盛淺予還喜歡你,你又非要跟宋喜在一起,豈不是得罪人?"

喬治笙說:"因為喜歡才在一起,不喜歡了,自然要分開,我沒想著去給盛家當上門的女婿,你也就我這一個兒子,想我去倒插門?"

他跟喬艾雯骨子里面都一樣,心情不好的時候嘴巴毒的要死,哪怕是最親近的人,也是要以毒攻毒.

當媽的哪有讓兒子去倒插門的道理,任麗娜更不允許,她只是就事論事,喬治笙一句話懟的她心口疼.

若是喬艾雯,她還能肆無忌憚的吵兩句,可身邊的人是喬治笙,他從小到大沒用她管過,一直都是喬頂祥帶著,心思何止比同齡人成熟,簡直比她這個當媽的都要成熟.

可再成熟,畢竟有軟肋,喬治笙的軟肋就是重情,他要是愛上誰,那就是一心一意,除非他自己放棄,比如盛淺予,饒是身邊人再怎麼說,他一句不愛了,那就是徹底沒戲了.
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