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7章 見面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從監獄大門走出來,一輛私家車停在門外,保鏢趕緊下車,迎上前道:"宋小姐,您去哪兒?我送你."

這邊不好打車,宋喜也沒拒絕,保鏢打開後車門,她彎腰坐進去,待到前車已經駛離二十米遠,喬治笙的車才從後面跟上.

他沒有跟太近,只是想知道她去哪兒.

車子一路往市區開,第一站是一家花店,宋喜進店之後,保鏢的車就在外面等著,約莫七八分鍾左右,宋喜從花店出來,懷里抱著一大束金燦燦的向日葵.

喬治笙將煙頭扔出窗外,升起車窗繼續跟著,宋喜的第二站是一家岄州飯店,她進去二十分鍾,出來時拎著飯店的外賣袋子.

最後一站,是協和醫院,喬治笙的車停在路邊,看著宋喜抱著花,拎著袋子下車往里走,如果是給韓春萌帶吃的,她不會買花吧?還有元寶說過,沈兆易兒時是在岄州長大的.

所以,她是去看沈兆易?

腦中一有這樣的念頭,喬治笙心疼到五髒六腑都在發攪,不用親眼所見,光是想想也難以忍受.

可宋喜白天還在躲著沈兆易,去看了一趟宋元青,出來就直奔醫院,是宋元青跟她說了什麼?

對于沈兆易這個人,哪怕宋喜不清楚,宋元青不會不知道,喬治笙心中忽然萌生一個想法,他要不要去見一下宋元青?

宋喜戴著墨鏡乘電梯來到心外住院部,直到她站在中心台,里面的護士才認出她來,不由得叫道:"宋醫生?"

宋喜出聲問:"幫我查一下沈兆易住在幾號病房?"

沈兆易在心外是'名人’,都不用查,護士長率先回道:"01號病房."

宋喜道謝,轉身往前走,待她走遠後,整個中心台的護士全都聚在一塊兒,小聲議論:"宋醫生這是去看前男友了?"

"我聽說沈兆易出事兒的那天,宋醫生在手術室里面差點兒失控,本來應該是她做的手術,結果變成丁主任和凌醫生做."

"我還以為宋醫生突然請假,是為了躲前男友,怎麼又突然來了?"

"不知道……"

宋喜一路來到01號病房門口,之前心情都還算平靜,直到此刻,她才慢慢的滋生出緊張來,緊張倒不是不知如何面對他,而是面對他之後,該如何跟他坦白.

她可以足夠誠實,但是做不到十分勇敢,尤其沈兆易還是剛剛下了手術台.

遲疑片刻,宋喜還是伸手壓下門把手,她不是個瞻前顧後的人,想做就做,正如她想來探望就來探望,管其他人怎麼想.

房門打開,宋喜邁步往里走,從她的角度只能看到四分之一的床尾,屋里面很安靜,似乎沒有別人.

幾步走過一個小走廊,眼前豁然開闊,病床在宋喜左手邊,第一個入眼的是沈兆易,他閉著眼睛,似乎是睡著了,手背上連著的輸液管一動不動;緊接著,宋喜的視線落在病床邊趴坐的女人身上,她穿著一身警服,後腦對著宋喜,臉埋在胳膊上, 看不清模樣.

外面的天已經擦黑了,房間中沒開燈,昏暗光線下,沈兆易跟女警同框的畫面竟然有些溫馨.

宋喜想過很多種跟沈兆易再次碰面的情形,卻唯獨沒想到這種,有些愣,但緊接著就釋然了.

三年時光,她變了,又怎能期待他跟從前一樣?

借著僅剩的一些陽光,宋喜看到輸液瓶中的液體已經達到底部,她走過去,將花和袋子輕輕放在桌上,正准備幫沈兆易拔一下針,結果很輕的一點兒聲音,沈兆易卻緩緩睜開眼睛.

宋喜見狀,干脆大方的邁步繞過女警,站在床中間的位置,低聲道:"快點完了,我幫你拔一下針."

沈兆易一眨不眨的盯著宋喜的臉,他以為自己又在做夢,可這次卻清楚聽到她的聲音.

宋喜的手才來到沈兆易打針的手旁,他忽然一把抓住她:"喜兒…"

他聲音不小,把趴著睡覺的女警吵醒,女警抬起頭,先是看向沈兆易:"怎麼了?"

隨即,她順著沈兆易的目光往自己身後看,當她看到站在身旁的宋喜時,表情從松散到清明,再從清明化作冷淡和僵硬.

宋喜垂目看了眼女警,心底也是控制不住的咯噔一下.

哪怕三年未見,宋喜還是一眼就認出紀閔瀅來,這個跟沈兆易一同出現在自己噩夢當中的重要人物.

兩個女人目光相對,宋喜還算不動聲色,紀閔瀅臉上的情緒就多了些,幾秒過後,還是宋喜率先別開視線,然後把手從沈兆易掌心中抽出來,關掉輸液管中間的控制閥.

紀閔瀅垂下視線,瞥見沈兆易手背處的針管里面回了血,立馬慌張的起身:"怎麼搞的?你慢一點兒,我給你叫護士."

她要伸手按鈴,宋喜道:"不用了,我給他拔針."

紀閔瀅站在原地,默默地看著宋喜從旁邊桌上拿起藥棉,低頭給沈兆易拔針頭,針頭拔下後,她側頭對紀閔瀅道:"幫他按著點兒,多按一會兒."

紀閔瀅很快的看了眼宋喜,緊接著又看了眼沈兆易的手,剛要伸手,沈兆易開口道:"我自己按."

他右手按上左手背,目光從宋喜臉上,移到紀閔瀅臉上:"謝謝你來看我,不早了,你回去吧."

紀閔瀅繃著臉,頓了兩秒:"我明天再來看你."

說完,她扭身去沙發處拿包,沈兆易說:"明天也不用來了."

宋喜背對紀閔瀅,看不見紀閔瀅臉上的表情,只聽得幾秒後,女人賭氣又倔強的聲音傳來:"腳長在我自己腿上,我想來就來,醫院又不是某人家開的."

話罷,宋喜聽到腳步聲漸遠,最後是用力關門的聲音.

沈兆易看向宋喜,開口的第一句便是:"你別誤會,我跟她什麼都沒有,現在沒有,三年前也沒有."

宋喜扭身往門口走,沈兆易叫了聲'喜兒’,翻身欲起,宋喜嚇了一跳,趕忙原地止步,出聲說:"我去開燈."

太陽說下山就下山,就這麼會兒的功夫,病房已經暗了,宋喜都快看不清沈兆易的臉.

他半起沒起,宋喜站在原地,兩人隔著兩米遠對視,幾秒過後,他緩緩躺下,宋喜走去門口開了燈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