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3章 為她妥協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面色冷靜的望著喬治笙,開口回道:"我就算不跟他在一起,也不是因為你,我要是喜歡他,誰也攔不住."

喬治笙說:"可你現在喜歡的人是我."

說罷,他還不忘輕嘲一句:"最毒婦人心,不喜歡他還給他機會,你是故意在報複他嗎?"

宋喜眉頭一蹙,被紮了心,冷著臉回道:"你知道我是因為什麼不喜歡他的嗎?因為他當年說話太絕,傷了我的心."

宋喜這話,擺明了在敲打喬治笙,喬治笙聞言,眼底很快的閃過一抹尷尬,緊接著佯裝淡定的道:"我跟他不一樣,他是故意的."

宋喜說:"你不是故意的嗎?"

故意非得哪壺不開提哪壺,故意非要鈍刀子戳心.

喬治笙回道:"我說難聽話是被你氣的,你老老實實在我身邊,我說過你什麼?"

宋喜被他氣笑了:"我憑什麼老老實實在你身邊?就因為你是喬治笙,我不聽你的話,你分分鍾就拿我爸威脅我?"

宋喜不僅要面子,她還記仇,如今新賬舊賬一起算,喬治笙對上她那副充斥著挑釁的眸子,剛想懟回去,可話到嘴邊,他又泄了氣,聲音不自覺的降低,好脾氣的哄著:"好,都是我的錯,是我不對,我跟你道歉."

宋喜繃著臉別開視線,喬治笙站在她對面,客廳中一片靜謐,數秒過後,他主動開口說:"我們不吵架了行嗎?"

宋喜顯然還在生氣,悶聲回道:"不敢跟你吵,吵不過就被懟成篩子,吵得過就被威脅,你是選手兼裁判,誰敢跟你吵?"

喬治笙說:"我現在判自己輸,你贏了,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."

宋喜小幅度的翻了一眼,抿著唇瓣不說話.

喬治笙看了她一會兒,抬起手試探性的想去拉她的手,宋喜置氣別開,不讓他碰.

喬治笙手抓了個空,也不生氣,只聲音降低,好言好語的說:"是我不好,我以後不說難聽話了."

宋喜不吭聲,喬治笙繼續說:"我不知道你暗戀我,早知道我開心都來不及,怎麼會跟你發脾氣?"

宋喜下意識的蹙起眉頭:"誰暗戀你了?"

喬治笙見她搭腔,眼底劃過笑意,臉上卻不動聲色,淡定的說:"是我暗戀你,我喜歡你不是一天兩天,你天天說自己多好看多優秀,看來都是真的."

宋喜沒別的軟肋,就是不禁誇,更何況這種誇贊還是出自喬治笙的口,威力倍增,她心底還是不爽,但面部表情卻有些不受控制,總想勾起唇角.

一喜一怒,她很怕自己肌肉抽搐,所以趕在沒真的樂出來之前,故意蹙起眉頭,不耐煩的說:"你不用打個巴掌給個甜棗,我不是小孩子,不吃這套."

她從來沒見過這樣好脾氣的喬治笙,像是換了個人,哪怕氣場還是冷的,可眼底卻帶著願意妥協的溫柔,薄唇開啟,出聲問:"不吃這套,那你吃哪套?我換一個試試."

宋喜覺的自己那顆受傷的心,傷口正在光速痊愈,這種感覺簡直不可理喻,她不是那麼好哄的人,更何況喬治笙先前說了那麼多難聽話,句句誅心.

可奇異的,他只是放低了聲音,承認了錯誤,說了兩句不算甜言的蜜語,她竟然有些頭昏腦漲,招架不住.

真是鬼迷心竅.

心底很亂的時候,宋喜沒有開口,事情發展到如今的地步,早已經偏離了她最初的預想,腦子亂成一鍋漿糊,沉默良久,她才開口說:"你知道我今天為什麼要給沈兆易一次機會嗎?不僅因為知道真相後,心里過不去這道坎兒,還有一部分原因,是你."

"你給我的感覺特像個無底洞,別說你的心,我連你的底兒都摸不到,只要你不說,沒有人知道你心里在想什麼,我不是不能猜,我也努力過,但結果讓我感到絕望."

喬治笙知道宋喜是被他傷狠了,抬手覆在她頭頂,他很輕的的拍了兩下,低聲道:"以後不會了."

對于他做過的事情,他不想辯解,如今知道她也喜歡他,他還有什麼不能包容的?

宋喜心底委屈,垂著視線回道:"也許你今天喜歡我,願意哄著我,沒准兒明天你又不喜歡我,突然又變得冷嘲熱諷,我真受不了這樣."

喬治笙低沉著聲音道:"我沒那麼喜新厭舊."

宋喜說:"以後我有什麼事情,我會跟你擺在台面上說,你也不要總是讓我猜你的心思,我不是上帝,不能每次都猜的那麼准."

喬治笙應聲:"好,以後我跟你有話直說."

宋喜仍舊視線低垂,喬治笙湊前一步,伸手摸著她的臉,低聲問:"還有什麼不滿意的,都說出來聽聽."

宋喜別開臉,抬眼看著他道:"我是喜歡你,但你欺負我不行."

喬治笙眼底帶著三分疼七分寵,出聲回道:"不敢再欺負你了,領了證的人,說走就走."

宋喜看出他這次沒有揶揄的成分,倒是委屈更多一點,所以她沒有被觸怒,反而平添尷尬,低聲回道:"還不是被你逼的."

喬治笙聲音平靜:"抽空去跟姓沈的把話說清楚,不愛就是不愛,讓他知道你在可憐他,沒有男人受得了."

宋喜腸子都要悔青了,哪怕沒有喬治笙表白這一遭,她也是心知肚明,她所謂的再給沈兆易一次機會,不過是彌補他拿命去拼的補償.

當年他沒得選,如果九死一生回來,她又要殘忍拒絕……

喬治笙看出宋喜的為難,他主動開口道:"你要是不方便說,我去見他."

宋喜本能抬起頭,目光中除了驚訝還有警惕.

喬治笙道:"你放心,我不會對他怎麼樣,只是告訴他實情,他一個公職人員,總不好纏著一個已婚女人吧?"

宋喜剛剛舒緩的眉頭,再次簇起,說好的以後再也不嘴毒呢?他倒是沒毒她,可他當著她的面毒了沈兆易!

"你上輩子是毒蛇嗎?"宋喜氣到無語,只好用最直白的形容問他.

喬治笙冷俊的面孔上波瀾不驚,淡定回道:"我已經在努力收斂了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