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5章 誰哄誰開心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在樓上沒有待多久,前後也才不到二十分鍾,喬治笙坐在駕駛席,離著老遠看到宋喜從大門口走出來,他掐了煙,升起車窗,將空調溫度開高了幾度.

宋喜走到車邊,拉開車門坐上來,默默地低頭系好安全帶,喬治笙什麼都沒說,兀自挑頭往回開.

車內很靜,宋喜保證自己一點兒聲音都沒發出來,只是眼淚不受控制的往下掉,一旁喬治笙聲音傳來,不辨喜怒,聲線很平:"這是最後一次."

話音落下幾秒,他空出一只手拿過旁邊的紙巾,還套著購物袋,一看就是剛剛買的.

宋喜頓了兩秒,後知後覺,喬治笙這話可以解讀為兩層意思,一是告訴她最後一次為沈兆易哭;二是最後一次,當著他的面兒為其他男人掉眼淚.

喬治笙這樣的人,看著很冷,仿佛對世上所有的人和事都不屑一顧,其實他是心眼兒很'小’,小的只能放下一個人,所以能走進他心里的那個人,豈止是萬里挑一,簡直就是億里挑一.

正因為他一心一意只能對一個人,所以他霸道,蠻橫,獨占心很強,今晚能親自開車送她來這兒,不是他有多大度,而是宋喜的脾氣他也見識到了,骨頭和嘴同樣硬,這種當口他若還是跟她硬碰硬,只能把她逼得越來越遠.

她為沈兆易哭,喬治笙當然不爽,可也只能在心底勸自己,最後一次了.

宋喜抽出紙巾擦干眼淚,喬治笙出聲問道:"想吃什麼?"

宋喜說:"什麼都不想吃."

喬治笙說:"那就陪我去吃."

他開車來到一家日料店,沒有特別想吃日料,只是熟悉的店里,這家最近,兩人下車往里走,宋喜大晚上的戴著墨鏡,她怕別人看到她哭紅的眼睛,影響形象.

店員將兩人帶到單間,喬治笙點東西,待到店員走後,宋喜才摘下墨鏡.

她蔫蔫的靠在沙發上不想說話,對面的喬治笙眼皮一掀,看著她道:"跟我無話可說?"

宋喜沉默幾秒,出聲問:"說什麼?"

喬治笙面無表情著一張臉,眼底卻閃過被冷落過後的酸,薄唇開啟,低沉著聲音道:"你就是這麼喜歡人的?"

宋喜抬眼看他,但見他繃著臉,好似跟平常那個冷面閻王一樣,但仔細看,感覺又有不同,倒更像是在撒嬌埋怨,求關注.

宋喜眼神帶著打量,不答反問:"你是怎麼喜歡人的?"

喬治笙什麼都沒說,只是目光緩緩下移,從她的眼睛,鼻子,一路落到唇上,明確的說,是下唇.

他眼神兒並無半分赤裸,可宋喜卻莫名的心底一慌,恨不能拿手把嘴擋住.

眉頭輕蹙,她嗔怒著道:"正好,現在有時間捋一捋我們之間的關系."

喬治笙目光又落回她眼睛上,會說話的黑眸已經在問,她想說什麼.

宋喜道:"你今天在我不願意的情況下,強迫我兩次."

喬治笙說:"你想強回來?"

宋喜忍,不能被他帶跑,壓下想跟他吵嘴架的情緒,她開口回道:"你是怎麼看我們現在的關系?"

喬治笙說:"你喜歡我,我也喜歡你,我們領了證,合法夫妻,你說怎麼看?"

宋喜說:"領證在前,那時候你樂不樂意,不用我說吧?即便現在我們都看對方順眼了,那也不能證明我們就是一對恩愛的夫妻,連正常情侶都算不上,還談什麼夫妻?"

喬治笙一眨不眨的盯著宋喜,她話音落下三秒,他開口接道:"不就是想讓我追你嘛,拐這麼大個圈子."

宋喜看似面色坦然,實則靈魂都在傲嬌,仍舊略腫的唇瓣一張一合,她出聲回道:"我是個不將就的人,之前可能是鬼迷心竅喜歡上你,後來發現你一點兒都不溫柔,也不會說好聽話哄人開心,我又不是受虐心理,為什麼委屈自己?"

喬治笙說:"巧了,我也是個不將就的人,也是鬼迷心竅喜歡上你,現在你告訴我,你心里是不是完完全全只有我一個人?"

他突然強勢發問,口吻雖然一貫的淡漠慵懶,可目光卻分外灼熱,仿佛她敢說不是,他立馬有千百種方式讓他後悔.

宋喜快要扛不住了,不是她心虛,而是不好意思,別開視線,她剛要出聲,喬治笙搶先道:"別跟我插科打諢,直說,是不是只喜歡我一個人?"

宋喜能清楚感覺血液往臉上湧的過程,心底叨念著不要輸,想辦法扳回來,可話到嘴邊,她眼睛大膽的回視喬治笙,近乎挑釁的回道:"是,我就喜歡你一個人,怎麼了?"

喬治笙一眨不眨的看著她,宋喜從他眼中看到緩緩溢出的喜色,緊接著,他唇角也是輕輕勾起,開口道:"過來."

宋喜坐在原位一動不動,面紅耳赤:"干嘛?"

喬治笙還是重複那句話:"過來,我告訴你."

宋喜又不傻,他眼中的霸占欲那樣明顯,她怎會不知他想干什麼.

臉滾燙滾燙,宋喜心都慌了,喬治笙卻只是淡定的隔著桌子對她伸出手,宋喜知道自己應該矜持一點兒,但她更知道不要挑釁喬治笙,所以左右思忖,她選了個折中的方式,伸出左手食指,放在喬治笙掌心,佯裝淡定的問:"干什麼?"

喬治笙掌心收攏,包裹住宋喜的那根手指,隨即用力一拉,將宋喜整個人拉到自己面前,宋喜站起來,一手撐著桌子,眼前一黑,是喬治笙湊過來,她還以為喬治笙又要吻她,結果他的唇來到她耳邊,距離很近,卻沒有碰上.

"既然你這麼聽話,那我就好好哄你,你想要什麼,我都給你."

溫熱的呼吸撲灑在耳朵和側臉,這一瞬間,宋喜渾身上下的汗毛同時豎起來,通體過電一般.

他沒有吻她,卻比先前兩次吻她更讓人欲罷不能.

宋喜微垂著視線,通紅著一張臉,直到喬治笙退離,她都沒能回神兒.

喬治笙扔握著她的一根手指,另一手抬起,不無曖昧的拂過她的下唇,低聲說道:"尊重你的意見,沒追上你之前,我不強迫你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