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6章 心疼卻不再愛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元青眼底有無奈,但更多的是命中注定的唏噓:"沈兆易的哥哥在岄州當地殺了人,還是兩個,被判死刑,沈兆易找了好多人,就是沒來找我,我知道他是骨頭硬,想向我證明他可以靠自己,是我主動聯系的他,我問他是家人的命重要,還是你重要,他哭了,就坐在我對面,一聲不吭,眼淚掉了五分鍾."

宋喜心如刀絞,透過模糊的視線,她仿佛看到當年的沈兆易坐在不遠處,默默的流著眼淚的樣子.

她跟他在一起兩年多,從沒見他哭過,更不知道他私下里見過宋元青.

宋元青拿起紙巾想要幫宋喜擦眼淚,宋喜本能的低下頭,她不是怨恨,只是…

宋元青眼底沒有意外,也沒有受傷,他聲音如常,出聲道:"小喜,不是爸狠心,也不是我功力,瞧不起沈兆易的出身,而是我這個當爸的,沒辦法把自己捧在手心里養了二十多年的女兒,送給一個前途未卜舉家罪犯的男人,爸還在的時候,我能保你安穩,若是有一天我不在了呢?誰保護你?沈兆易連他自己都保不了,連他家里人都保不了,他憑什麼保護你?"

宋喜低著頭,終是忍不住,哽咽出聲.

宋元青紅著眼睛,沉了沉氣,繼續道:"我也是這樣跟沈兆易講的,如果他以後有了自己的女兒,他會明白我就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父親,我沒有多偉大,我也不覺得自己有多高貴,但我就只有你這麼一個女兒,我養大你不容易,教你善良不容易,教你懂事兒不容易,你這麼好,我怎麼忍心冒險賭你後半輩子是幸福還是潦倒?"

"小喜,爸爸做不到."

宋喜伸手擋住眼睛,當悲傷已經超出負荷,她只能任由眼淚肆意湧出,難過到極致,她壓抑著聲音,哽咽著道:"他要是死了怎麼辦?"

宋喜閉上眼,滿腦子都是沈兆易滿身上下的傷痕,顧東旭說總局派了三個人過去,只有兩個人回來,萬一這個人是沈兆易呢?宋元青可以一輩子都不告訴她,但她的良心真就可以不痛不癢嗎?

而沈兆易,他若是就這樣死在他鄉,他會不會後悔自己說過,可以用命來愛她?

宋元青聽出宋喜話語間的質問,他出聲回道:"我是幫了他哥,但我沒有讓他去維和,我只是讓他重新考慮跟你之間的關系,是他自己要去,當時政審他背景不白,他主動來找我,讓我給他一次機會,如果他能回來,他還是要跟你在一起,可若是回不來,讓我什麼都不要跟你說."

心痛到極致,宋喜蹙著眉頭,忽然就哭不出來了.

宋元青拉著宋喜的一只手,輕聲道:"其實沈兆易走後,我一直在想,是不是爸做錯了,這幾年你一直沒忘了他,一直在等他,每次你一掉眼淚,我就想跟你說實話,但我又怕他真的回不來,你這樣的脾氣,我已經耽誤你一次,不能再耽誤你一輩子……現在他回來了,無論你怎樣決定,爸都支持你,是爸不好,對不起…"

宋喜搖著頭,啜泣出聲,幾秒後她傾下身體,把臉埋在宋元青攤開的掌心上,一邊是家人,一邊是曾經的愛人,她無法選擇,就像當年的沈兆易.

宋元青滿眼心疼,抬起另一只手,摸著宋喜柔順的頭發,輕聲說道:"小喜,記不記得你小的時候,我跟你說過,不要因為出身高而有任何的優越感,尤其是你出生就含著金湯勺,這是幸運,讓你能從一開始就有很多選擇,讓你可以對不喜歡的說不,而大多數人,他們沒有你這麼幸運,他們從一開始面臨的不是諸多選擇,而是唯一的一條路,他們沒有能力說不,只能硬著頭皮走下去."

宋喜明白,她有的選擇,而沈兆易是那個別無選擇的.

輕撫宋喜的後腦,宋元青哄道:"別哭了,爸看著心疼,現在沈兆易回來了,你要是還想跟他在一起,不用顧忌任何人,喬家那邊,我會找他談."

宋喜聽到喬家二字,腦海中的沈兆易很快變成了喬治笙,那厮不用滿身傷痕,只需要一張嘴就可以讓她心如刀絞.

抬起頭,宋喜用紙巾擦掉眼淚,通紅著一雙眼,吸了口氣後,出聲回道:"爸,我自己的事兒我自己來處理,你不用擔心."

宋元青太有頭腦,喬治笙從沒來見過他,可私下里卻一直在打點,很多時候宋喜還不知道,他猜…也許宋喜跟喬治笙之間,並非她說的朋友這麼簡單.

所以他試探性的問了句:"沈兆易回來,他知道嗎?"

宋喜吊著一口氣兒,點頭平穩的回道:"知道."

宋元青問:"你跟沈兆易的關系,他也知道?"

宋喜猜出宋元青試探背後的意思,她努力心平氣和的回答:"爸,你真的不用瞎猜,他知道我喜歡沈兆易,我也知道他心里有喜歡的人,你看今年馬上快過年了,三年一眨眼,很快就過去了."

宋元青打量宋喜臉上的表情,幾秒後道:"你想等,沈兆易願意等嗎?他要是知道你和喬治笙的關系,心里又會怎麼想?"

宋喜雙手握著宋元青的手,淡笑著回道:"爸,我現在什麼都不想,愛誰誰,愛情對我來說,永遠沒有你重要."

宋元青笑了笑說:"傻孩子,你還說有了喜歡的人,就帶過來給我看,什麼時候把沈兆易帶來,我也有很多話想跟他說."

宋喜心底豈止是五味雜陳,她沒辦法告訴宋元青,沈兆易回來了,帶著當初不得不走的真相回來,可她已經變了心,哪怕聽了這麼多,她也只是覺得心疼和無奈,以及對命運弄人的無力,但卻再也沒有當初那種愛他愛到瘋狂,可以不顧一切的沖動了.

時間不可怕,可怕的是時間一長,人心會變.

別說是幾年前,就是半年前,宋喜也沒想到有一天她會不愛沈兆易,不愛沈兆易也就算了,她偏偏要愛上喬治笙.

從前她總在心底嘲笑那些飛蛾撲火的人,沒有自控能力還沒有腦子嗎?什麼人該愛什麼人不該愛不明白?

現在她終于懂了,大家都是俗人,沒經曆過的沒資格說別人傻.

滾滾紅塵,誰能免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