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4章 懂她的人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回到廚房的時候,喬治笙已經在盛粥了,一人一碗粥,沒有多余的配菜,但卻看起來格外的讓人感動.

喬治笙說:"我待會兒去看小雯,你想不想去?不想去就在家休息,晚上我回來接你."

宋喜不答反問:"你有多久的空余時間?"

喬治笙看了她一眼:"什麼事兒?"

宋喜坦然回道:"沈兆易今天出院,我想去送送他,你要是不著急的話,待會兒先送我去醫院吧,我坐不了多久,頂多二十分鍾,等我下來跟你一起去看小雯."

喬治笙面不改色的落座,出聲說:"決定了?"

"嗯."

"那我說什麼也沒用."他聲音聽不出喜怒.

宋喜道:"你要是不想去,我就自己開車過去,你先去看小雯."

喬治笙說:"威脅我?"

宋喜腦袋微微一歪,故意可愛的口吻道:"吃醋了?"

喬治笙不看她,也沒出聲,宋喜繼續說:"我明天早上給你煮粥好不好?"

她要是想故意哄誰,就不可能哄不好,喬治笙原還想繃著臉,奈何眼底的妥協和寵溺已經出賣了他.

看了眼宋喜,他開口道:"送就送,別再哭哭啼啼的下來."

宋喜一臉鎮定:"我盡量."

說罷,不待喬治笙回答,她盛了一勺粥放進嘴里,美眸微挑,她朝著他道:"好好吃."

喬治笙也嘗了一口,味道還行.

宋喜說:"為什麼你第一次做就這麼好吃?"

喬治笙說:"聰明."

宋喜眼睛亮亮的道:"不是天才嗎?"

喬治笙知道她在故意哄他,明知道是套路,可他心底還是控制不住的高興,這種感覺類似色令智昏,心甘情願的上套.

吃完飯,宋喜上樓換了身衣服,下樓的時候喬治笙已經在客廳等她,兩人一同出門,去醫院的路上,喬治笙出聲道:"送別可以,肢體接觸就算了,像是擁抱什麼的,都省了吧."

宋喜原本沒想這些,聞言,她故意道:"你不提醒我還真忘了."

喬治笙沉默片刻,出聲道:"直接去我家."

宋喜撇了下唇角,坐在副駕念叨:"貓頭笙還挺小氣的."

喬治笙說:"這還是我大氣的時候."

宋喜佯裝好奇的問:"那你小氣的時候什麼樣?"

喬治笙目不斜視,開口回道:"你親我一下,我告訴你."

宋喜心頭又被撞擊,'切’了一聲別開視線,她緩了兩秒,出聲說:"我知道我很美,那也請你平時克制點兒."

喬治笙問:"限量嗎?"

"什麼限量?"

喬治笙說:"早上親了一下,現在就不給親了?"

宋喜猛然想到廚房的那個吻,那豈止是親了一下,她嘴唇都有些腫.

沉默片刻,宋喜微紅著臉道:"開你的車,以前不見你話這麼多."

喬治笙大大方方的回道:"以前不喜歡你,懶得跟你講話."

宋喜輕哼一聲:"現在我還不想跟你講呢."

喬治笙什麼都沒說,左手握著方向盤,右手伸過去,宋喜余光瞥見,明知故問:"干嘛?"

喬治笙道:"不想講話,手給我拉會兒."

他心思特別深,從前說話也是拐彎抹角,但凡沒點兒腦子的都聽不懂,但誰又能想到他喜歡一個人的時候,會直白的讓人臉紅心跳?

宋喜慣會對付那些套路,可喬治笙不跟她走套路,她反而難以抗拒.

不給顯得矯情,明明自己心里也是想的,所以宋喜干脆大大方方的把手給他,喬治笙沒有握著她,而是選擇了十指相扣,刹那間,宋喜又有觸電的感覺.

這一路兩人都沒怎麼講話,可心是連在一起的,在去醫院之前,宋喜要去趟花店,喬治笙說:"也對,情分沒了,禮數還是要有."

宋喜聽出他酸溜溜的口吻,開口回道:"如果他以後有事兒需要我,我還是會幫的."

她沒有說朋友二字,因為很清楚沈兆易沒辦法把她當朋友,只是這份感情擺在這里,他們永遠不可能當陌生人.

喬治笙面不改色,出聲接道:"他有什麼事兒,讓他直接來找我,你能幫的忙,我就能幫."

宋喜聽出喬治笙沒有惡意,頂多也就是醋意,所以大方回道:"好,如果有需要,我會跟你說."

她去花店買了一束馬蹄蓮並康乃馨,喬治笙想起昨天的向日葵,兩者比起來,後者更不像是探望病人,倒像是某人的喜好,也許是沈兆易喜歡的,不過今天宋喜就換了探望病人該有的花,看來她也不想叫沈兆易再誤會什麼.

他是心思細敏的人,僅僅從一束花上就能看出端倪,也幸好宋喜是那種不拖泥帶水的性格,不然沈兆易一定會成為他的眼中釘.

開車到協和樓下,宋喜解開安全帶,出聲道:"我快去快回."

喬治笙說:"我給你十五分鍾."

宋喜看了他一眼:"謝謝."

正是中午飯的時候,心外樓上人不多,只有中心台那里留有兩名護士,看到宋喜經過,出聲打招呼:"宋醫生."

宋喜點頭:"01號房的病人還沒走吧?"

護士道:"還沒,但他已經在辦出院手續了,說是今天走."

宋喜說:"好,我先去看看."

宋喜來到01號病房門口,敲了門,門內沒傳來聲音,倒是很快有人開了門,是一個穿著制服的陌生男人.

宋喜朝他微笑著點了下頭,男人打開門讓她進去.

房間中還有不少人,看樣子全是警隊的,沈兆易躺在床上,床頭櫃被收拾的很乾淨,看樣子是准備隨時要走.

宋喜進門吸引了所有人的視線,當然也有沈兆易的,兩人目光相對,沈兆易先開口:"你怎麼來了,不是在休假嗎?"

宋喜微笑著道:"聽說你要出院,過來送送你."

沈兆易道:"坐."

馬上有人給宋喜拿椅子,宋喜道謝,把花放在一旁,對沈兆易道:"你的傷口最少要臥床靜養三周以上,三周後沒問題可以拆線,拆完線也不能馬上工作,能休息盡量休息,哪里不舒服,及時跟醫生聯系."

沈兆易耐心聽著,等她說完,點頭回道:"嗯,你不用擔心,我會照顧好自己."

宋喜跟沈兆易聊天,屋里面的其他人不知不覺都避開了,只剩兩個人的時候,宋喜低聲道:"難的時候都過去了,以後前面都是康莊大道,我祝你事業順利,生活幸福."

她說的很委婉,是拒絕,也是真心實意希望他日後什麼都好,沈兆易聽得懂,他微笑著回道:"你也是,事業上我就不說什麼了,希望你找個寵你愛你的人,要是他欺負你……你也不會告訴我,但我要是知道,我一定會幫你出氣."

一起兩年多,沈兆易深知宋喜的脾氣,正因如此,他才知道他們是真的錯過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