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4章 錯過不是錯了,而是過了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已經在努力收斂了,宋喜一時語塞,暗道他倒是直白.

收回視線,宋喜沉吟片刻,忽然邁步往玄關處走,喬治笙神色微變,很快道:"你去哪兒?"

宋喜頭也不回的說:"醫院."

喬治笙稍微一過腦,也知道她要去找沈兆易.

長腿跟上去,他出聲道:"非要現在去嗎?你不怕說完他今晚覺都睡不著?"

宋喜已經在換鞋了,聞言垂目回道:"你沒試過被騙的滋味兒,我一秒鍾都不想騙他."

平心而論,喬治笙不願意宋喜再見沈兆易,但知道她要去見他說什麼,心底倒也痛快.

隨著她一道出門,宋喜不讓他跟著,喬治笙說:"這種場合我也不想參加,我在樓下等你."

宋喜知道甩不掉他,干脆直接坐在副駕,他親自開車送她去協和.

路上,宋喜不出聲,想也想得到她心情有多糟糕,喬治笙目視前方,聲音如常的問:"要不要買束花?"

宋喜懶得回他,落井下石.

偏偏喬治笙自問自答:"我沒別的意思,你不讓我上去,幫我帶束花,祝他早點兒出院."

說的都不是早日康複,而是早點兒出院.

宋喜忍無可忍,開口道:"你不是不准對外宣揚我們的關系嗎?"

喬治笙回道:"我是在替你解圍,你不往我身上推,怎麼跟他解釋你'朝令夕改’?"

宋喜心不疼,胸口堵得慌,可偏偏喬治笙說的是事實,她當時一時沖動,不忍心傷了沈兆易,但是如今看來,結局是早就注定好的,不過是時間早晚罷了,可能還白讓他空歡喜一場.

宋喜心底無數次歎氣,沉默不語,身旁開車的喬治笙忽然開口道:"不用自責,你又不欠他的,說句難聽點兒的話,你就算故意報複他都應該,也讓他嘗嘗被拋棄的滋味兒."

宋喜眉頭輕蹙,壓抑著道:"我沒想傷他."

喬治笙說:"是啊,所以我叫你不用自責,錯過未必是錯了,但一定是過了,你早點兒跟他講清楚,你們兩個都輕松."

宋喜是個有主見的人,只是心太軟,恰好喬治笙的心夠狠,經他這麼一說,宋喜也不再猶豫,感情這種事兒,越拖越傷人,更何況對方是沈兆易,她已經嘗過被騙受傷的滋味兒,不想再讓他重蹈覆轍.

黑色的車子停在協和樓下,宋喜解開安全帶,喬治笙側頭道:"不用我上去?"

宋喜沒回頭:"不用."

在她手指碰到車門的刹那,喬治笙忽然一把拉過她,大手扣著她的後腦,湊上去用力的吮吻她,宋喜始料未及,瞪大眼睛,這一次喬治笙也睜著眼,他黑曜石一般的瞳孔就這樣一眨不眨的睨著她,帶著三分霸道,三分挑釁,還有四分寵愛.

宋喜余光瞥見外面還有人經過,伸手推他,一秒,兩秒……一直沒推動,喬治笙吻得很用力,宋喜覺的自己的唇瓣快要被他吞進腹中.

不知道過了多久,最少也有十幾秒,她再次用力一推,喬治笙順勢放開她,借著街邊路燈照進來的光亮,他隱約看到她發紅微微漲起的下唇.

宋喜抬起手背去擦嘴,恨恨的瞪著喬治笙,喬治笙卻滿眼不以為意的寵溺,擱著他原來的想法,他本想狠狠地咬她一口,讓她帶著傷去見姓沈的,可是吻上她的瞬間,他又舍不得了,即便她先前把他舌頭咬的生疼.

"去吧."

喬治笙掏出煙盒,抽了一根煙叼在嘴里.

宋喜氣的牙根兒癢癢,太多話想說,可話到嘴邊,她唯有一句:"你給我等著!"

喬治笙把煙點燃,側頭看向她,沒笑,眼底卻帶著溫柔:"嗯,我等你."

像是狠狠的一拳下去,卻打在了棉花上,宋喜憋著氣下車,用力甩上車門,以示不爽.

宋喜一路快步往里走,期間忍不住伸手摸一摸有些腫脹的下唇,暗道喬治笙真是太壞了,她從前怎麼就沒看出他是這種人?

乘電梯上樓,來到心外一層,宋喜先去了一趟洗手間,照了照鏡子,不照鏡子不知道,這一照嚇了宋喜一跳,她眼睛這麼腫?眼球也泛著紅,還有下唇……明顯比平時紅潤了一圈,該死的喬治笙!

打開水龍頭,宋喜臨時洗了把臉,在洗手間躲了將近十分鍾,這才鼓起勇氣往外走.

眼下已經夜里九點多,醫院走廊幾乎沒人,宋喜來到01號病房門口,里面的燈竟然還亮著.

敲了敲門,果然門內傳來一個男聲:"請進."

宋喜推門往里走,她以為沈兆易這里有人探望,結果走出死角,看到床上躺著的沈兆易,整個房間,只有他一個人.

兩人目光相對,幾秒之後,還是沈兆易率先出聲:"來了."

聲音平靜中,更多的是意料之中,宋喜一瞬間如鯁在喉,只能'嗯’了一聲.

沈兆易靜靜地望著她,出聲道:"我在等你."

聞言,宋喜更是不知道說什麼才好.

沈兆易緩緩勾起唇角,淡笑著說:"我剛還在想,你是今晚就過來,還是明天早上來……"頓了頓,"果然還是我認識的喜兒,決定了的事情,一秒鍾都等不了."

宋喜看著沈兆易,他頭上開著一盞白色的燈,照的他臉色煞白,而他臉上帶著熟悉的笑容,一如從前,溫柔包容,哪怕是她的不對,他也都一笑帶過,寵著她,縱著她.

站在原地,宋喜張開嘴,聲音不大,但卻不遲疑的說道:"阿易,對不起."

沈兆易說:"這次見你,總覺得你跟從前不一樣了,不是時間拉開的陌生感,而是有些東西,回不到過去,你今天說沒有從前那麼喜歡我,其實我當時就猜到,你是喜歡上別人了."

宋喜胸口很悶,有很多話想說,但又不知道從何說起,可能喬治笙那句話就是她跟沈兆易最好的寫照,錯過不一定是錯了,但一定是過了.

她在沉默的時候,沈兆易輕聲問:"你喜歡的人,他也喜歡你嗎?"

宋喜'嗯’了一聲:"……喜歡."

沈兆易微笑:"那就好,暗戀太辛苦了,我不想你受委屈."

宋喜刹那間鼻酸,視線也有些模糊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