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7章 不等了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韓春萌跟顧東旭成天斗嘴,都斗了八九年了,宋喜也沒當回事兒,權當兩人日常聊天.

電話掛斷後,韓春萌又叨念了一些別的,說著說著,她忽然道:"欸,你說叢洋是真的喜歡我嗎?"

宋喜努力從沉悶的心情中打起精神頭,出聲回道:"他不喜歡你干嘛追你?"

韓春萌垂著視線,撥著碗里一口沒動的米飯,悻悻道:"沒准兒就是閑的無聊."

宋喜說:"閑的無聊干嘛撩你不撩別人?"

說罷,不待韓春萌應聲,宋喜徑自補了句:"追你未必一定是打心眼兒里喜歡你,但是不追,一定是不喜歡."

話音落下,宋喜心里泛起一股酸水兒,酸的她要拿高度酒才能勉強壓下去.

韓春萌垂著視線,不知道心里想什麼,只是沉默半晌,冷不丁的說:"要不我跟他試試?"

宋喜美眸一抬,看向對面:"真的假的?"

韓春萌也舉杯喝了一口酒,隨後皺著鼻子回道:"你說我都單身多少年了?剛上大學的時候,我媽生扒硬擋著不讓我談戀愛,說我敢背著她在外面亂搞,她就打折我的腿,這話才說到大三她就變卦了,一打電話就問我談沒談戀愛,生怕我嫁不出去,前陣子元旦我回東北,順道參加我一同學的婚禮,婚宴上我另一個初中同學帶孩子來的."

說著,韓春萌忽然歎了口氣,無不感慨的道:"我都二十六了,想想真是可怕,是時候該找個主了."

最後這句話,韓春萌說的活像是在下什麼決心一樣.

宋喜手臂拄著桌邊,撐著下巴,淡笑著道:"才二十六你就恨嫁,你讓咱們醫院三十歲往上還沒對象的優秀女青年們怎麼想?"

韓春萌沒笑,眼皮一掀,調侃道:"你二十歲的時候就動過想嫁人的念頭,我說你什麼了?"

宋喜對上韓春萌的目光,臉上的笑容漸漸秉持不住,垂下視線,宋喜知道韓春萌說的是沈兆易.

腦海中依舊會浮現當年跟沈兆易在一起時的片段,但不知道是不是過去了太久,宋喜總覺著畫面有些模糊,有些她甚至不知道是真的發生過,還是她記憶錯亂,自己拼湊出來的.

宋喜沒出聲,韓春萌輕聲問:"欸,你說實話,他回來了,你心里怎麼想的?"

宋喜依舊垂著視線,臉上不悲不喜,只是有些出神兒,沉默片刻,她張開嘴回道:"挺意外的,不知道他這幾年去了哪兒,經曆過什麼…一身的傷."

韓春萌看到宋喜眼眶有些濕潤,輕聲問:"還喜歡他嗎?"

宋喜搖了搖頭:"過去的事兒就過去了."

韓春萌說:"你別克制也別想著面子,就問問自己心里,你還喜歡他嗎?"

宋喜輕輕勾起唇角,自嘲的回道:"三年了,我都不知道自己念念不忘的到底是他對我的好,還是他對我的壞."

韓春萌難得聰明一回,她出聲說:"這簡單,打個比方,如果沈兆易重新追你,你答不答應?"

宋喜本能就是搖頭.

韓春萌問:"是恨他還是害怕再分手?"

宋喜說:"都有吧,但看在他是個好人的份兒上,我原諒他了."

其實韓春萌還疏忽了一點,她千猜萬猜,就是沒猜到宋喜心底也許有新的喜歡的人了,她沒問,宋喜自然不會主動講.

韓春萌說:"愛一個人恨一個人都挺容易的,就是放下太難了,以後要學著做個拿得起放得下的人."

宋喜問:"你今天怎麼這麼多感慨?"

韓春萌笑了笑:"喝酒了唄."

宋喜也笑了,韓春萌酒量不怎麼樣,半杯白酒下肚臉就紅了,話也更密,在飯店坐了一個半小時,韓春萌臨時提議:"我們去看電影吧?叢洋說《前任3》好看,我不想這麼早回去,你還有沒有事兒?"

巧了,宋喜也不想回家,兩人買單後,直接打車去了看電影的地方.

《前任3》排片還挺多的,就是兩人來的時間不巧,不是放了一半,就是距離開場還有四十幾分鍾.

韓春萌眯著眼睛往屏幕上一看,有一個情侶廳剛開場五分鍾,左右兩人權當休閑,干脆半路出家,買了情侶廳的票進場去看.

情侶廳比普通廳小,借著屏幕上的光,隱約能看到中間幾排坐了幾對兒,然後就是最後一排坐了一個人.

宋喜跟韓春萌來到中後區,皮沙發很軟,空調又很暖,坐下沒多久宋喜就開始犯困,剛開始還能聽到電影里面的台詞,但一個晃神兒,她就直接睡過去了.

隱約中,宋喜聽到有人在哭,起初還以為是做夢,直到韓春萌一動,徹底把宋喜給吵醒了.

哭聲變得特別清晰,從斜後方傳來,宋喜扭頭一看,原來是最後排的那個男人,坐在沙發上,捂著臉失聲痛哭,電影已經播完了,白色的字幕照得人臉色煞白,宋喜後知後覺,韓春萌已經起身繞到後排去給男人遞紙.

宋喜其實是個很心軟的人,沒被電影弄哭,倒是被個陌生的大男人弄的鼻子很酸.

出了電影院,韓春萌還是擤鼻涕,她悶聲說:"我想去王老五."

宋喜沒別的想法,她不想回翠城山,巴不得這一晚上都陪著韓春萌亂逛.

兩人又打車去了王老五,眼下夜里十點半多,燒烤店正是生意好的時候,一進門人滿為患,包間散桌座無虛席,也就是兩人幸運,碰上一桌正要走的,韓春萌趕緊拉著宋喜坐過去.

宋喜點了一碗疙瘩湯,韓春萌叫了一大堆東西,還有兩瓶白酒和四瓶啤酒.

宋喜道:"你不是減肥嗎,又要破戒?"

韓春萌回道:"吃不完給顧東旭帶回去,不能白住人家房子."

烤的東西還沒上來,酒先拿上來,韓春萌叫人把四瓶啤酒都打開,倒了一杯,舉起跟宋喜干杯.

倆人心情都不好,就連套話都省了,就是悶聲喝酒.

當宋喜的疙瘩湯端上來時,她已經喝完了兩瓶啤酒,正在開白的.

韓春萌酒量不如宋喜,這會兒已是露出醉態,拿著酒杯對宋喜說:"小喜,我不等了,我明天就給你打個樣兒,明天我就約叢洋,不就是談戀愛嘛,誰不會啊?"

宋喜尚且維持理智,左右看了看,低聲道:"小聲點兒."

韓春萌手里是半杯白酒,看著宋喜,她出聲說:"你也別等了,有合適的就試試,不試我們永遠都跨不出這一步…來,你陪我干一個."

宋喜也是心里太不痛快了,所以她才會在清醒的狀態下,陪著喝多的韓春萌一起瘋,一口就干了半杯五十二度的白酒.

沒干之前她覺得自己只有五六分醉,干完之後她渾身冒汗,心跳加速,暗道:完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