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5章 笙式情話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覺的這種感覺很奇妙,她跟沈兆易是曾經的戀人,他們都視對方如命,事實證明分開之後,宋喜確實差點兒丟了半條命,而沈兆易更是豁出命去,一半為家人,一半為她.

所以事到如今,宋喜沒什麼好後悔的,他們都在那個年紀毫無保留,也都做到了當初承諾的,至于白頭偕老,這是命中注定,非人力可改.

在樓上待了十幾分鍾,兩人聊了會兒天,宋喜說:"以後有任何需要我的地方,給我打電話."

沈兆易點頭:"你也是."

宋喜起身說:"你這邊有人安排,我就不擔心了,那你休息會兒,我先走了."

沈兆易微笑:"路上小心."

眼看著宋喜轉身,最終消失在視線里,沈兆易臉上的笑容漸漸淡去,取而代之的是浮上眼眶的紅,很多事很多話,注定只能爛在心里,他拿命去換的'重生’,注定是趕不上這輩子與她攜手到老.

命這個東西,從前他不信,如今折騰了這麼久,終歸還是要向命運低頭,不是他的,他留不住.

宋喜下了樓,在熟悉的位置看到喬治笙的車停在那里,他的車都是從外面看不到里面,宋喜走至副駕,拉開車門,剛要往里坐,只見副駕座位處戳著偌大的一束紅玫瑰,就快觸到車頂,幾乎擋住了另一側的某人.

宋喜站在原地,長達五秒鍾沒動,喬治笙只好出聲道:"看什麼呢?趕緊上來,冷."

他坐在車里只穿著一件黑色毛衣,宋喜雙臂抱起半人高的玫瑰花,把花放到後座,想直接在後面坐下.

駕駛席的喬治笙扭頭道:"坐前面來."

宋喜說:"我想坐後面,這麼大束花."

喬治笙意味深長的道:"我送的."

宋喜道:"就是你送的我才喜歡呢."

喬治笙道:"趕緊過來."

宋喜臨關後車門之前,鼻子湊近玫瑰花,深吸一口氣,然後繞到前面.

待她上車,喬治笙說:"是花重要,還是送花的人重要?"

宋喜系上安全帶,側頭看向他,勾起唇角說:"沒想到你還有這麼浪漫的一面."

喬治笙目視前方,面不改色,淡淡道:"這就浪漫了?"

瞧他那副傲嬌的樣子,宋喜挑眉道:"怎麼著,小試牛刀?"

喬治笙說:"不是天經地義的嗎?"

宋喜眼底笑意更濃:"不錯,孺子可教."

喬治笙還是左手開車,右手一伸,握住宋喜的手.

路上,宋喜道:"去你家里,給你媽媽帶些禮品吧."

喬治笙道:"不用,去陳記買點兒蘿蔔糕,她就喜歡吃這個."

宋喜說:"你要追我,你媽媽還不知道吧?你怎麼跟她解釋?"

喬治笙面不改色:"解釋什麼?我追自己老婆,還需要什麼理由?"

老婆二字一出,宋喜當即從頭皮麻到了指尖兒,從昨天到現在,她無數次暗歎喬治笙太過直白,什麼撩妹的套路都比不過他的單刀直入,像是一柄利刃,直戳人心.

心底翻江倒海,宋喜面上一貫淡定,出聲回道:"話不是這麼說,她不喜歡我,也從來沒當我是兒媳婦,上次還給你介紹其他相親對象,她要是知道你喜歡我,還不得以為是我故意勾引你?"

喬治笙磕都沒卡,接的很快:"你是故意勾引我."

宋喜側頭望去,美眸一瞪:"我什麼時候勾引你了?"

喬治笙握著她的手,薄唇開啟,聲音低沉:"時時刻刻."

宋喜覺的跟喬治笙吵架,越來越像是重拳打在棉花上,臉色微紅,她努力繃著臉,維持著氣勢道:"少來,我不吃這套."

喬治笙問:"那你吃哪套?"

宋喜道:"說兩句漂亮話聽聽."

喬治笙說:"你從小到大聽慣了別人誇你漂亮,聰明,天才,我說這些你都麻木了."

宋喜微揚著下巴回道:"所以我才不喜歡他們,你換兩句新鮮的."

喬治笙拉著她的手,沉默半晌,開口道:"想睡你算不算漂亮話?"

此話一出,宋喜瞠目結舌,本能的抽回手,側頭瞪著他,幾秒後,她側身趴在車窗邊,把臉捂得嚴嚴的,興奮的偷笑.

喬治笙等了一會兒,聲音平靜的問:"怎麼了?"

宋喜不抬頭,聲音從下面悶悶的傳來:"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!"

喬治笙面容依舊冷俊,眼底卻帶著促狹,薄唇開啟,不以為意的說:"我以為送花給喜歡的人是天經地義的,你說這是浪漫,我以為說實話是浪漫,你又受不了……要是不喜歡,我以後不說了."

他話音落下幾秒,宋喜抬起頭,撥弄一下頭發,重新坐正.

喬治笙側頭看了她一眼,壓著笑意道:"臉這麼紅,又熱了?"

宋喜微張著唇瓣,深呼吸,做了個吐納的動作,心平氣和的回道:"說我想跟你一起起床,這是徐志摩,說我想跟你睡覺,這是臭流氓,不是不能說,望你下次表達愛意的時候,注意下修飾."

喬治笙不動聲色的道:"文人還是流氓,只要是男人,心里想的都是一個事兒,你都說我不是什麼好人,我還跟你裝什麼斯文?"

宋喜不會告訴喬治笙,她心底愛死了他這份臭流氓,但她不能讓他看出來,所以表面鎮定自若的說:"你是壞人,我還是良家美女子呢,你別把我嚇壞了."

喬治笙終是忍不住唇角輕勾,不無調侃的說:"你哪兒像是嚇壞了?倒像是樂壞了."

他一針見血的戳穿她,宋喜惱羞成怒,側頭瞪他,結果看到他俊美側臉上的淺淺笑容,頓時被迷的一點兒怒氣都沒有.

憤憤的別過頭,宋喜不是氣喬治笙,而是氣自己.這些年她也算是閱人無數,又不是沒有帥哥追過她,可她從來沒像現在這樣,動不動就小鹿亂撞,動不動就心猿意馬,說是他追她,其實是她一直處于下風.

不行,怎麼能一開始就被人牽著鼻子走?這樣不行.

心底默念清心訣,宋喜決定重新拿回主導權.

"想什麼呢?"喬治笙問.

"你."

"想我什麼?"

宋喜聲音軟糯,近乎慵懶的小聲回道:"不告訴你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