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0章 同樣的醉酒,不同的待遇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你想結就結,想離就離?"

喬治笙聲音冰冷,細看之下,眼底都仿佛燃著冷色的火焰.

宋喜似是累極了,站在原地半垂著眼皮,出聲回道:"結不是我想結,但我知道你一直想離,不能好聚,那就好散吧."

她本想說彼此留個念想,後來話到嘴邊,都這樣了,還想什麼想?

喬治笙看不見她眼底的神情,只壓抑著憤怒和不易察覺的不安,沉聲說道:"別一副所有人都是白眼兒狼,只有你有情有義的樣子,宋喜我今天就告訴你,你想離別冠在我頭上,你要是執意要離,從今往後,你爸的事兒跟我沒一分錢關系!"

話音落下,喬治笙松開她的手腕,怒氣沖沖的往門口走,房門被他拉開,他本可以用力甩上,但宋喜在門外,他舍不得,他怕他關上門,她就不會再進來了.

氣到如此,他依舊為她存留著一絲理智,喬治笙心很疼,甚至委屈自嘲,他竟然用宋元青威脅她,要不是他親口說出來,他都不知道自己可以這麼無恥.

元寶總說他嘴不好,是他不肯表白,但宋喜已經明確表示不喜歡他,甚至一直討厭他,他還有什麼好說的?

他喜歡她,也只能暫時囚著她的人,威逼利誘,無所不用其極.

一路回到二樓房間,喬治笙坐在沙發上,點煙的時候,看到自己手背上清晰的幾個指甲印,深的地方已經破皮見血,這是宋喜留給他的,心太疼,反而感覺不到手上的疼痛,喬治笙知道宋喜不會走了,涉及到宋元青,她就是死也要死在他這里.

他擔心的是,她現在進沒進來,外面那麼冷,剛才碰到她的手,她手指冰涼.

心情異常煩躁,抽煙都抽的胸悶,喬治笙把剛抽到一半的煙掐了,邁步走到窗戶邊.

從他這里可以看到一樓台階,眺目下望,宋喜果然沒進屋,她坐在第二節台階上,臉埋在膝蓋間,抱著腿一動不動.

眉頭一蹙,是心猛地刺痛了一下,喬治笙怎會不心疼?他這兩天一直都在心疼,可是心疼沒有用,他總不能求她喜歡他.

兩人一上一下,喬治笙就這麼默默地看著她,時不時的看表,如果她再過五分鍾沒進來,他就要想法子把她逼進來.

好在還沒等到他出手,宋喜接了個電話,喬治笙有心魔,第一反應就是會不會是沈兆易打來的?

宋喜接通的時間很短,好像不足五秒,電話掛斷,她伸手抹了抹臉,然後起身往里走.

電話當然不是沈兆易打的,是顧東旭問宋喜到沒到家, 另一邊也是剛進家門,先前韓春萌在小區里面作了通妖,大半夜非要跑步,顧東旭不讓她就大喊大叫,他只能隨著她跑了一圈,她邊跑邊要吐,顧東旭沒轍,捂著嘴給拖回家.

回家才想起詢問宋喜那邊,他剛問了句'到了嗎?’,韓春萌馬上掙開他,一邊往里走,一邊念叨著:"別惦記了,擔心就去看看人家,怎麼好新婚燕爾,就讓人家獨守空房呢?"

顧東旭掛斷,換了鞋往里走,蹙眉道:"你又作什麼?誰惹你了?"

韓春萌一屁股坐在沙發上,包是斜跨在身上,她卻想直接扯下來,干扯扯不動,氣得臉紅脖子粗.

顧東旭走過去,彎腰要幫她拿包,韓春萌一把推開他:"起來,離我遠點兒."

顧東旭站在旁邊,一臉不明所以:"韓三胖子,作一路了,差不多行了."

韓春萌聞言,嗤笑著道:"我胖我知道,我又沒讓你來接我,你陪你軟萌嬌弱小媳婦兒去啊,沒人攔你."

顧東旭蹙眉:"發什麼瘋?"

韓春萌吊兒郎當:"沒瘋,心情好著呢,欸,你說叢洋現在睡沒睡?我等不到明天早上了,我現在就想給他打個電話."

說著,韓春萌伸手翻包,把整個包都煩亂了,才從里面掏出手機.

顧東旭聞言,臉色甭提多差,剛開始他還以為韓春萌是說著玩兒的,豈料她真的翻出叢洋的電話,還撥了.

刹那,顧東旭自己都來不及反應,伸手一把搶過她的手機,掛斷甩在沙發另一頭,拉著臉對她道:"現在喝多還長毛病了?"

韓春萌急了,蹙著眉頭,大聲道:"你干什麼?把我手機拿回來!"

"不拿!"顧東旭聲音也拔高了.

韓春萌氣得不行,起身准備自己走過去,顧東旭見狀,抓著她的胳膊,不讓她過去,嘴里說著:"哪根兒筋搭錯了?大半夜發什麼瘋?"

韓春萌一邊扭著手臂,一邊蹙眉回道:"只准你談戀愛,我就活該從旁看著?"

顧東旭蹙眉:"我什麼時候談戀愛了?"

韓春萌嗤笑著回道:"哦,不是談戀愛,還在曖昧期?你松開我."

顧東旭把她拽得更緊,盯著她的臉問:"你看見什麼了?"

韓春萌不看他,極不耐煩的說:"我什麼都沒看見,我也什麼都不想看見,顧東旭我想開了,我再也不喜歡你了,等我找到喜歡的人,沒准兒以後咱倆還能當哥們兒."

顧東旭另一只手也抬起來,扣著韓春萌的雙臂,強迫她面向自己:"看著我."

韓春萌不看他,顧東旭又說了一遍:"看著我."

韓春萌一咬牙,抬起頭道:"我就看著你了,怎麼著?"

顧東旭一眨不眨盯著她的眼睛,面色模糊了生氣和認真,開口說道:"我是誰?"

"顧東旭."

"知道自己現在說的什麼嗎?"

"知道."

"明天早起還能記著嗎?"

韓春萌唇角一勾,笑得特別自嘲:"八年多了,我從第一次喝多跟你表白的時候起,我就清清楚楚的記得,你當我癡呆還是健忘?我不過是給自己一個台階下,我知道你不喜歡我,我知道你只把我當哥們兒……"

"我喜歡你."

"……"

顧東旭目不轉睛的看著韓春萌,一字一句的道:"我說,我喜歡你."

韓春萌是愣的,笑不出來,也哭不出來.

顧東旭道:"說話."

韓春萌呆呆的:"你說的喜歡,是喜歡跟我當哥們兒吧."

她話音落下,顧東旭忽然低下頭,穩准狠的親在了她的唇瓣上,韓春萌眼前一黑,一動不動,五秒之後,顧東旭重新抬起頭,看著她問:"是哥們兒的喜歡嗎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