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8章 怕她忍不住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正兀自激動著,手機響起,宋喜打開包拿出手機,看到屏幕上顯示著'S’,她故意等了一會兒,這才接通,聲音平靜:"喂?"

"在干嘛?"手機中傳來喬治笙低沉悅耳的聲音.

宋喜捏著靠墊一角,明明激動地不行,偏偏淡定回道:"剛要去洗澡."

喬治笙沒出聲,宋喜等了幾秒,試探性的問:"喂?"

"嗯."

"怎麼不說話?"

"不高興."他回的直白.

宋喜有些納悶兒,轉了轉眼球,問:"為什麼不高興?"說罷,她又補了一句:"我可沒惹你."

喬治笙低聲回道:"就是你惹我."

宋喜眸子微挑:"我怎麼惹你了?"

喬治笙不答反問:"你為什麼不給我打電話?"

宋喜心髒跳漏了一拍,明知道他是什麼意思,她故意裝傻:"又沒什麼事兒,打電話干嘛…"

喬治笙問:"如果我不找你,你就不找我?"

他聲音不辨喜怒,或者說是分辨不出開玩笑還是認真的,宋喜知道他的臭脾氣,如果她鬧著玩兒說不想他,他八成會借故數落她,所以她聰明的回道:"我在等你打給我啊."

喬治笙聲音更低了,只說了兩個字:"撒謊."

宋喜發現他這人自帶勾引異性的體質,哪怕是隔著電話,只聽聲音,也會讓人渾身過電一般,酥酥麻麻.

她忍著汗毛豎起的異樣感覺,努力鎮定的回道:"騙你干什麼,我在考驗你,看你會不會主動打給我."

喬治笙說:"下來."

宋喜心肝兒一顫:"干什麼?"

他說:"想看看你."

宋喜的臉從剛才到現在,就沒變白過,一直都是粉紅的,聞言,她摟緊靠墊,斬釘截鐵的說:"看什麼看,天天看,我要去洗澡了."

話雖如此,但她沒掛電話.

喬治笙道:"給你二十分鍾夠了吧?洗完澡下來."

說罷,不待宋喜反駁,他已經兀自掛斷.

宋喜看著手機,先是瞪了一眼,但是幾秒過後,打從心底的那份開心和甜蜜開始逐漸上湧,她倒在沙發上,用力團著懷中靠墊,不知如何是好.

宋喜洗澡很快,洗澡的過程中努力給眼睛消腫,不到二十分鍾她就從浴室出來,但沒有馬上下樓,而是坐在床上玩兒貓.

不多時,手機響起,是喬治笙打來的,宋喜接通:"喂."

喬治笙說:"洗完了嗎?"

宋喜道:"我睡了."

喬治笙說:"你房間的燈還亮著."

宋喜說:"我喜歡開燈睡."

喬治笙忽然問:"想不想我?"

宋喜最怕這種名刀,如果他拐彎抹角都還好,她還能跟他四連撥千斤,現如今,她說不想他會生氣,說想,顯得自己太不矜持.

短暫的沉默,宋喜道:"女人的心思你別猜."

喬治笙說:"開門."

"啊?"

"開門."話音落下,宋喜房門被人拍了一下.

宋喜著實嚇了一跳,坐在床上就開始緊張,不由得問:"你來干什麼?"

喬治笙道:"我說來看你的貓,你信嗎?"

宋喜緊張又害怕,但不能露了怯,總不至于連開門都不敢.

掀開被子下床,她迅速沖到鏡子前照了照自己,這才走到門口,打開房門,一臉的鎮定自若.

門外喬治笙一身黑色睡袍,宋喜抬眼問道:"干嘛?"

喬治笙盯著宋喜的臉,薄唇輕啟:"眼睛這麼腫,樓下有冰,給你拿點兒?"

宋喜說:"不用了,睡一晚就好."

喬治笙說:"你不是最美的嘛,別讓局部影響整體,下去拿冰敷一下,明早就好了."

宋喜一來怕丑,二來也不想這麼早就跟喬治笙告別,所以半推半就,跟著他一起下樓.

樓下冰箱里有凍好的冰塊兒,喬治笙拿了個新毛巾,幫她做了個冰包,宋喜抬手去接,喬治笙沒給她,輕聲道:"閉上眼睛."

宋喜很快的看了他一眼,但見他面色無異,眼底神情單純,仿佛只是想幫她弄一下眼睛.

沒跟他犟,宋喜站在喬治笙面前,緩緩闔上眼簾,不多時,冰涼的毛巾覆在眼睛上,宋喜略微往後一躲,喬治笙問:"涼嗎?"

宋喜說:"還好."

往後長達半分鍾有余,喬治笙始終沒開口,宋喜閉著眼睛,什麼都看不見,自己默數心跳.

又過了好一會兒,宋喜忍不住主動說:"你累不累?我自己來吧."

喬治笙道:"以後有事兒說事兒,別哭了."

宋喜說:"還不是被某人挫的."

喬治笙睨著宋喜那張粉紅色的小嘴,略一沉吟,抬起手,拇指摸過她的下唇瓣.

宋喜看不見,下意識的往後一躲,與此同時,喬治笙湊上前,她被迫往後退了兩步,身體靠在冰箱上,喬治笙將擋在她眼前的冰包拿走,宋喜睜開眼,起初的幾秒視線模糊,只能看到身前的人影.

三五秒過後,宋喜視線完全清明,抬頭看著距離自己很近的喬治笙,她眼底不無防備,低聲道:"你想干嘛?"

喬治笙俊美的面孔讓人不好意思直視,睨著幾乎在懷里的宋喜,他唇瓣開合,不答反問:"我要是用強的,你會不會生我的氣?"

宋喜聞言,馬上眼睛一瞪,當即伸手推了他一把,近乎威脅的回道:"你敢!"

喬治笙站在宋喜一步遠外,不氣也不急,徑自說:"就是問問,我又沒對你怎麼樣."

宋喜說:"你想都不能想."

喬治笙眼底劃過一抹不認同,淡淡道:"我要是不想,你才要哭吧?"

宋喜美眸圓瞪,他,他怎麼竟說大實話?

一時語塞,宋喜回道:"你不是喬和尚嘛,最厲害的就是定力,怎麼現在把持不住了?"

喬治笙表情模糊了淡漠和傲嬌,出聲說:"我是怕你忍不住,給你個台階下."

宋喜聽後直接被氣笑了,咧開唇角,她邊笑邊回:"好,我沒見哪個大活人被憋死的,你千萬不用給我台階下,我在高處待得挺好的."

喬治笙瞧著她那副沾火就著,打腫臉充胖子的樣兒,眼底帶著一抹促狹,出聲回道:"話是你說的,別以後看得見吃不著,又不好意思主動,自己心里干著急."

宋喜'切’了一聲,不屑一顧寫在臉上,她是女的,他是男的,她還能熬不過他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