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9章 他不是好人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喬治笙何時被人這樣膳過臉?臉色頓時就冷下來.

他回來的時候本就不早了,沒想到她比他還晚,晚還不說,竟然還喝的爛醉如泥.

宋喜看都不看他一眼,腳步一深一淺的往別墅門口走,喬治笙到底咽不下這口惡氣,兩步跨過去,一把抓住她的胳膊,宋喜扭過頭,抬眼看向他.

"干什麼?"

她目光迷離,更襯著一張精雕細琢的面孔,像是個妖精.

喬治笙心口憋著一團火,她八百年上班不化妝的一個人,今早突然就化妝了,然後元寶說,沈兆易回來了.

他很懷疑,她是不是早就知道.

"前男友回來了,高興嗎?"

宋喜一眨不眨的看著喬治笙,他冷著臉,眼底充斥著求而不得的嫉妒和棄之不舍的郁悶,然而他背著光,宋喜又喝多了,看不真切.

眸子微微一眯,宋喜聲音很輕,不答反問:"是你把沈兆易抓回來的?現在還沒沒過年呢,你這新年禮物,是不是送的早了點兒?"

這話無疑是火燒澆油,喬治笙心底的火已經竄到頭頂,然而話一出口,卻是帶著笑問:"喜歡嗎?"

宋喜心如刀割,他問她喜不喜歡.

"你說呢?"宋喜抬眼望著喬治笙的臉,覺得他的心簡直太狠了.

喬治笙說:"看你樂不思蜀的樣子,應該是很開心了."

宋喜怒極反笑,邊笑邊道:"是,我開心,開心的不得了."

說著,她輕輕蹙眉:"就是回來的時間不湊巧,我倆是在手術室里見的面,他昏迷著,我們連句招呼都沒打上."

宋喜口吻特別惋惜,喬治笙快要被妒火沖昏了頭.

按理說聰明人就該一眼看出別人說的是真是假,心里想的是神是鬼,然而兩個同樣聰明又自負的人遇到一塊兒,不相上下的演技,不相伯仲的嘴毒,同一水平線上的較量,真真假假,也就不容易分辨.

正如此刻,喬治笙也不覺得宋喜說的是氣話,比起怒火,心底翻攪著的,更多的是疼痛,一眨不眨的睨著她,薄唇開啟,他狀似無意的問:"想要重新開始?"

宋喜回的隨意:"再看看吧,反正也沒有喜歡的人."

喬治笙心生惱恨,不知是恨她隨隨便便的態度,還是恨她話里的內容.

怒極嘴上也沒有把門的,喬治笙想也不想的道:"我終于知道當初沈兆易為什麼甩了你,就你這種隨便什麼馬一回頭都能吃到的草,誰會珍惜?擱著我,我也說走就走."

他口吻不需要多嘲諷,因為這話從他嘴里說出來,已經是最傷人的頂峰.

宋喜喝了這麼酒,喝到皮膚都是麻木的,可喬治笙的話還是像一柄利刃,清晰的刺穿她的皮膚,狠狠地一刀戳在心髒上.

眉頭一蹙,她眯著視線,直勾勾的盯著喬治笙的臉,卻半晌沒有說話.

喬治笙愣是被宋喜看到心虛後悔,但說出去的話就像是潑出去的水,收不回來.

她看了他不下十秒,似是在仔細打量,認真觀察,良久,久到喬治笙都快承受不住的時候,宋喜終于緩緩開了口,聲音很輕,卻分外清晰:"你是在報複我嗎?"

喬治笙看著她,沒有說話.

宋喜徑自道:"說什麼跟我當合作伙伴,跟我當朋友,都是假的,你一直在怪我爸威脅你,怪我跟你領了證結了婚,占了你喜歡人的位子,你心里有人,你不爽可以跟我直說,非要這樣嗎?"

眼淚何時掉下來的,宋喜不知道,因為天冷,臉凍麻了.

她只是不可思議的目光看著喬治笙,不可思議的語氣說著:"一年了,我拼了命的告訴自己忍下去忍下去,沒有什麼過不去的坎兒,我拼了命的讓自己在你眼皮子底下不那麼礙眼,你說打狗也得看主人,是,我已經苟延殘喘了,你還想讓我怎麼樣?"

喬治笙眉頭一蹙,心口突然巨疼.

他想開口說話,宋喜卻往後退了一步,一邊流著眼淚一邊笑:"是我傻,是我不聽老人言,我活該."

宋元青跟她說過,叫她不要跟喬治笙走的太'近’,她以為自己可以掌控火候,如今看來,到底還是引火燒身了.

多說無益,宋喜轉過身,邁步往院子外面走,喬治笙萬年不變的冰山臉上,崩碎的四分五裂,邁步追上去,他拉住宋喜的手腕,沉聲道:"去哪兒?"

宋喜傷及了,半個字都不想跟他講,只用力甩手,然而喬治笙的力氣哪里是她甩得開的,她連續甩了好幾下,垂著視線,眼淚噼里啪啦的往下掉,喬治笙也知道是自己剛才的話太過分,戳傷了她,所以低沉著聲音說:"大晚上的往哪兒走,回去."

宋喜倔著要掙脫,喬治笙不松手,她干脆蜷起手指,狠狠地摳他.

她指甲再短,喬治笙的手背也是肉,鑽心的疼痛很快從手背處傳來,喬治笙蹙著眉頭,卻更倔的不撒手,拉著她往回走.

宋喜拿他沒有辦法,真的傷心加之酒精的催化,她當場委屈的大哭,邊哭邊喊:"喬治笙,我真的煩透你了!你是我這輩子見過的最壞的人!"

喬治笙握著她纖細的手腕,臉色陰沉的可怕,可他心中卻忽然燃起了一個自己都詫異的念頭--她人還在.

他能清晰的握住她,能清晰的聽到她的聲音,她那麼喜歡沈兆易,現在還不是在他身邊?

喬治笙覺得自己可能是瘋魔了,一路拉著宋喜到了別墅門口,宋喜一腳踏在台階上,用力往後抻,哭著道:"你放開我."

喬治笙猛然回過頭,差點兒撞在宋喜身上,緊緊地拽著她,他垂目睨著身前滿臉眼淚的女人,咬著牙道:"我從來沒說過我是好人."

宋喜抿著唇,胸口一顫一顫,對上他凌厲又充斥著隱怒的目光,她沉默數秒,隨即道:"是我想太多,跟你這種人,我玩兒不起……你想離婚,不用拐這麼大的彎兒,我不會纏著你."

離婚兩個字一出,喬治笙眸子陡然一凜,直直的睨著宋喜,他像是要找出她說這話的直接動機.

如果她敢為了沈兆易提離婚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