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1章 有媽的女兒是根草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見慣了她嬉嬉笑笑的模樣,突然臉上沒什麼表情,凌岳心底也打鼓.

喬艾雯掛斷電話,手機放進包里,順勢掏出錢包,叫店員過來結賬.

凌岳也掏出錢包,店員走過來,微笑著道:"您好,一共是六百五十二塊."

凌岳遞過卡,店員剛要接,喬艾雯面無表情的說道:"我自己付錢,他不是我男朋友."

此話一出,不僅店員愣住,凌岳臉上的表情也可想而知.

懶得刷卡,喬艾雯直接放了七百塊在桌上,淡笑著道:"謝謝,不用找了."

店員頓了兩秒,努力不去看一旁的凌岳,一邊拿起桌上的錢,一邊微笑:"謝謝."

"不客氣,冰淇淋很好吃,有機會我帶男朋友過來吃."

喬艾雯對著店員笑,臨時想到什麼,她拿起沙發上的相機,遞還過去:"相機沒用,留著給愛拍照的情侶用吧."

說了兩句話,喬艾雯拿起包包和外套,邁步往外走,凌岳跟在她身後,待出了店門,又往前走了幾步,他才主動開口說:"你去哪兒?我送你."

喬艾雯邊走變回,聲音平靜:"不用了,你回去吧."

外面零下二十幾度,她外套拎在手里,身上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獺兔毛衣,領口還是淺淺的,修長的脖子都在外面露著.

凌岳看著刺眼,不知道她要往哪兒走,忍不住道:"你把外套穿上."

喬艾雯沒有照做,只略微扭頭看了他一眼:"跟著我干嘛?我要回家,你也回去吧."

凌岳說:"我送你回去."

說話間兩人已經拐到大廈一側,喬艾雯不知何時從包里拿出的車鑰匙,還離著幾米遠,她按了一下,街邊一輛白色的路虎攬勝車燈亮起,她面色很淡的說道:"你開車來的吧?那我不送你了,先走了."

說罷,不等凌岳回答,她快步走到車邊,包和外套扔進副駕,發動車子迅速駛離.

凌岳站在原地,有種自食其果的負罪感,暗道她怎麼說翻臉就翻臉,都說翻臉似翻書,她比翻書還快.

喬艾雯開車回家,打開門站在門口換鞋,客廳的燈亮著,等她走進去的時候,披著羊絨披肩坐在沙發上的任麗娜道:"大晚上的,你去哪兒了?"

喬艾雯憋了一肚子氣,拉著臉回道:"吃東西."

任麗娜顯然是不信的,輕蹙著眉頭道:"想吃什麼家里沒有,半宿半夜的,我要是不打電話,你是不是不回來了?"

喬艾雯如實回答:"你說話還沒達到聖旨的地步."

任麗娜眼睛一瞪,生氣,但又習以為常,她問:"你去找那個姓凌的醫生了?"

喬艾雯有點兒冷,八百年不喝熱水的人,正在倒熱水喝,不提凌岳還好,提了她就氣不打一處來.

蹙著眉頭,喬艾雯回道:"這麼多人,我就他一個能找的?"

任麗娜不知道她大半夜抽什麼瘋,母女二人日常互戳軟肋,蹙眉回道:"成天上趕著人家,以前上學都不見你按時按點起來,協和的醫生都沒你打卡打得勤."

喬艾雯憋著火,故意挑釁的回道:"是,我最近正打算去協和報名工作,當不成醫生當個護士也行,圖個樂呵."

任麗娜怒極反笑:"你可真有宏圖遠志,在美國待了二十幾年,解放天性了是吧?我告訴你,這兒是夜城,這里的男人都喜歡恪守本分規規矩矩的,就你這成天腳踩風火輪要為人鞍前馬後的樣兒,人家充其量跟你過個家家,談談戀愛."

說罷,不等喬艾雯回答,她又徑自補了一句:"關鍵你剃頭挑子一頭熱,主動了這麼久,人家那頭一點兒表示都沒有,你還不知道什麼意思嗎?我都替你愁得慌."

"你跟你哥真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,你學學你哥,咱家差什麼,何必倒貼著別人?"

喬艾雯剛在外面被凌岳紮心,回來又被任麗娜火上澆油,氣得腦仁兒疼,她怒極反笑:"你就喜歡我哥,我哥干什麼你都覺得他好,你看看我哥那脾氣,我勸你別等他結婚生子,也別等著抱孫子了,干脆給他建個廟,我再送他一木魚,找個良辰吉日,賜他法號戒色,他就能皈依我佛了."

任麗娜氣得從沙發上站起來,喬艾雯拿著裝熱水的杯子,一邊往房間走,一邊道:"趕明兒我搬出去住,省的你看我心煩."

聽到房門關上的聲音,任麗娜抬手扶著太陽穴,氣得更年期都快犯了,仔細這麼一想,她兩個孩子看似人中龍鳳,其實性格都怪得要死,女兒張揚外露,偏偏兒子老陳內向,如果能換一換該多好?那她現在保不齊已經女婿兒媳婦雙全了.

回到房間,喬艾雯賭氣喝了口水,她低估了水溫,頓時燙的直咧嘴,這下心情更加煩躁,不僅腦仁兒疼,眼睛也開始漲疼.

換下衣服准備洗澡,手機響起,拿起來一看,凌岳打來的,如果她沒記錯的話,這是兩人認識這麼久以來,他第一次主動打給她.

平時別說看到他打來的電話,就是她打他接,她都開心的不行,這會兒…喬艾雯直接把手機往床上一扔,轉身進了浴室.

身上有些發冷,一陣陣的哆嗦,喬艾雯以為洗個熱水澡就好了,結果洗完澡出來,身上沒見多軟,頭更疼了.

拿起床上的手機看了一眼,未接電話有三個,全是凌岳打來的,短信也有一條,她點開看了一眼,他問她到家了沒有.

之前她和顏悅色哄著他的時候,不見他回應,還出口傷人,這會兒又眼巴巴的來問這問那,她到沒到家跟他有毛關系?

翻了個白眼兒,喬艾雯關機,蒙頭睡覺.

她不知道,她這頭一關機,凌岳一整晚沒睡好,第二天天亮打給她,她還在關機中,他都是心情煩躁的去上班.

宋喜請了假沒去醫院,早上快九點接到凌岳的電話,她還以為醫院那邊有什麼急事兒,結果凌岳問她能不能聯系上喬艾雯.

宋喜問:"怎麼了?"

凌岳回道:"她昨晚自己開車回家,我給她打電話,她關機."

宋喜馬上道:"好,我幫你問問,一會兒打給你."

凌岳道:"她要是在家你不用告訴我."

宋喜問:"你不會惹她生氣了吧?"

凌岳停頓一秒,聲音如常的回道:"我沒空哄小孩子玩兒."

宋喜說:"你倆到底是誰哄誰啊?人家天天想盡辦法逗你開心,你高冷也就算了,千萬別嘴毒,女人都受不了嘴毒的,你小心毒的人家再也不搭理你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