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2章 本性暴露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有些不可置信,他抓著宋喜的兩個手腕,低頭睨著她道:"再說一遍."

宋喜揚著頭,大聲道:"我不喜歡你!"

話音落下,喬治笙忽然一手摟過她的腰,另一手扣著她的後腦,低下頭,用力吻在她的唇上.

這個動作,他不知道想了多久,日里想夜里想,哪怕是一年難遇的夢境里,也全都被她占滿.

多少次她從他身邊經過,他都想像現在這樣,但他心有潔癖,如果她不喜歡他,他不會碰她.

如今,她竟然給了他如此大的驚喜.

喬治笙再也克制不住內心的原始沖動,四片唇瓣相接的瞬間,他終于體會到夢境中的柔軟,不,比夢里的她還要柔軟,他迫不及待的想要更多,張開嘴吞噬她的唇瓣,舌尖霸道侵占她的唇齒.

宋喜伸手抵在喬治笙胸前,她越推,他抱得她越緊,直到這時宋喜才知道,男女之間的力氣天差地別.

平日里見慣了他的冷他的沉,宋喜完全想象不到他會有這麼爆發的一面,心下害怕,推又推不開,躲也躲不掉,她一時大意,張嘴想要叫他走開,可唇縫一開,她反倒被堵得說不出來話.

喬治笙好像瘋了,他牢牢地將宋喜鎖在懷里,大手扣著她的後腦,讓她避無可避,唇瓣緊密相扣,某人靈活的舌頭長驅直入,宋喜渾身上下能動的也就只有嘴了,推不動,她把心一橫,上下牙關一起用力,無聲的咬了他一口.

"嗯…"喬治笙悶哼一聲,本能的縮回舌頭,可唇瓣卻一動沒動,仍舊包裹著她.

宋喜瞪著眼睛,喬治笙也緩緩睜開眼,兩人距離那樣近,近到她可以看見他根根翹起的細長睫毛.

五秒過後,宋喜忽然用力推了他一把,喬治笙這次沒用強的,順勢松開手.

宋喜抬手抹掉唇邊的陌生液體,怒瞪著對面的男人,喬治笙同樣看著她,但那張常年冰山禁欲的面孔上,卻帶著近乎邪氣的笑容,尤其是那雙眼睛,眼底的促狹和高興快要溢出來.

瞪了喬治笙一會兒,宋喜心底難免千頭萬緒,百味雜陳,各種情緒攪合在一起,最明顯的就是委屈,所以看著看著,她眼底瞬間聚集起大片的眼淚.

喬治笙見狀,這才收起那絲得意的笑容,上前一步說:"哭什麼?"

他抬手要幫她擦眼淚,宋喜生氣,一把拍開,大聲說:"喬治笙,沒有你這麼欺負人的!"

眼淚如斷了線的珠子,噼里啪啦的往下掉,喬治笙心疼,抬起手,再次被她擋開.

他有些無措,但卻擋不住好心情,極為耐心的說道:"好,是我欺負人,我給你道歉行嗎?"

當然不行,宋喜的心情他不懂,扭身要走,才走了一步就被喬治笙拉住,她甩又甩不開,視線模糊,聽得他低聲威脅:"別哭了,想怎麼樣你說……你再哭我還要親你."

這給倆甜棗又拔刀的風格…宋喜氣到無語,張著紅唇,幾秒之後才發出聲音:"喬治笙,你在耍我嗎?你說罵就罵,說冷就冷,現在你又突然說喜歡我,你到底哪句是真的?"

喬治笙道:"我哪句都是真的,誰讓你喜歡我不直說,還要拿什麼前男友來氣我."

宋喜說:"我不喜歡你…"

喬治笙佯裝不悅,臉一沉:"你要是還想讓我親你,直說."

男人的威脅直白有力,宋喜話到嘴邊,愣是哽住了.

幾秒之後,她蹙眉說道:"你當我是什麼?不開心的時候冷言冷語,開心的時候拽到身邊親一下抱一下,我是你養的狗嗎?"

喬治笙看到宋喜眼底的受傷,他俊臉一片正色,目不轉睛的回道:"對不起."

他就這樣,對于看不上的人,一句話都懶得說,對于在意的人,什麼話都可以說.

宋喜唇角一勾,似笑非笑:"能讓你說一句對不起,也是我三生有幸,我是不是該馬上前怨盡棄,叩謝你的垂愛之情?"

喬治笙面不改色,薄唇輕啟:"我是說了不少氣話,沒什麼好反駁的,你有氣就罵吧,就像現在這樣,尖酸刻薄往我心口上戳刀子."

宋喜透過朦朧的視線望著喬治笙,那張臉熟悉又陌生,陌生是因為他竟然喜歡她,突如其來的表白,讓人措手不及.

她現在整個人都是懵的,但又不像是做夢,畢竟她做夢都不敢想,他居然喜歡她.

許是宋喜的目光太意味深長,喬治笙被她看得莫名緊張,他主動開口:"怎麼不罵了?"

宋喜紅著眼睛道:"沒什麼好罵的."

"不生氣了?"他問.

宋喜回道:"給自己積點兒口德."

喬治笙眼底劃過一抹笑意,瞧她這話說的,剛剛還說不罵了,轉過頭來就罵一句更狠的.

他就喜歡她這股勁兒.

稀罕的不行,喬治笙抬手想幫宋喜擦一下臉上的眼淚,宋喜臉一別,出聲道:"你別以為我說喜歡你,我就是你什麼人."

喬治笙手僵在半空,稍微停頓一秒,到底還是從她臉上抹掉一行淚,隨即聲音愉悅的說道:"你就算不說喜歡我,你也是我老婆."

宋喜心底還有氣,但他這話卻讓她頭皮麻麻的,比起討厭他的翻臉似翻書,她更討厭自己.

抬眼瞪向喬治笙,宋喜道:"沈兆易說讓我給他一次機會,我答應了."

喬治笙聞言,眼底的笑意陡然被寒意取代,薄唇開啟,他問:"你答應他什麼了?"

宋喜有些心虛,但畢竟是自己親口承諾的,她開口說:"我答應給他一次機會."

喬治笙問:"答應跟他在一起,還是給他機會,讓他重新追你?"

他問的越細節,宋喜越覺著莫名的愧疚,視線躲閃,她垂目回道:"給他機會追我."

喬治笙說:"他追你,你會答應他嗎?"

宋喜心底很難過,因為就算喬治笙今晚不捅開,她也不會答應沈兆易,之前在病房里面,她八成是鬼迷心竅,看著他蒼白的臉,想著顧東旭說他去維和,想著韓春萌說他咳嗽到傷口崩裂,想到宋元青說他可以用命愛她,想到從前……

宋喜沉默不語,喬治笙說:"你是領了結婚證的人,跟我怎麼鬧都可以,隨便出去給別人機會…"

宋喜抬頭看他,喬治笙睨著她道:"我不會把你怎麼樣,但你會連累姓沈的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