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4章 沈兆易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喬治笙以前喜怒不形于色,能近身的人都知道,但是不知打什麼時候起,大家開始能隱約察覺到他哪天會心情不錯,漸漸的,又有聰明人會發現,喬治笙心情不錯的時候,也是有跡可循的,比如說每次'美女快遞員’來後.

加上前陣子喬治笙一連推掉半個月的晚間飯局,白天來公司的時候,明顯的心情愉悅,他高興地時候未必會跟你笑,但一定是比平日里好相處一百倍.

高層們都在暗自琢磨,到底是誰能影響到喬治笙的心情?

但好天氣沒刮兩天,一不留神,喬治笙又開始心情不好,明確的說,是極差.

碰巧海外部有個項目出了差錯,負責人進了辦公室兩分鍾,出來的時候面如死灰,誰也不知道喬治笙說了什麼,但各個都心驚膽戰.

眾人不約而同的避開辦公室,知道里面裝了顆A4的炸彈,不是十萬火急的重要大事兒,誰也不敢去觸喬治笙的黴頭,然而助理是沒辦法,他要按時按點兒進去給喬治笙送喝的和水果,這是元寶吩咐下來的,喬治笙也都默許.

原本這種事兒也犯不著一助來做,但下面的人害怕,求著一助進去,一助心想他就進去送點兒東西,也不跟喬治笙講話,就算是刮台風,自己也掃不到台風尾,可誰料想…這次台風波及的范圍太廣,無一人幸免.

當喬治笙看到蜂蜜水和各種宋喜平日里常給他吃的水果,他仿佛看到宋喜站在面前,昨晚加今早說的話浮現耳邊,他沒法跟宋喜發脾氣,當即沉著臉,冷聲道:"誰讓你拿進來的?"

助理心底咯噔一下,抬頭看了喬治笙一眼,只一秒鍾對視,助理死的心都有了,差點兒脫口而出是元寶讓的,但是話到嘴邊,助理還是聰明的選擇沉默.

喬治笙心煩的不行,鮮少的露出急躁模樣:"拿出去."

助理話都不敢說,點頭拿著東西要走,喬治笙恨得不行,又補了一句:"以後都別讓我看見."

助理再次點頭,腳步飛快,從辦公室出來的刹那,門口處二助三助皆是一臉緊張,壓低聲音問:"怎麼了?"

一助臉色紅了白,白了紅,走馬燈似的轉了一圈,最後橫了眼面前下屬:"真是替你們背了鍋!"

幾人連連問發生了什麼事兒,怎麼原封不動的拿出來了.

一助只說了一句:"變天了,最近誰都不要惹老板."

二助道:"平時也不敢惹."

三助說:"夾著尾巴做人吧."

幾人正堆在一起商量著以後的日子該怎麼過,元寶從對面走來:"干什麼呢?"

一助看到元寶,忙壓低聲音道:"寶哥,老板心情不好."

元寶面色如常:"嗯,知道了,忙你們的吧."

元寶推開辦公室房門往里走,其他幾人眼中帶著羨嫉跟忐忑,他們既想像元寶一樣,可以不請自入,但同時,他們更希望離這扇門遠一點兒.

元寶走進來,看到喬治笙坐在椅子上,低頭看東西,手邊的煙灰缸鋪滿一層煙頭.

聽到聲音,喬治笙沒抬頭,也沒有要說話的意思.

元寶也是利落,開門見山:"我找人查了沈兆易."

喬治笙沒抬頭,但垂著的眸子中明顯劃過一抹異樣,三秒後,他薄唇開啟,冷聲道:"別跟我提他,我不想聽."

元寶說:"半小時前,協和門口發生一起爆炸事故."

喬治笙聞言,終是不能再淡定,抬眼看向元寶,半小時前他還在會議室,根本不知道.

元寶從喬治笙的目光中讀懂他心里想什麼,不敢讓喬治笙著急,他開口說:"宋喜沒事兒,她在樓上,聽不聽得見都兩說."

喬治笙眼底剛剛燃起的火焰,慢慢平息,最終恢複沉寂.

摸出一根煙點上,他抽了一口才道:"因為什麼引起的爆炸?"

元寶說:"我想先跟你說說沈兆易."

喬治笙沒看他,不說答應,也沒說不答應.

元寶徑自道:"沈兆易畢業于夜城警察學院,讀的經偵專業,大學期間曾因協助警察破案獲得過榮譽獎章,還有他們學校一個富二代聚眾斗毆,險些致人傷殘,也是他及時把人救出來,當時這事兒鬧得不小,富二代家里想息事甯人,沒壓住,上了新聞,政府機關和學校都對沈兆易提出表揚,畢業後他直接被公安總局錄用,調入經偵科."

喬治笙眼底很冷,但卻浮著一層戲謔:"天生的英雄人物."

原來宋喜喜歡英雄,怪不得這麼久都還念念不忘.

元寶聽出喬治笙口吻中疑似嫉妒的酸味兒,他不動聲色的繼續往下說:"但沈兆易出身並不好,他老家到底是哪兒的人,現在還不確定,只知道父母早些年舉家從外地搬去岄州下面的小鎮定居,他爸因為綁架罪被判了十五年,後來在牢里死了,剩下他媽,一個哥哥還有他,他爸坐牢的時候,沈兆易才十二歲,他媽在當地制衣廠里工作,賺些辛苦錢,他哥輟學不讀書,是當地有名的混混頭子,還越混越大,三年前岄州飯店殺人案,其中就牽扯到他哥,沈兆容你聽過吧?沒想到他是沈兆易親哥."

喬治笙聞言心底也暗自詫異,這世界到底是太大還是太小?

面上不動聲色,喬治笙說:"早年我還跟沈兆容見過一次."

頓了頓,他又道:"他被判無期了吧?"

元寶'嗯’了一聲:"那次的事兒鬧得太大,沒判死刑八成都是暗地里費了好大的勁兒."

喬治笙眼底是看不透的濃墨色,一時間就連元寶都猜不出他想什麼,直到他主動說:"沈兆易親哥是沈兆容,那他還怎麼在公安機關混?"

元寶道:"我正要說這個,之前查沈兆易,他有三年的空窗期,就是公安局里的人也都不知道他突然消失去了哪兒,但兩天前沈兆易的消息已經對內部公開,原來三年前他主動提出申請,進入維和部隊,這幾年一直都在中東參與維和,是昨天晚上才回到夜城."

喬治笙不語,臉上的表情似是在分析.

元寶道:"我猜他是因為沈兆容的事兒,不得不提出這樣的申請,去中東待三年,有可能命會丟,但能回來就是英雄,沒有人再會質疑他的出身,他就算甩掉那些家庭帶給他的汙點了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