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0章 第二次提離婚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的一個肯定答複,將一腳邁下懸崖邊的沈兆易給拉回來,他漂亮的眼底重新有了光,很想抱一抱宋喜,哪怕只是牽一牽她的手,可他不敢,離開三年,他不願卻不得不承認,他的喜兒讓他覺著有些陌生.

可這怨不得宋喜,這是他'改命’所要付出的代價.

宋喜帶了吃的給他,其中有黃鱔粥和蘿蔔糕,都是沈兆易從前喜歡吃的,有些涼了,宋喜道:"我去給你熱一下,你等一會兒."

拎著袋子往外走,路上迎面走來的小護士看到她,皆是注意她一雙紅腫的眼睛,然後佯裝淡定,如常打招呼:"宋醫生."

宋喜點頭,去了茶水間.

小護士們聚到一起,八卦的心快要破膛而出.

喬艾雯在凌岳的辦公室里軟磨硬泡了十幾分鍾,下班時間到了,凌岳起身換衣服,喬艾雯竟然沒有像平常一樣纏著他,而是爽快的說:"我走啦."

凌岳眼底劃過詫色,但面上還得不動聲色,本以為她在欲擒故縱,結果她一溜煙除了辦公室,他原地等了半分鍾,她也沒有再突然推開房門.

喬艾雯離開凌岳辦公室,直接去到中心台,問她們宋喜走了沒有,其中一個小護士說:"宋醫生還在01號病房."

喬艾雯計算了一下時間,半個多小時了吧?倆人說什麼話要說這麼久?

正想著,小護士說:"欸,宋醫生出來了."

喬艾雯順勢往左一看,一個戴著墨鏡的熟悉身影從遠處走來,正是宋喜,她馬上走過去,面色無異的打招呼:"嘿."

宋喜抬眼看到喬艾雯,稍微一頓,緊接著道:"來找我師兄?"

喬艾雯打量宋喜的臉,墨鏡擋得住眼睛,但卻擋不住情緒,宋喜擺明了跟平常不一樣,遲疑片刻,喬艾雯小聲問:"你怎麼了?"

宋喜面色淡淡,出聲回道:"沒什麼."

喬艾雯道:"你哭了?"

宋喜不置可否,直接岔開話題:"我師兄應該在辦公室,你去找他吧,我先走了."

宋喜邁步離開,喬艾雯看著她的背影,暗道完了.

緊隨其後乘下一部電梯下樓,她拿著手機打給喬治笙,喬治笙接通,喬艾雯馬上道:"哥,哥,我跟你說個事兒,你一定要及時警惕."

喬治笙聲音低沉:"什麼事兒?"

喬艾雯道:"我先問你,你喜歡宋喜嗎?"

喬治笙沉默片刻:"她怎麼了?"

喬艾雯有些納悶:"她來醫院看病人,醫院的人說是她前男友,我剛看她戴著墨鏡出來,心情貌似不好."

喬治笙沉默.

喬艾雯大抵猜到什麼,她出聲說:"哥,你喜歡宋喜就跟她說嘛,是面子重要還是結果重要?之前媽說你喜歡她,我還有點兒模棱兩可,我怕你是躲著相親,拿宋喜當擋箭牌,現在看來,你也太能拖了,到底把她前男友拖回來了,你知不知道這些前任最會打感情牌了,他要是想重新追宋喜,那是握著通關卡打游戲,一般人能比得了嗎?"

喬治笙心里想什麼,喬艾雯猜不到,但她知道他死要面子活受罪,向來只有別人哄著他的份兒,他越在乎,只會越尖銳.

"我跟你說,女人最了解女人,再理智再聰明的女人,你要是把她逼急了,她也能六親不認為所欲為,你再不行動,我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,她前男友回來的時間很微妙……"

喬治笙光是聽喬艾雯講話,心里已是翻江倒海,說不上是醋還是氣,亦或是傷心,碰巧其他人的電話插進來,他低頭一看,竟然是宋喜.

心底咯噔一下,他遲疑數秒,掛斷喬艾雯這邊,手機貼著耳朵,慢半拍:"喂?"

手機中傳來宋喜的聲音:"我有事兒想跟你說,你什麼時候方便?"

喬治笙本想說現在,但話到嘴邊,他問:"你在哪兒?"

宋喜回道:"回翠城山的路上."

喬治笙說:"我現在回去."

掛斷電話,兩人都在往回趕,喬治笙一路上想了很多,將宋喜可能要說的幾種情況全都想了一個遍,他甚至連說辭都准備好,可這些話在他開門看到宋喜的一刹那,竟然無端的變成了一片白紙.

宋喜不是沒等過喬治笙,從前她有事兒找他,一等就是一晚上,困極了還在沙發上睡著過,但這一次,她坐在飯廳餐桌旁,正對著大門口,只要他回來,她第一時間就能發現.

只一個小小的位置轉變,喬治笙就不難猜出,她是下定了什麼決心的.

在玄關處換了鞋,車鑰匙放在一旁,喬治笙邁步往里走,俊美面孔上一貫的冷淡:"什麼事兒?"

宋喜兩只眼睛腫了一整天,眼白泛紅,看著特別讓人心疼,但她偏偏面色鎮定,開口回道:"昨天我喝多了,說了很多不走腦子的話,你就當我酒後胡言亂語,忘了吧."

喬治笙拉開宋喜對面的椅子坐下,誤以為她想要道歉,面無表情的回道:"你喝多,我可沒喝多."

宋喜唇角很輕的勾了一下:"所以你說的話都是發自內心的?"

喬治笙一哽,瞬間視線瞥向別處.

宋喜徑自說:"最近咱倆貌似氣場不和,不知怎麼就總是要吵架."

喬治笙暗道,你心里沒數嗎?

宋喜自然是沒數的,她面前什麼都沒有,只有偌大的長桌,雙手交叉輕握,她開口道:"現在我們誰都沒喝酒,心平氣和的坐下來,我有件事兒要跟你說."

喬治笙不語,褲袋中掏出煙盒點了一根煙.

他一口才抽到一半,宋喜道:"有人要追我,但他還不知道我跟你的關系,雖然我們說好互不干涉對方的私事兒,但這一年過得挺快,我還是把你當朋友,頂著這麼個說真不真說假不假的結婚證,你不舒服,我心里也總覺著別扭,再者說,你喜歡的人也會不舒服,看你哪天有時間,我們去把婚離了吧."

喬治笙嘴里屯著一口煙,半晌都沒吐出來.

宋喜余光瞥見他的臉色,心底不是不忐忑,甚至有一絲絲莫名的害怕.

喬治笙知道自己半天沒講話,也知道自己臉色一定很差,這是她第二次跟他提離婚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