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0章 說錯話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喬艾雯彎著眼睛,一眨不眨的看著凌岳,完全是迷妹的表情,出聲說:"嘖,你笑起來真好看."

凌岳眼底是一閃而逝的尷尬,馬上收起笑容,不冷不熱的回道:"一會兒東西上來趕緊吃,吃完我送你回去."

喬艾雯說:"吃完我還要去挑魚呢."

凌岳眉頭輕蹙:"幾點了?你不睡覺魚也要睡覺."

喬艾雯說:"我答應明天就給你送去的,人說話要算數."

凌岳說:"一天那麼長,你明天起來再去買."

他話音剛落,喬艾雯美眸一挑,出聲說:"那,你答應讓我去送魚了,這可不是我強塞給你的."

凌岳抿著好看的唇瓣,盯著她的臉,眼底帶著被套路後的微微慍怒.

喬艾雯不以為意,撐著半張臉,有些懶散的說:"那我就不著急明天早上給你送去,我要好好挑,挑兩只最漂亮的給你."

凌岳心想,她能挑到什麼漂亮魚,挑的也都是跟她一樣厚臉皮的.

店員端著一個裝冰淇淋的大杯子上來,所謂情侶款,其實就是特大號,目測要有三四斤,再加上餅干水果,偌大的一份,怕是韓春萌都得分幾頓才能吃光.

店員還准備了兩把勺子,並且面帶微笑,言不由衷的詢問:"兩位要拍照合影嗎?我們店里有拍立得."

"要."

"不需要."

喬艾雯跟凌岳同時出聲,但結果卻是截然相反的.

店員臉上的笑容有些僵,不由得左右看看,喬艾雯看向凌岳,蹙著眉頭,撒嬌道:"我們連一張合照都沒有,為什麼不拍?"

凌岳余光瞥見站在桌邊的店員,努力收回嘴毒的一面,他本想說又不是情侶,拍什麼拍?

但是話到嘴邊,他出聲說:"要拍你自己拍,我不拍."

很多男人都不大喜歡拍照,凌岳這反映也不過分,店員始終面帶微笑,喬艾雯側頭道:"能麻煩你們把相機借我一下嗎?他臉皮薄,我們自己拍."

店員點頭:"好,請稍等,我幫您拿來."

店員走後,凌岳低沉著聲音說:"有人在,剛才我給你留面子."後面的話他沒說,但已經很明顯.

喬艾雯拿起勺子盛了一些冰淇淋,沒有送到自己嘴里,反而胳膊伸向凌岳,像是沒聽到他剛剛說什麼,徑自道:"你嘗嘗."

凌岳一動不動,正要說話,店員走過來送相機,喬艾雯說:"謝謝,一會兒用完還給你們."

店員點頭再次離開,喬艾雯看著凌岳道:"你是先吃還是先拍?"

凌岳坐在沙發上,俊美的面孔像是上了一層霜,話都懶得說.

喬艾雯手腕一轉,勺子里的冰淇淋送到自己嘴里,邊吃邊說:"一點兒浪漫細胞都沒有."

話罷,不待凌岳接茬,她放下勺子,雙手撩了下長發,分成兩半,開始當著凌岳的面往頭頂卷,她卷的不好,微微低著頭,出聲問:"你有頭繩嗎?我給你紮個福娃頭,省得你拉著一張臉,跟我欠你錢似的."

凌岳見狀,當真是哭笑不得,喬艾雯胡亂盤好了一邊,抬頭往收銀台方向瞄,凌岳提前猜到她的想法,搶先道:"行了,大半夜的折騰什麼?"

喬艾雯散著左半邊頭發,一手揪著右邊頭頂的丸子,有些委屈的回道:"還不是為了讓你高興?容易嘛我…"

凌岳說:"我又沒讓你作妖."

喬艾雯瞪眼道:"我不梳福娃頭,你就跟我甩臉子,誰受得了?"

凌岳瞥了眼喬艾雯滿臉嗔怪的臉,沉默片刻,薄唇開啟:"好了,趕緊放下."

喬艾雯沒有馬上放,反而討價還價:"那你高興點兒,我冰淇淋還沒吃到嘴里,看你看的渾身發冷."

凌岳太了解喬艾雯的性子,磨人精一個,與其跟她擰著來,實在沒轍的時候,還不如順著.

他妥協的'嗯’了一聲,喬艾雯這才松開手,半邊柔順的長達垂落,如果她不開口說話,光看這副皮囊,典型的氣質美女一個,可她若是磨起人來,簡直氣死人.

喬艾雯遞給凌岳一只勺子:"你也吃啊,我一個人又不吃完."

凌岳說:"誰讓你點這麼多?"

喬艾雯忽然眼睛一彎,笑眯眯的回道:"我愛慕虛榮嘛,就想讓人知道你是我男朋友."

她自己揶揄自己,反倒搞得凌岳無話可說,接過勺子,他盛了半勺放進嘴里,到底是冬天,哪怕室內暖和,可吃涼的還是會冰心.

再看喬艾雯,她生冷不忌,一邊吃著冰淇淋,一邊喝著熱奶茶.

凌岳垂下視線,低聲道:"女孩子少吃涼的,尤其是冬天."

喬艾雯道:"沒事兒,我身體好著呢."

凌岳說不聽她,聲音又沉了兩分:"你不是女的嗎?"

喬艾雯眼皮一掀,看著他道:"你要是男的,我就當女的,你要是女的,那我鐵定當男的."

她說的理直氣壯,臉色不紅不白,難為凌岳而立的年紀,愣是被她說的心底一跳.

臉上沒有變化,沉默數秒,他開口道:"嘴里一套一套的,看來以前沒少練."

喬艾雯鎮定自若:"我說了我第一次追人,不過跟你說實話,我多少用了點兒從前別人追我的路數."

凌岳抬眼看她,喬艾雯跟他四目相對,馬上補了一句:"但我加以改良了,我是走的真心實意路線,我跟你說的每一句話都是真心的,比如我真心覺著你長得帥,我昨晚做夢還夢見你了呢,你在我家門口…"

凌岳只覺得血氣翻湧,快要沖到臉上,不得已出聲打斷,他虛張聲勢,蹙眉佯裝不悅:"差不多行了,我不喜歡這套,我也不喜歡你這種隨便的人."

話一出口,凌岳就有些後悔,其實他只想說前半段,可後半段不知怎麼就禿嚕出來.

心底有僥幸心理,他以前也不是沒挫過喬艾雯,他甚至說過她家教有問題,她都笑笑打岔打過去,這次…應該也不會有什麼吧?

心虛,凌岳率先放下勺子,裝作不高興的樣子.

余光瞥見喬艾雯,她沒說話,但也沒干別的,臉上的表情讓人看不出喜怒.

正巧這時候手機鈴聲傳來,凌岳掏兜,喬艾雯打開包,最後發現是她的.

電話接通,她遲了幾秒,面色淡淡的回道:"嗯,現在回去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