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3章 他是好人,只是不愛你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大抵宋喜的模樣比手術台上的沈兆易更嚇人,所以小護士才會怯怯的上來輕拉她的手臂:"宋醫生…你沒事兒吧?"

宋喜反手抓住小護士的胳膊,嚇了小護士一跳,視線從沈兆易身上移開,宋喜微張著唇瓣,眼淚掉下來,她自己渾然不知,只是廢了好大的勁兒,聲音才從喉嚨中發出來:"叫丁主任過來."

小護士愣了一秒,緊接著連連點頭,轉身跑出去.

手術室中的其他幾人也看出不對,副手男醫生叫另一名護士先扶宋喜出去,宋喜走路都是飄的,人剛出了手術室,丁慧琴從對面出來,見狀,眼帶擔憂的問:"怎麼了這是?"

宋喜說不出來話,只滿眼委屈和無助的望著丁慧琴,刹那間像是個無依無靠的孩子.

丁慧琴著實嚇了一跳,她是眼看著宋喜長大的,小丫頭從十幾歲到二十幾歲,別的不說,工作上的表現眾人有目共睹,再難做的手術她都能扛下來,眼皮子都不挑一下,更何況里面的手術不算多難,既然不是手術的問題,那就只能是做手術的人的問題.

傷者送來的很急,丁慧琴也沒細看,這會兒往里一瞥,不由得低聲問:"你認識?"

宋喜抓住丁慧琴的手,嘴唇都是抖的,很艱難才擠出一句:"救他…"

丁慧琴明顯感覺宋喜的手在發抖,情緒也是處于半崩潰的狀態,她先是承諾一定會救人,緊接著就要找人代替宋喜做五號手術室的手術,正巧二號門開了,凌岳從里面走出來,小護士提醒:"丁主任,凌醫生出來了."

丁慧琴側頭一看,馬上道:"凌岳,你趕緊去一下五號手術室,里面是個孩子."

凌岳看到宋喜低著頭,緊緊拉著丁慧琴的手,一看就是不對勁兒,快步走過來,看了看附近幾人臉上的神色,然後道:"出什麼事兒了?"

丁慧琴道:"先別說這些了,凌岳去五號,我去六號,小宋你別擔心,我親自給他做手術,你還怕什麼?"

病人第一,幾人匆匆說了幾句話,包括凌岳都沒時間安慰宋喜,趕緊進了五號,丁慧琴也進了六號,只眨眼的功夫,走廊中就剩下宋喜一個人.

她意識是清醒的,也知道自己在哪里,在做什麼,只是垂在身側的雙手,止不住的指尖發抖.

人害怕到一定程度,連哭都哭不出來,宋喜好半天才挪動腳步,轉身走到盥洗池前,雙手撐在台邊,微張著唇瓣,不停地深呼吸,企圖讓自己冷靜下來.

十分鍾過後,宋喜最後一個深長的呼吸,抬起頭,看著鏡中的自己,她今天化了妝,所以無論本身的臉色有多難看,那張天生麗質的面孔上還是無比的精致,只是眼白出有些泛紅.

抿著唇瓣,喉嚨處做了個吞咽的動作,當宋喜確認那股崩潰的情緒已經褪去,這才邁步走向五號手術室.

房門打開,宋喜走進去,里面的小護士率先朝她看來,眼帶打量.

凌岳也側頭看了一眼,隨即別開視線繼續手上的工作.

宋喜來到手術台邊,出聲問:"怎麼樣?"

凌岳回道:"沒事兒,基本都是輕微外傷,一身的血,估計急診那邊怕耽誤,所以送到咱們這邊來了."

宋喜有些發呆,凌岳問:"你剛才怎麼了?"

宋喜眉頭不可抑制的輕微一蹙,她自己都以為自己不會回答,可事實上,頓了幾秒之後,她還是很輕的聲音回道:"沈兆易回來了."

聞言,凌岳微頓,抬頭看了眼宋喜,宋喜的表情尚算鎮定,凌岳這才垂下視線,一邊處理患者身上的碎片,一邊道:"我聽說樓下汽車爆炸,一個大人沖過去把孩子護在懷里…原來是他."

宋喜沒出聲.

過了一會兒,凌岳問:"他什麼時候回來的?"

頓了頓,又補問了一句:"他這幾年在夜城嗎?"

宋喜面無表情的說:"不知道."

凌岳聲音平靜:"別擔心,丁主任親自主刀,沒事兒的."

旁邊小護士都是這兩年新來的,不知道內情,只是看著宋喜很擔心的樣子,所以輕聲勸道:"宋醫生,你別擔心,好人有好報,要是沒有他,今天這孩子就完了."

宋喜還是不說話,凌岳心里也是複雜,暗道沈兆易在這方面的的確確是個英雄,這種重大危險下舍身救人的沖動,不是常人能做到的,但英雄就一定是爺們兒嗎?是爺們兒,當初又怎麼忍心傷宋喜那麼狠.

他不知道宋喜心中怎麼想,但剛剛走廊中他看到了,宋喜那樣慌亂無助,明明自己就是醫生,還是最好的醫生,但面對沈兆易,她卻什麼都做不了,可能這就是醫者不能自醫,沈兆易對她來說,就是她心里的一部分,無論是刺還是肉,終歸是不能親自操刀下手.

這邊的手術處理都不繁瑣,凌岳四十幾分鍾就結束了,剩下的事情交給其他人,他帶著宋喜一起出手術室.

對面是六號,他主動問:"要不要進去看看?"

宋喜本能就是搖頭,凌岳道:"過去的事兒就算了,他不是個好的伴侶,但他最起碼是個好人,你這麼好看又這麼善良,原不原諒他無所謂,但你一定要原諒自己."

凌岳認識宋喜太多年,也太了解她的脾氣,那樣驕傲的一個人,從未受過什麼挫折,結果第一次認認真真談戀愛,就栽了個大跟頭.

別看她嘴上不說,但心里傷著了,傷到以前那樣自信的一個人,愣是幾年沒有對任何人敞開過心扉.

凌岳不在乎宋喜原不原諒沈兆易,因為沈兆易跟他沒關系,他在乎的是,宋喜今後還能不能擁有一段正常點兒的愛情了.

宋喜微垂著視線,先是點點頭,緊接著抬眼看向凌岳,眼里閃著光,唇角輕輕勾起,淡笑著回道:"我明白,他是個好人,只是跟我不合適罷了,你放心,以前的事兒我都放下了."

凌岳看宋喜跟親妹妹一樣,心疼的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,出聲道:"你總喊著你這麼好,看不上你的人是眼瞎,連我都覺著你真不錯,你還愁以後找不到自己喜歡的人?別哭,好的都在後面呢."

宋喜一瞬間想到喬治笙,她總覺得自己好,可她喜歡的人,都不喜歡她,刹那間紮心,宋喜一委屈,眼淚頃刻間墜落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