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5章 命運沒得選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是臨時決定來看宋元青,如果下午下樓的時候沒有看到喬治笙,她不會有這樣的提議,可能就是看見他的一瞬間,心里特別酸澀,她沒有家,沒有媽,沒有兄弟姐妹,就連最親密的朋友也無法訴苦,憋急了,怕自己瘋掉,所以想來想去,只好跑到宋元青這里,他是她最後的避難所.

還是老地方,單獨的房間,宋元青跟宋喜碰了面,看到宋喜眼睛腫著,宋元青當即變了臉色,打量著她問:"怎麼了小喜,誰欺負你了?"

宋喜剛開始還在微笑,預習了一路的說辭在此刻變得如鯁在喉,上前一步,她抱住宋元青,像是小時候一樣,窩在他懷里,閉著眼睛,緊緊地咬著牙,努力讓自己不哭出聲來.

宋元青眼底說不出的心疼,一手拍著她的背,另一手順著她的後腦,低聲道:"小喜,不哭,跟爸說出什麼事兒了?"

宋喜忍到嘴唇不停地發抖,很怕一張嘴就是控制不住的哽咽,她用盡全力才壓下頂在心頭的委屈,幾秒之後,喘了口氣,出聲回道:"想你了."

宋元青瞬間紅了眼眶,快過年了,一年說快也快,說慢也慢,但他想象不到這一年宋喜在外面是怎麼熬過來的.

宋喜近乎貪婪地享受宋元青的懷抱,半晌沒聽到他說話,她主動抬起頭,果然看到宋元青在默默地掉眼淚.

心髒刹那間的刺痛,宋喜抬手幫他擦臉,嘴上壓抑著道:"爸,你別哭."

宋元青什麼都沒說,可宋喜知道他心里特別愧疚,兩下抹掉自己臉上的眼淚,宋喜勾起唇角,出聲道:"我不難受,我也不哭了,你別心疼."

宋元青依舊不說話,只抬手寵溺的摸了摸宋喜的頭.

宋喜透過模糊的視線看到宋元青的臉,這一刻,她無比堅信一個想法,無論如何,哪怕拼了命,她也一定要讓宋元青安穩.

父女二人來到桌邊坐下,宋喜主動挑起話題,跟他聊了會兒天,問他最近過得怎麼樣,有沒有什麼需要,宋元青有問必答,期間始終注視著宋喜的眼睛,宋喜隔桌拉著他的手,像是平時一樣.

"小喜,到底出了什麼事兒?"

中途,宋元青開口掌握了話語權.

宋喜淡笑著說:"沒什麼,只是突然特別想你,你看我眼睛都想腫了."

宋元青道:"你不跟我說實話,我也會找人去查,但我更想你親口跟我說,不然我心里會特別難受,我怎麼樣都不要緊,但你受一丁點兒的委屈,爸想死的心都有."

宋喜喉嚨一哽,用力握了握宋元青的手,蹙著眉頭道:"我沒受委屈,你別瞎想."

宋元青看著她道:"你是我女兒,你心里有沒有事兒,我會看不出來?是不是覺得爸現在這樣子,幫不上你什麼了,不肯跟我說?"

他故意軟刀子割肉,宋喜心里難過極了,不停地用力握緊宋元青的手,眼淚掉下來,垂下視線,半晌才道:"爸,沈兆易回來了."

其實讓宋喜掉眼淚的點,並不單單是沈兆易回來了,她想說的是,沈兆易回來了,可她卻喜歡上喬治笙,但喬治笙心里有其他人,還成天讓她傷心難過.

她一直以為自己可以處理好所有事情,但直到現在她才明白,她沒有想象中的那麼聰明,更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堅強,她難受的快要死了,只敢借著酒勁兒提離婚,可喬治笙拿宋元青要挾她.

她從來都不知道,原來一年了,他們的關系兜兜轉轉,最後也就落得個互相威脅的地步.

宋喜垂著頭掉眼淚,宋元青眼底清楚滑過一抹驚詫,緊接著就是心疼.

"你跟他見面了?"

宋喜先是點頭,隨後又搖了搖頭,把那天沈兆易出事兒的經過說了,她到現在還沒跟醒後的他打過照面.

宋元青一聽沈兆易是在協和門前出的事兒,馬上猜到理由.

沉默良久,他緩緩開口道:"小喜,如果爸跟你講實話,當初沈兆易跟你分手,是我一手促成的,你會不會怪我?"

宋元青話音落下,宋喜慢了幾秒才緩緩抬起頭,紅腫著雙眼,有些茫然的望著他.

宋元青知道沈兆易回來,這件事兒早晚瞞不住,他主動開口道:"你跟沈兆易在一起兩年多,他從來沒跟你提過他家里人吧?"

宋喜不語,因為她回憶起跟沈兆易在一起的日子,仿佛只有他那張模糊的臉,最為清晰的就是他跟她分手時,決絕又冷漠的眼神.

"沈兆易的爸爸因為綁架罪,被判有期徒刑十五年,他親哥哥是岄州有名地方組織的頭目,沒錯,就是黑社會,連我都聽說過他,沈兆易出身在這樣的家庭,他也算出淤泥而不染,考到夜城當了警察,但你知道公職人員需要多乾淨的家庭背景嗎?你知道就光他親哥的身份,就足以讓他一輩子都出不了頭嗎?"

宋元青望著宋喜空洞中泛出隱隱擔憂的眸子,一眨不眨的說道:"是,我調查他了,我不能讓我的心頭肉隨隨便便跟了一個來路不明的男人,還是這樣家庭出來的男人."

一大滴眼淚從眼眶墜落,宋喜望著宋元青問:"所以你讓他跟我分手?"

宋元青說:"我的確找過他,也揭了他的底兒,他說他爸當年綁架的是不給工人發薪水的無良老板,因為他媽生了重病需要錢,後來他爸被判十五年,他媽身體也越來越差,他年紀還小,只好他親哥出去扛家,走歪路不是他選的,而是沒得選,所以沈兆易說他從來不覺著自己家里人'髒’,他說他這輩子最愛也最對不起的就是家人."

"我讓他從家人和你之間選擇一個,要麼甩掉那個隨時都會給他帶來麻煩的尾巴,要麼離開你,臭小子很倔,說什麼都不選,說他可以權衡好,他會很努力,他為了你可以連命都不要.我有很多種辦法可以讓他離開你,但我更心疼你,我舍不得看你傷心難過,所以這件事兒過去半年,我都沒有再找過他."

這些沈兆易的'秘密’,宋喜從來都不知道,眼睛通紅,她壓抑著哽咽問宋元青:"那他為什麼突然要去中東維和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