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1章 誰也不能全身而退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跟宋喜認識這麼久,見她打扮成這樣的次數屈指可數,以往喬治笙還能理智的欣賞她的美,但此時此刻,他只覺得刺目.

她要去見誰?

這是喬治笙心底唯一的聲音.

宋喜看著他那張不動聲色的冷俊面孔,內心何嘗不翻江倒海,但心里越難過,她臉上的笑容就越漂亮.

塗著口紅的豔麗唇瓣一張一合,宋喜主動說:"你去公司嗎?用不用我順路送你?"

她不過是隨口一說,豈料喬治笙開口回道:"正好."

宋喜心底一頓,兩人一起往樓下走,期間宋喜問:"起這麼早,昨晚又沒睡好?"

喬治笙面無表情:"昨晚睡得格外好."

宋喜唇角輕勾:"是嘛,稀奇啊."

喬治笙說:"心情好自然睡得好."

宋喜胸口一滯,連帶著鈍痛,像是被人狠狠地捶了一拳,差點兒吐血.

短暫的失聲,幾秒後,宋喜笑說:"以後都要保持好心情,你看我,從來不失眠."

兩人在玄關處各自穿鞋,然後一同往外走,原本喬治笙准備自己開車,這會兒拉開副駕,上了宋喜的車.

宋喜一想到接下來的半個多小時都要跟喬治笙同一空間,滿腦子都是怎麼控制好表情和心情,不要低頭,王冠會掉.

目視前方,宋喜假裝認真開車,其實心里想的是如果在平常,她是怎麼跟喬治笙相處的,應該不會這樣一路沉默吧?

平心而論,她是真不想跟他講話,但她更不想叫他看出絲毫的異樣,于她而言,臉面可比心疼重要多了,想著,宋喜開口道:"欸,問你個事兒."

喬治笙正坐在副駕憋悶,沒想到宋喜主動開口,一瞬間他說不出是開心還是賭氣,本不想搭理她,嘴上卻不爭氣的回道:"說."

宋喜一臉好奇模樣:"你心里的白月光到底是誰啊?"

喬治笙看似面不改色,實則目光頓時沉下去,他沒開口,宋喜自顧自的說:"喜歡人那麼久還不去追,等什麼呢?是不是不會追,要不要我傳授你幾招兒?"

她沒去看喬治笙的臉,余光也瞥不清什麼,喬治笙沉默片刻,低沉著聲音回道:"她跟你不一樣."

宋喜聽進耳中,變成了你們不一樣,你別跟她比.

心底頓時火大,宋喜揚起唇角,似笑非笑:"她不是女人嗎?有什麼不一樣的,你別說你喜歡上一個男的."

喬治笙目視前方,面容冰冷,聲音卻維持在不冷不熱之間,淡淡道:"她就不會說這種話."

宋喜連續被喬治笙捅了幾刀,怒極反笑:"嗯,果然是心頭好,就是這麼與眾不同."

喬治笙聲音平靜,不以為意的道:"不知道你在比什麼."

宋喜反應很大,明確的說是快,側頭瞄了眼喬治笙,她微微嗤笑著回道:"我是好奇好嗎?跟她比什麼,我又不喜歡你."

她嘲諷的避開視線,臉上笑容久久未退,副駕處的喬治笙已經瀕臨暴怒的邊緣,從來沒人敢當他面兒戳他刀子,還是一次又一次.

薄唇開啟,喬治笙是真的生氣了,以牙還牙:"用不著跟我解釋,我知道你喜歡誰,關鍵你喜歡的人,人家不喜歡你."

宋喜表情陡然一變,她變是因為這件事對她心里已經形成障礙,她聽不得,聽見就會本能的豎起防備,更何況這話還是從喬治笙嘴里說出來.可這在喬治笙看來,就是她真真切切在意沈兆易的體現,竟是連聽都不能聽.

她越是不能聽,他就越是要說:"你前男友去哪兒了?你們之間一點兒聯系都沒有嗎?我昨晚說的話還在保質期,你要是特別想見他,無論他走多遠,我都能把他帶回來."

宋喜面無表情,目視前方:"抓回來之後呢?你能讓他愛我嗎?"

她聲音很僵硬,細聽之下不無怒意,可喬治笙已經顧不得這些,臉色驟然變得難看,上一秒還在為自己的反擊暗自竊喜,這一秒,他又猝不及防的嘗到了心痛的滋味兒.

她不僅不喜歡他,還叫他想辦法讓沈兆易愛上她.

車內一片靜謐,仿佛連呼吸聲都沒有了,良久,久到宋喜已經忘記自己上一句說了什麼的時候,喬治笙的冷漠聲音從身邊響起,他說:"愛的這麼卑微,聽起來真夠跌份兒的."

宋喜用力捏緊方向盤,繃著臉,幾秒後,同樣聲音冷漠的回道:"我的愛情用不著別人品頭論足."

別人?

喬治笙唇角似乎很輕的勾了一下,緊接著嘲諷的語氣說:"用到別人的時候,想盡辦法的攀關系,不是合作伙伴就是朋友,用不到的時候,就是別人…"

宋喜一言未發,喬治笙也陷入沉默,半晌,他拿起手機,打了個電話,告訴對方在哪里等他.

宋喜也是明白人,前方車頭一轉,朝著喬治笙剛剛說的位置開車,前後也就五分鍾,她將車子停在路邊,喬治笙頭也沒回的下車,上了後面那一輛黑色私家車.

宋喜也是片刻都沒停留,一腳油門踩下去,迅速駛離.

開車去醫院的路上,宋喜一直不停的在心中默念,不生氣,不生氣,也沒什麼好傷心的,不就是不喜歡她嘛,沒什麼大不了的,她又不是沒受過傷,沒挨過挫,這點小事兒算什麼?

她想盡辦法說服自己,眼睛瞪得老大,可眼淚還是不爭氣的從下睫毛處滾落,豆大的一顆,不停地往下流.

宋喜深呼吸,抬手抹掉,想想一年前那麼艱難的日子她都挺過來了,只要人沒死,傷痛早晚都會過去的.

一路開到醫院,宋喜在車里整理好妝容,這才推開車門乘電梯上樓,醫院的同事和小護士看到她,皆是誇她今天衣服漂亮,鞋子好看,包包是限量款吧?

宋喜微笑著跟所有人攀談,像是心情極好的樣子.

直到在休息室碰見韓春萌,韓春萌將宋喜從頭到腳打量了一個遍,最後視線定格在宋喜臉上,狐疑著問道:"你受什麼刺激了?"

宋喜一邊換衣服,一邊回道:"受什麼刺激,心情好不行嗎?"

韓春萌一撇嘴:"你少來,你只有兩種情況會特別打扮自己,一是心情巨好,二是心情巨差,我掐指一算,你是後者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