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2章 刺激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狀態實在太差,去上班也沒辦法正常工作,干脆請假了.

韓春萌打給她的時候,宋喜失眠一夜,才剛剛眯了會兒,電話接通,韓春萌問:"你請假了,沒事兒吧?"

宋喜說:"沒事兒,最近太累了,想休息兩天."

韓春萌壓低聲音:"是為了躲沈兆易嗎?"

宋喜沉默片刻:"我不想見他."

終歸是傷狠了,宋喜可以勸自己對過去既往不咎,但她不是聖人,做不到面不改色,所以干脆不要見.

韓春萌聽她語氣疲憊,自動將原因歸結到沈兆易身上,出聲安慰:"別想那麼多了,在家休息幾天,這邊我看著,有什麼事兒我隨時打給你.欸,對了,我這里有個不好不壞的消息,你要不要聽?"

宋喜聲音沒有任何情緒:"什麼消息?"

韓春萌聲音降低,似是有些嬌羞:"東旭跟我表白了."

聞言,宋喜終于有了些反應,聲音也帶著幾分驚訝和意外:"什麼時候的事兒?"

韓春萌低聲說:"昨天晚上."

宋喜問:"趕緊跟我說說."

韓春萌故意大咧咧的回道:"哎,其實也沒什麼……"

她把昨晚的經過摘去帶顏色的部分,全都說給宋喜聽,宋喜忍不住勾起唇角,笑著回道:"你們兩個,在我眼皮子底下演了這麼多年,我問你,你說不喜歡他,我問他,他說跟你是哥們兒,怎麼大家都是哥們兒,你倆就背著我玩兒甩人呢?"

韓春萌邊笑邊嬌羞的回道:"那人家也不知道他一直在暗戀我嘛."

宋喜道:"把舌頭捋直了再說話."

韓春萌笑道:"好吧好吧,我承認我就是特別開心,我高興的快要起飛了."

宋喜說:"你先找好飛機場,免得起飛之後沒地方落."

韓春萌巴拉巴拉跟宋喜講了好多,當然她沒說顧東旭昨晚死皮賴臉非要在她那屋睡,被她給趕出去了.

宋喜聽得唇角直上揚,窩在床上,摟著七喜,輕笑著道:"你們兩個好好的,不管當哥們兒還是當情侶,都要幸福一輩子."

韓春萌不知道宋喜昨晚經曆過什麼,她反過來勸道:"小喜,馬上就快過年了,新年新氣象,我們都把黴運留在今年,明年大家都會很幸運的,我祝你明年一定找到真命天子!"

宋喜心口針紮一樣的疼,眼淚不自覺的從眼角流下,她努力微笑,不動聲色的'嗯’了一聲.

韓春萌道:"我先不跟你聊了,馬上要去查房了."

"去吧."

宋喜掛斷電話,酸澀如潮水般湧來,她將臉埋進被子里面,任由眼淚浸濕了白色枕頭.

韓春萌隨著丁慧琴一起查房,自然會查到沈兆易這里,因為沈兆易是丁慧琴親自主刀.

單獨病房面積不小,有二十幾平,醫生進門後,入眼的就是一幫穿著警服的男人,有人站在窗邊,有人站在桌邊,也有人坐在沙發上,床頭櫃上擺放著一大束鮮花,其中摻雜著白色百合,所以屋子里面一片冰淇淋的味道.

韓春萌的視線略略掃過陌生面孔,很快落到病床上,從她的角度,她第一眼沒有看到沈兆易,因為床邊放著一把椅子,椅子上坐著一個女警,背對門口,一時間也看不到長相.

看到醫生們進門,警察紛紛看來,韓春萌跟在丁慧琴身後,來到床尾,終于看到病床上的男人,他左手掛著輸液瓶,臉色有些白,但卻不得不承認,是記憶中的英俊帥氣.

病床邊的女警,韓春萌也看到長相,不說多漂亮,但是干乾淨淨,睫毛特別長.

丁慧琴看著沈兆易問:"感覺怎麼樣?"

沈兆易認識丁慧琴,尤其熟悉丁慧琴身後的韓春萌,所以他目光是率先落在韓春萌臉上,韓春萌被他看的不爽,暗道看什麼看,再看也不是以前那種關系了.

韓春萌故意垂下視線,沈兆易沉默片刻,這才低聲回道:"還好,謝謝丁主任."

丁慧琴說:"還好是冬天,衣服厚,外物紮得不深,也沒有傷及心肺,休息三四個禮拜,等傷口完全愈合就沒事兒了."

病床邊的女警側頭問道:"他平時需要注意什麼?吃什麼對他身體最好?"

韓春萌眼皮一掀,目光再次落到女警臉上.

沈兆易注意到韓春萌的神情,也猜到她心里在想什麼,奈何人多,他沒有開口.

丁慧琴囑咐了一些,醫生們魚貫而出,等到所有病房查完,韓春萌回到辦公室,沒過多久,一個小護士來找她,說:"韓醫生,01號病房病人找你."

01號病房,那不是沈兆易住的嗎?

韓春萌心底狐疑,面上卻不動聲色,應聲之後,起身去了趟01號病房.

敲門,里面說'請進’,韓春萌推門走進去,這會兒病房里面只有沈兆易一人,韓春萌故意露出特別公式化的表情,甚至帶著一絲微笑問道:"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?"

沈兆易看著她,可能是因為虛弱,所以目光中也帶著幾分無力感,好看的唇瓣開啟,他叫了一聲:"萌萌,好久不見."

韓春萌特別氣人,一臉茫然:"我們認識嗎?"

沈兆易面不改色,只是眼底的無力感更濃,幾乎透露著傷心.

"你還好嗎?"他問.

韓春萌刹那間的心軟,畢竟沈兆易剛下手術台,雖說丁慧琴有把握一定會成功,但手術台上的事兒,誰又說得准呢,這是下來了,萬一沒下來…那他好歹也是為了救孩子,再怎麼說也是個英雄.

心底一軟,連帶著臉上的表情也開始松緩,韓春萌視線略有躲閃,淡淡道:"挺好的."

沈兆易問:"東旭呢?他也挺好的嗎?"

"嗯."

沉默片刻,沈兆易的聲音傳來:"喜兒…她怎麼樣?"

終于還是問到宋喜頭上,韓春萌視線一抬,將氣憤化作冷傲,出聲回道:"她怎麼樣貌似跟你沒關系吧?"

沈兆易不怒不急,只輕聲回道:"我想見見她."

韓春萌說:"她不在."

說罷,似是怕他不信,她又補了一句:"小喜請假了,請多少天我不知道,但你不要覺得她是為了躲你才請的假,你沒那麼重要,年底了,她工作太累,加之她男朋友也心疼她,讓她在家多休息幾天."

韓春萌知道宋喜最要面子,所以她想盡辦法也要把宋喜的面子保住,只是她沒想到,話音落下,病床上的沈兆易會突然臉色一白,真的是煞白如紙,眼看著就變了顏色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