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2章 你求我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掛了凌岳這邊的電話,宋喜馬上想到喬治笙,她終于有了主動去找他的理由,坐起來清清嗓子,她給喬治笙打了個電話.

喬治笙接通,宋喜問:"你還在家嗎?"

喬治笙說:"一樓,下來吧."

宋喜掛斷電話,馬上跑進浴室,對著鏡子再次看了看自己的臉,其實她早起已經看過了,雙眼消了腫,顏值恢複如初,可饒是如此,她還是遲疑著要不要化點兒妝,或者點綴些什麼.

幾分鍾後,宋喜下樓,發財在客廳咬玩具,看到她,顛兒顛兒的跑來,它現在差不多六個月大,站起來可以夠到宋喜胸前,宋喜從前是有些怕大狗的,可發財養久了,一天天看著它長大,倒也不覺著嚇人了.

客廳沒見著喬治笙,宋喜找了幾個地方,最後狐疑著來到廚房,才走到廚房門口,就看到一抹頎長高大的身影,背對著她,站在櫥櫃下面,貌似…在煮東西?

不可思議,宋喜邁步往里走,試探性的問:"你在干嘛?"

喬治笙轉過身,看了她一眼,緊接著站在砧板前面,修長的手指握著一把德國尖刀,垂下視線切火腿,嘴上回著:"你說在廚房還能干什麼?"

宋喜越走越近,站在他一米附近,驚訝的望著砧板上整齊利落的火腿丁,眼底仍舊帶著驚詫:"你竟然會做飯?"

喬治笙回道:"你生日的時候,是誰煮面給你?"

宋喜頓了頓,略顯迷茫:"好像是我自己煮的吧?"

喬治笙沒抬頭,徑自岔開話題:"刷牙了嗎?"

"嗯."

他抬手拿著一顆火腿丁,送到她唇邊,宋喜心跳開始紊亂,可面上還是維持著鎮定,嘴巴張開一點,他的手指碰到她的唇瓣,宋喜暗道要死了.

看著她吃下火腿丁,喬治笙問:"怎麼樣?"

宋喜回道:"老味道,你加工過了嗎?"

喬治笙說:"我切的."

宋喜還停留在他手指觸碰她唇瓣的畫面,心猿意馬,很輕的'切’了一聲:"我還以為什麼呢."

喬治笙將切好的火腿丁放進碗里,然後轉身打開白色的琺琅鍋蓋,宋喜湊上前,里面煮的是白粥,喬治笙把火腿丁放進去,又出聲吩咐:"拿幾個咸蛋過來."

宋喜一邊往冰箱處走,一邊問:"你要咸蛋干什麼?"

喬治笙說:"煮粥."

宋喜忍不住調侃:"會的還挺多,你這一年真是深藏不露,憋得不難受嗎?"

喬治笙回道:"我是對你的廚藝忍無可忍."

宋喜打開冰箱,故意挑釁:"嫌棄我?"

喬治笙聲音平靜:"只是覺得做飯這麼簡單的事兒,你智商這麼高,為什麼就學不會?"

宋喜拿了一盒咸蛋往回走,嘴里說著:"我的心思都用在工作上面,人的精力有限,難免有短板."

喬治笙道:"精力有限跟想不想做不沖突,我就想著幫你煮粥,你呢?"

他突然看向她,廚房采光很好,陽光從他身後的巨大玻璃窗照進來,他一身黑色,卻渾身蒙了金邊,一張臉也別提多好看.

宋喜心下一慌 ,又有種想要臨陣脫逃的沖動,不過沖動歸沖動,她還是悄無聲息的按捺住,並且氣場不輸人的回道:"今晚回來吃飯嗎?為了表達你幫我准備早餐的感謝,我特地為你准備晚餐."

喬治笙說:"晚上出去吃,約了他們."

宋喜問:"他們都有誰?"

喬治笙道:"你能想到的所有人."

宋喜美眸微挑:"…他們都知道了?"

喬治笙說:"常景樂知道,就等于所有人都知道."

宋喜頓了兩秒,略微歎氣說:"感覺一個常景樂,一個嘉敏,就能把我搞到頭疼."

喬治笙看著她,聲音不大,卻充斥著挑逗:"求我啊,你求我,我幫你攔著."

宋喜眼皮一掀,對上喬治笙的視線,他長了一雙特別致命的眼睛,冷的時候嚇死人,溫柔的時候溺死人.

被這樣的一雙眼睛盯住,誰能抗拒的了?

宋喜扛不住緩緩垂下視線,可話一出口,卻是比他的聲音更勾人,低低的帶著幾分委屈:"怎麼求?"

喬治笙眸色一沉,薄唇輕啟:"隨便求."

宋喜軟聲道:"那你晚上罩著我."

喬治笙說:"好."

話音落下,他抬手拉著她的手臂,把她拽到自己面前,宋喜始終貓咪似的老老實實,他睨著她,低聲問:"眼睛都好了?"

"嗯."

"昨晚有沒有想我?"

"我睡著了."宋喜道.

喬治笙又問:"有沒有夢見我?"

宋喜抬起頭,一雙眼睛帶著促狹:"想聽真話還是假話?"

喬治笙道:"說來我聽聽."

宋喜道:"真話就是沒夢到,假話是夢到了."

喬治笙面不改色,只看著她道:"想不想聽我的?"

宋喜學著他的口吻:"說來聽聽."

喬治笙說:"我一晚沒睡."

宋喜美眸微挑:"你又失眠了?"

喬治笙直直的看著她:"一直在想你."

他有失眠的病底兒,宋喜擔心他的睡眠問題,沒想到他在這兒等著她,瞬間血氣上湧,她當場紅了臉.

喬治笙卻面色如常,聲音低沉的道:"你一天最少有八個小時在睡覺,我最多只有四個小時,我每天想你都比你想我要多,這麼算下來,不公平."

宋喜內心已經瘋鹿亂撞,臉也是越來越紅,頂著壓力抬頭看他,小聲問:"那要怎麼才公平?"

喬治笙唇瓣開啟:"自己想."

宋喜怕不是鬼使神差,就是被他的美色所惑,竟然自投羅網,主動問道:"要不我親你一下?"

喬治笙站在原地,氣質似仙又似妖,反正就不在凡間,眼底浸著一抹柔光,他什麼都不說,只貼心的低下頭.

宋喜屏氣凝神,很快在他左側臉頰上親了一下,隨即轉身去看鍋里面煮的粥:"欸,你不是要放咸蛋嘛,現在放不放?"

喬治笙站在宋喜身後,左手很自然的摟著她的腰,右手遞給她一柄木勺,然後抓著她的手攪動著鍋里越來越濃稠的粥,出聲道:"以後勤快一點兒,別光說不做,我不想吃外面的東西,想吃你做的."

宋喜發誓,她的臉一定比鍋底溫度還高,是誰說喬治笙是喬和尚的,出來,她保證不打死他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