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3章 他先忍不住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被喬治笙攏在懷里,他的一只手還握著她的手,宋喜背對他露出緊張模樣,好在她突然腦袋靈光,扭頭道:"我差點兒忘了."

喬治笙睨著她挺翹的鼻尖和豐潤的唇瓣,低聲問:"忘了什麼?"

宋喜說:"你給家里打個電話,看小雯在不在家."

喬治笙聞言,出聲說:"找她什麼事兒?"

宋喜道:"不是我找她,我師兄說他給小雯打電話,小雯關機了,從昨晚到現在也沒接電話,不知道有沒有安全到家."

她本該一進廚房就問的,結果不知怎麼現在才想起來.

喬治笙不急不緩,吩咐宋喜把咸蛋剝了,把蛋黃拿出來,他轉身拿起桌上手機,打了個電話出去.

電話接通,喬治笙問:"媽,小雯在家嗎?"

任麗娜說:"在家,昨天半夜三更跑出去撒野,我給打電話才叫回來,這不折騰的感冒發燒,我剛叫醫生過來給她打上針.你有事兒找她嗎?我把電話拿過去."

喬治笙道:"不用了,我一會兒回去看她."

任麗娜道:"你回來替我好好說說她,成天往醫院跑,人家要是對她有意思,還至于她這麼上趕著?"

喬治笙聽了半天嘮叨,淡淡道:"嗯,我先掛了."

他放下手機,宋喜轉頭問:"小雯怎麼了?"

喬治笙說:"感冒發燒."

宋喜眼底帶著幾分擔心:"怎麼搞的?昨天還還好的."

喬治笙走到鍋邊,一邊用勺子攪著鍋里的粥,一邊面色不辨喜怒的回道:"那就要問你師兄了."

宋喜想到凌岳的態度,一時間沒接話,喬治笙道:"把蛋黃按碎放進來,再煮五分鍾就可以吃."

宋喜怕喬治笙遷怒凌岳,也趕緊岔開話題,打趣道:"挺有兩把刷子嘛."

喬治笙不置可否,但臉上的表情分明就是得意.

正巧這時喬治笙手機響起,他接通,手機中傳來元寶的聲音:"粥煮好了嗎?"

喬治笙'嗯’了一聲,元寶道:"宋喜不是挺喜歡吃火鍋的嘛,我晚上定了天地一家."

喬治笙說:"你看著辦吧."

元寶笑說:"好好哄著,祝你成功."

喬治笙直接掛了.

宋喜就站在不遠處,元寶說的這幾句話她也都聽見了,扭頭瞥向喬治笙,她挑眉道:"你根本就不會煮粥,是元寶告訴你的."

喬治笙面色淡淡,回視她一眼:"別人一說我就會,你行嗎?"

宋喜當即回道:"怎麼不行?這麼簡單我也會做."

喬治笙說:"好,以後每天早上你煮粥給我."

宋喜結巴了一下,還沒等反駁,喬治笙又問:"不願意?"

宋喜美眸一轉,別開視線,聲音不大不小的回道:"那要看你怎麼對我了."

喬治笙站在宋喜兩步遠的地方,她能感覺他在看她,果然,黑影逐漸靠近,喬治笙從後面摟住她的腰,然後垂下頭,要吻宋喜的臉,宋喜頭一歪,佯裝鎮定的說:"干嘛?想占便宜?"

喬治笙薄唇開啟,低聲回道:"互相占個便宜."

宋喜心跳如鼓,智商快被沖動淹沒,她努力維持理智,歪著頭道:"我記得之前某人說過,怕我先忍不住怎麼樣,你現在是不是在給我台階下?"

喬治笙抱著她,仍舊維持著頭顱半垂的姿勢不變,兩張臉之間只隔著不到一只手的距離,他瞳孔漆黑幽深,映著宋喜那張明媚驚豔的臉,唇瓣一張一合,聲音很低:"是我忍不住了,這回你給我個台階下."

他平時說話聲音就低沉,此時刻意降低音調,聲音低沉中又帶著顆粒般的沙啞,宋喜腦袋嗡的一聲,身體像是別人的,她根本操控不了,一動不動,她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喬治笙不斷湊近.

剛開始宋喜睜著眼睛,喬治笙也睜著眼,她就想看看他臉上的表情,可當他唇瓣觸碰到她的,明確的說,他剛一靠近就張口咬住她的唇,舌尖往她口中探,瞬間,宋喜閉上眼睛,是害羞,不敢看他.

她扭著頭,因為他的強勢所以本能往後躲,喬治笙抬起一只手,捧著她的側臉,將角度調整的更好.

本以為只是蜻蜓點水的吻,結果喬治笙要的是纏綿悱惻,宋喜閉著眼睛,整個人都是飄的,渾身的感官仿佛都聚在兩人相碰的唇瓣處,他強勢中帶著獨屬于自己的溫柔,不會弄疼她,卻又清楚的傳達著他的渴望,像是要把她壓扁,吞入腹中.

宋喜沒有迎合,但也沒有故意裝矜持,努力讓自己放輕松,他想怎樣就怎樣,她權當享受……但這享受的過程也太長了,不是宋喜覺著不舒服,而是她明顯感覺到,若是再這樣繼續放縱下去,怕不是一個吻就能結束的.

所以她率先懸崖勒馬,睜開眼,別過頭.

喬治笙額頭抵在她左側頭頂,宋喜臉頰通紅,微張的唇瓣上還帶著被滋潤過後的飽滿與晶瑩.

兩人誰都沒有馬上說話,廚房中一片靜謐.

五秒過後,又是宋喜忍不住,主動開口說:"你把蛋黃放進去吧,我出去給我師兄打個電話."

說完,她扭身往外走,背對喬治笙的一刻,宋喜五官蹙在一起,沒臉活了.

來到客廳陽台,宋喜撥通了凌岳的電話,凌岳還沒進手術室,接的很快.

宋喜道:"師兄,你別擔心了,小雯在家,就是感冒發燒."

凌岳聞言,頓了兩秒,隨即道:"家里有藥嗎?"

宋喜說:"不知道,我也沒跟她直接通上話,要不你給她打電話問問?"

凌岳說:"估計她還是關機."

宋喜說:"現在知道擔心了吧?平時總冷著一張臉,我要是她,我也不接你電話."

凌岳說:"你要是沒事兒就去看看她,發燒不能拖,如果是高燒,讓她趕緊去醫院."

宋喜一撇嘴:"你倒會指使人,明明是你惹的,你怎麼不去看?"

凌岳聲音很平的回道:"我馬上進手術室了,有什麼事兒兩小時後再聯系."

宋喜輕歎一口氣,調侃道:"去吧去吧,跟你的手術室談戀愛."

凌岳波瀾不驚的說:"我早上去看沈兆易,他想出院,說警局那邊會派專門的醫生接管,我不太建議他現在的身體狀況出院,但他已經托人在辦出院手續了."

宋喜聞言,一時間無話可說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