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8章 不想回家?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對面的韓春萌儼然喝多了,坐都坐不穩,宋喜只好挪到她身邊,挽著她的胳膊,一邊讓她多喝飲料,一邊打給顧東旭.

三更半夜,倆人都喝多了太不安全,得趕緊讓顧東旭先過來把韓春萌給接走.

宋喜跟顧東旭通話的時候,韓春萌從旁喊道:"別給他打,別耽誤人家干正經事兒!"

顧東旭聽到韓春萌舌頭都捋不直了,來不及罵她,說了聲馬上來之後,掛斷電話.

宋喜收起手機,韓春萌半耷拉著眼皮說:"你打給他干嘛?這不沒眼力見兒嘛,不知道的還以為我是故意的呢."

宋喜也喝多了,沒細聽韓春萌說什麼,反正她說什麼,宋喜都順毛捋.

兩個喝多的女人坐一塊兒,還是半宿半夜,自然引人注目,斜對桌是三個小年輕,已經注意她們這邊很久了,加之韓春萌喝多了說話聲音不小,宋喜攔也攔不住,不多時,兩個男人走過來,站在宋喜面前,其中一個出聲詢問:"你朋友喝多了,需不需要幫忙?"

宋喜抬眼看到陌生面孔,搖了搖頭,淡笑著回道:"不用了,謝謝."

另一個男人說:"都這麼晚了,你們兩個女孩子出門不安全,你們去哪兒?我們正好開車了,順路送你們."

宋喜說:"謝謝,我朋友馬上來接我們."

韓春萌道:"我不用他來接我,我今晚也不回他那兒!"

說著,她倔驢似的非要站起來,她站起來就晃蕩,宋喜趕緊起身扶著,但兩人一個半斤一個八兩,一個晃一個搖.

旁邊兩個男人見狀,馬上見縫插針,健步逼近,一個拉著韓春萌的胳膊,另一個更是干脆攬著宋喜的腰.

宋喜嚇得一激靈,當即撐起手肘去拐他,男人非但沒有走開,反而膽子越來越大,硬把宋喜往懷里拽.

宋喜這下是真慌了,開口道:"放手!"

其他桌的客人聞聲望來,三個男人都聚到一起,嘴里念叨著:"沒事兒,女朋友喝多了."

宋喜說:"我不是他女朋友!"

客人們遲疑著要不要插手,不遠處的店員也模棱兩可,宋喜心底惱火,暗道顧東旭不可能這麼快趕到,正要喊報警的時候,燒烤店房門被人推開,從外面快步進來四個高大男人,幾個男人來勢洶洶,直奔宋喜這邊.

打頭的男人拉著臉,二話不說,抬手揪起正跟宋喜拉扯的男人衣領,像是提小雞似的,一把甩到旁邊,另一個男人把韓春萌拉過來,伸手指著一臉懵逼的小年輕,冰冷又凶狠的表情問:"找死是不是?"

此時騷擾宋喜的男人,已經被揪著頭發,反手按在牆上,臉都擠變形了.

誰也不知道這四個男人是打哪兒來的,只是場面一瞬間逆轉,看客們紛紛嚇得躲在一旁,老板也聞訊趕來,一臉惶恐的說道:"哥幾個有話好好說,別動手,別嚇著女同志."

韓春萌站不穩,宋喜過去扶著她,不想被人當馬戲團的猴子看,她輕聲說了句:"算了,走吧."

四個大男人充滿警告的目光盯著三個年輕人,幾秒後,轉身跟宋喜一起離開,其中一個特地繞到前面去給宋喜開門.

出了燒烤店,又穿過一條胡同,外面才是大馬路,兩輛私家車停在街邊,韓春萌一直扭頭往回看,嘴里含糊不清:"幾位好漢,多謝出手相救…"

男人們不出聲,宋喜把韓春萌的頭扳回來,出聲道:"冷不冷?要不要進車里坐會兒?"

韓春萌傻笑:"不冷,暖和著呢."

宋喜道:"那就站這兒等東旭來."

聽到顧東旭的名字,韓春萌反應很大:"等他干什麼?他跟女朋友在一起呢,哪兒有空來找咱倆啊?走,我帶你出去玩兒."

韓春萌拽著宋喜,像是拉磨似的往一頭使勁兒,宋喜本身就站的不穩,當即被她拉得一個踉蹌,身後保鏢隨時准備扶,但手又不敢真的碰到宋喜,那場面看起來有些搞笑.

宋喜跟韓春萌在附近二十米內晃來晃去,十幾分鍾後,終于等到了顧東旭,他把車停下後,長腿胯下,快步跑來.

韓春萌正撅著要吐不吐,宋喜拍著她的後背,顧東旭過來將韓春萌拉到自己身邊,問宋喜:"好好的她又作什麼?"

宋喜衣服里面全是汗,露在外面的臉和手又很冷,慵懶著視線,輕聲回道:"不知道,你問她吧."

顧東旭一看宋喜就是喝多了,蹙眉說:"上車,我送你回去."

宋喜道:"不用了,你們走吧,我有人接."

顧東旭這才注意到不遠處車邊抽煙的陌生面孔,一看就是等宋喜的.

"他的人?"

"嗯."

韓春萌'嘔’了一聲,顧東旭單只手臂夾著她,對宋喜道:"那我們先走了."

"去吧."

眼看著顧東旭把韓春萌弄上副駕,系好安全帶,開車離開,宋喜這才邁動腳步,她不是往車邊走,而是順著路邊往前走,身後保鏢馬上開車跟上,宋喜走著走著,想到之前出事兒的那回,遂又停下腳步,原地站了半晌,走向私家車.

副駕處的保鏢下車來給宋喜開門,宋喜很低的說了聲謝謝.

待她上車之後,車子一路開回翠城山.

路上宋喜閉著眼睛睡著了,也不知道車子什麼時候停下的,隱約間,她感覺有人在觸碰她.

慢慢睜開眼,周邊有些昏暗,宋喜愣了幾秒才發現,她還坐在車里,後車門打開,站在車門邊的高大身影,逆光而立,乍一看還看不清楚臉,直到熟悉的聲音傳來:"下車,想在車上過夜?"

原來是喬治笙.

宋喜喝了半斤白酒兩瓶啤酒,身子不聽使喚,想動動不了,加之她不想開口講話,所以一動不動,又一言不發,看起來特像是在跟他作對.

喬治笙穿著黑色的長款羊絨大衣,里面是薄薄的真絲睡衣,腳上還穿著拖鞋,站在後車門邊等了不下十秒鍾,他終是忍不住說:"就這麼不想進這扇門?"

宋喜聽見了,懶得跟他講話,慢慢抬手扶著旁邊,她跨下一條腿,彎腰往外出,這一站起來,酒精瞬間上湧,她頭暈眼花,自己沒感覺,但身子的確在往一邊栽倒,喬治笙馬上伸手扶她,宋喜還半閉著眼睛,本能的一慫胳膊.

別碰她之意,昭然若揭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