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9章 戀愛的味道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從喬治笙手中把冰包搶過來,宋喜挑釁的看了他一眼,邁步往廚房外走,喬治笙跟在幾步之後,兩人幾乎前後腳來到二樓平台,喬治笙說:"就這麼走了?"

宋喜停下來,扭頭問:"還有事兒?"

喬治笙站在原地,跟她隔著兩步遠,抬起雙臂,他懷抱張開的不大,臉上也沒有特別雀躍的神情,尤其是那雙眼睛,帶著與生俱來的高傲和睥睨,仿佛對她敞開懷抱都是一種變相的恩賜.

宋喜本就是高傲的人,若是尋常人用這種態度對她,她只會覺著不屑一顧,可偏偏喬治笙渾身上下都散發著致命的吸引力,就像是開在懸崖峭壁上的彼岸花,危險跟美麗並存,他有多高傲,就有多勾人.

宋喜看著他,明確的說是看著他的懷抱,還當真有投懷送抱的沖動,然而她忍住了,眼皮一掀,不動聲色的說:"什麼意思,求擁抱嗎?"

喬治笙毫不掩飾,抿著薄唇,'嗯’了一聲.

宋喜眼底帶著傲嬌,出聲說道:"現在是你追我,你還等我主動去抱你?"

聞言,喬治笙走上前,將她攬到懷里,他個子太高,宋喜穿著拖鞋才到他下巴那里,他摟著她,將下巴抵在她頭頂,宋喜整個人被他納入懷中,臉貼著他柔軟的浴袍,呼吸間盡是他身上的味道.

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喜歡上他,每天同一屋簷下,看得見卻摸不著,哪怕今天捅破了窗戶紙,他兩度強吻她,可他們之間卻連一個最起碼的擁抱都沒有.

被喜歡的人擁抱著,宋喜睜著眼睛,卻覺得自己是在做夢一樣.

不是沒談過戀愛,也不是沒動過心,可喬治笙給宋喜的感覺,一如心髒的一端碰觸到電源,是持續的心動,持續的渾身發麻,很多時候,他甚至不用說話,只要跟他身處同一空間,已經足夠她心猿意馬.

喬治笙抱了宋喜好久,久到宋喜找回理智,後知後覺,怎麼這麼容易就讓他抱了,他不過是對她張開雙臂而已.

一定是他使計,他故意欲擒故縱,搞得她一時大意,以為逼他主動就是勝利,殊不知他的勝利就是抱到她.

暗自翻了個白眼兒,宋喜主動往後退,離開喬治笙的懷抱,故作淡定的說:"抱夠了吧?我回去睡覺了,晚安."

喬治笙什麼都不說,只站在原地看著她,宋喜走上三樓,余光往下一瞥,他還站在那里,她莫名的血氣翻湧,趕緊一溜煙回了房間.

房門關上,宋喜心跳如鼓,躺在床上蓋好被子,閉上眼全是剛剛樓下喬治笙抱著她的畫面,他明明什麼都沒做,甚至什麼都沒說,但她卻感覺分外強烈.

夜深人靜,宋喜鬼使神差的伸出胳膊,深吸一口氣,睡衣上仿佛還帶著喬治笙身上的味道.

只這一下,宋喜自己羞的把臉蒙進被子里,開心到不知如何是好,她隨便一蹬腿,腳下一股軟綿,竟是把可樂給踹醒了.

同一時間,二樓主臥,喬治笙躺在床上,睡不著睜著眼,想著宋喜在干嘛,她睡著了嗎?

很想打個電話給她,又怕她今天真的累了,靜靜地躺了半小時,喬治笙抬手拿起床頭櫃處的書,是那本曾經他瞧不起的笑話大全,隨手翻了一頁,他才看了兩個就勾起唇角,還是挺好笑的嘛.

半夜十點多的夜城,喬艾雯坐在銀河大廈一層的咖啡店里,一邊拿著手機,一邊時不時的往窗外望,終于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走來,她止不住的勾起唇角,見他往這邊看,她舉起胳膊跟他揮揮手.

幾十秒後,凌岳推門而入,伴隨著店員的'歡迎光臨’,他徑自走到喬艾雯這桌.

喬艾雯沒起身,抬著頭美滋滋的笑著,凌岳沒笑,一張引得女店員偷看的俊美面孔一貫的冷淡,他甚至沒坐下,站在桌邊,開口道:"走,我送你回家."

喬艾雯好不容易才把他騙出來,怎麼肯輕易就范,近乎撒嬌的說道:"你先坐下,喝點兒東西再走."

凌岳剛要拒絕,她這邊已經抬手喊了店員.

一名女店員走過來,經過凌岳身邊的時候,故意沒看他,可是滿眼的嬌羞卻是怎麼都藏不住.

"請問有什麼需要?"

喬艾雯說:"我記得你們這兒有一個情侶款的冰淇淋是吧?"

女店員點點頭:"是我們為了新年新推出的星光情侶系列."

喬艾雯道:"對,就這個,再拿一杯熱的柳橙汁."

"好的,請稍等."

女店員掉頭離開,朝著其他同事擠眉弄眼,示意人家是一對兒的,別瞎捉摸了.

店員離開,凌岳坐在喬艾雯對面,不苟言笑的說:"這都幾點了,你出來買魚?"

沒錯,喬艾雯給凌岳打電話,叫他出來,他不搭理她,沒轍,她只好說她在外面給他挑魚,其實那會兒她還在床上躺著,豈料凌岳當時就沉下聲音,問她在哪兒,沒想到他這麼容易上當受騙,她當然不能錯過這麼好的機會,臨時編了個地方,掛斷電話,她飛速穿衣服往外跑,緊趕慢趕,她才比他早到五分鍾.

雙手捧著臉,喬艾雯盯著凌岳,不答反問:"你擔心我?"

凌岳沉聲回道:"我怕連累自己."

喬艾雯眼睛亮亮的,語氣欠欠的:"我都不是你什麼人,我出事兒警察也找不到你頭上."

凌岳說:"你最近聯系人是我."

喬艾雯一癟嘴,不高興的道:"你是警察嗎?"

非要回的這麼滴水不漏,不解風情.

凌岳說:"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,以後你再大半夜跑出來,我不會管你."

頓了頓,他又補了一句:"以後晚上九點之後別給我打電話,我不會接."

喬艾雯不痛不癢,論冷臉和嘴毒,她家里就有一位開山鼻祖,見慣了大世面,這會兒也就寵辱不驚了.

店員先送來一杯柳橙汁,凌岳說了'謝謝’,女店員忍不住偷瞄他一眼,待到人離開,喬艾雯拉著臉道:"看什麼看,當我死的嗎?"

凌岳目光落到她臉上,唇瓣開啟:"你又不是我什麼人,怎麼不能看?"

喬艾雯瞥向凌岳,瞪了他幾秒,忽然噘嘴道:"是不是我沒梳福娃頭,你就不喜歡我了?"

凌岳看著她一頭垂順的長發,想起她之前在醫院的兩個丸子頭…猝不及防,被逗笑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