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6章 心動不如沖動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他是沒強迫她,只是在勾引她而已.

宋喜不小心看了眼喬治笙,恰好對上他那雙漆黑卻又浸著促狹的雙眸,她早知道他長得好看,哪怕平日里冷成那副模樣,依舊讓人趨之若鹜,偶爾能看到他笑,已是幸運,可宋喜從未見過這樣的喬治笙,就像是包裹在巨大冰塊下的神,她緩緩湊上前一看,他忽然睜開了眼,而那雙眼,是魔.

虧得她還以為他是喬和尚,豈料他只是披著和尚的外皮,骨子里根本就是…

暗自咽了口口水,宋喜後知後覺,將手指從他掌心抽出來,坐回原位.

心里小鹿奔騰,宋喜別開視線,拿起面前的茶壺,企圖轉移視線.

對面的喬治笙明目張膽的看著她的臉,薄唇開啟:"你臉很紅."

宋喜看都不看他:"熱的."

喬治笙說:"我讓人把空調關了?"

宋喜心底來氣,他明知道怎麼回事兒,還非要故意拆台.

眼皮一挑,宋喜看向喬治笙,不苟言笑:"隱藏的很深嘛,原來我以為你什麼都不懂."

喬治笙表情一貫禁欲,不冷不熱的回道:"一般嘲笑別人不懂的人,十有八九自己就很無知."

宋喜眼底閃過一抹輕嘲,繼續道:"你還總說我是學表演的,如今看來,在你面前我要退居二線了."

喬治笙拿起淡綠色的淺口茶杯,抿了一口茶,眼皮沒抬,不答反問:"要不要我教你?"

宋喜故意嫌棄的口吻道:"算了,我是正經人."

喬治笙抬起頭,看著宋喜道:"正經人會偷偷摸摸喜歡我這麼久還不說?"

他不爽的點在最後,她竟然不跟他說.

宋喜很快回道:"你也在偷偷摸摸喜歡我,你說了嗎?"

喬治笙道:"我沒說自己是正經人."

宋喜跟他四目相對,幾秒後,她開口問道:"這就是你說的好好哄我?我說一句,你嗆我一句."

恨不能把她肺管子氣炸了.

喬治笙一眨不眨的盯著宋喜的臉,沒有任何預兆,忽然說道:"我現在很想親你."

宋喜眼睛來不及避開,清楚看到他目光中的幽深和認真,他沒有開玩笑.

心髒猝不及防的被撞了一下,宋喜渾身僵住,別說回答,思考都不會.

正在她兀自酥麻的時候,喬治笙又開了口:"你現在的樣子算不上美,可我還是對你有沖動,還有什麼話是比本能更重要的?"

宋喜一張臉紅的能滴血,根本無法直視喬治笙,垂下視線,她伸手揉著腫脹的眼皮,嗔怒著回道:"你是嫌我丑了?"

她故意大聲說話,其實是為了掩飾內心的潰不成軍.

喬治笙面不改色,聲音平靜的回道:"配我是差了點兒,但架不住我樂意."

宋喜快要被他折磨瘋了,這種打個巴掌給個甜棗的撩妹方式到底是跟誰學的?巴掌是輕輕地打,類似撫摸,可甜棗卻是大大的,一口塞的人快要膩死過去.

饒是宋喜這麼堅強的心理素質,也不得不承認,她快要扛不住了.

好在這時房門被人敲響,店員端著托盤進來上菜,宋喜低著頭,不著痕跡的抬手擋著眼睛.

喬治笙道:"不用擋,你這樣也比她們好看."

話音落下,店員本能的瞄了眼宋喜,然後強顏歡笑的說了句'請慢用’,轉身離開.

聽到房門關上,宋喜看向喬治笙,語氣中多少帶著幾分埋怨:"你會不會說話?"

喬治笙拿起筷子,夾了一塊兒金槍魚壽司,蘸了醋,放到宋喜面前的盤中,面無表情的說:"我在誇你,你不是想聽我哄你嘛."

宋喜說:"你讓別人尷尬了."

喬治笙不以為意:"她們尷不尷尬關我什麼事兒?"

宋喜本想跟他論論道,結果話到嘴邊,算了,她從前的待遇就是剛才的店員級別,只要他不在意,管對方是誰,想說什麼說什麼.

喬治笙吃了口東西,見宋喜沒動筷,他抬眼道:"不喜歡吃?"

宋喜說:"沒什麼胃口."

喬治笙說:"你要是不喜歡吃這家,我們就換個地方,你要是因為姓沈的吃不下,我會記仇."

宋喜問:"記誰的仇?"

喬治笙說:"我沒跟你開玩笑,你讓我吃醋,倒黴的是他."

他聲音不見絲毫提高,面色也沒有明顯不悅,只是所有的心情都在那雙眼睛里,他若不高興,宋喜也是有些打怵的.

她深知過猶不及,別挑戰他的底線,唇瓣開啟,宋喜回道:"你用不著吃醋,我跟他之間早就結束了,心情不好是最近幾天不開心的事兒積壓到一起,如果非要問原因,你心里沒數嗎?"

喬治笙默默地給她夾了一塊兒吃的,嘴里回道:"你跟我怎麼鬧都行,我也可以哄你,別牽扯上那些莫名其妙的人,乖,吃點兒東西."

乖字一出,宋喜手臂上泛起一層細密的雞皮疙瘩,余光瞥見喬治笙一臉坦然,仿佛絲毫沒覺得有任何異樣.

宋喜垂下視線,內心萬馬狂奔,這幾天大悲大喜,她都快瘋了.

一言不發的拿起筷子,宋喜夾起喬治笙遞給她的壽司,吃了一口.

喬治笙見狀,眼底露出一絲溫和,似是滿意她的乖順.

吃飯中途,喬治笙手機響起,拿出來一看,是喬艾雯打來的.

劃開接通鍵,喬艾雯道:"哥,你在哪兒呢?"

喬治笙道:"跟宋喜吃飯."

聞言,喬艾雯那邊明顯的一頓,緊接著豁然開朗:"啊,沒什麼事兒,那你們吃吧,我去騷擾凌醫生了."

喬治笙掛斷電話,宋喜問:"小雯嗎?"

"嗯."

"同樣的一母同胞,你看看人家."宋喜垂目吃東西,口吻不無輕嘲.

喬治笙淡淡道:"看她什麼?"

宋喜說:"人家小雯就比你誠實的多,喜歡就說喜歡,想在一起就努力追,你還不如個女人勇敢."

喬治笙道:"我現在跟你坐在一起吃飯,她呢?她追上了嗎?"

宋喜最佩服喬治笙可以云淡風輕的懟人,無論對方是誰,眼皮一挑,她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說:"我要告訴小雯,你連親妹妹都懟."

喬治笙抬起頭,看了眼宋喜,面不改色的道:"你瞪著眼睛還好點兒,顯大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