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0章 誰都不服輸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這是喬治笙第一次從宋喜口中聽到'白月光’三個字,他有些詫異,因為這詞兒是霍嘉敏先發明的,然後在常景樂,阮博衍等人中間流傳,他們很少提盛淺予名字,說她都用白月光代替.

宋喜怎麼會知道?

宋喜看出喬治笙神色明顯一閃,她面不改色的說:"大家朋友這麼久,你有喜歡的人都不告訴我,如果她知道我的存在,你一定要跟她說,咱倆是假的,她要是不信,我跟她解釋."

看著她不以為意的表情和口吻,喬治笙薄唇開啟,聲音低沉:"她知道."

宋喜心口上又被捅了一刀,她仿佛聽到刀子沒入肉里的'嗤嗤’聲.

笑意差點兒沒繃住,好在她最善于'演戲’,唇角還沒等下降就揚的更高,宋喜笑著道:"你看,被我炸出來了吧?你心里還真有人."

說罷,不待喬治笙回應,她徑自道:"怪不得你平時不近女色,原來是心有所屬,守身如玉."

點點頭,宋喜繼續:"站在女人的角度,我給你肯定,好男人."

宋喜點頭點的特別用力,像是生怕自己和喬治笙有一個不信.

站起身,她看著床邊的男人說:"好男人不能三更半夜跟其他女人共處一室,雖然內心都沒什麼想法,但也趁早避嫌的好,我走了,你休息吧,晚安."

說完,宋喜轉身往外走,出了喬治笙的房間,還順手幫他關上門,整個人像是吊了一口氣,宋喜一邊往三樓走,心底一邊在想,表現的不錯,坦然,大氣,尤其是最後那個'晚安’,日常又不失禮貌.

回到三樓房間,房門關上的那一刹那,心上的盔甲似是突然破了一個大洞,悲傷攪著疼痛一股腦的傾瀉而出,宋喜覺的自己根本透不過氣,眼淚瞬間模糊視線,她哭都沒有聲音,只是眼淚大滴大滴的往外湧.

看不清路,宋喜邁步往前走,當默默的流淚已經不能平衡心底的傷心時,她很想哭出聲來,但剛一張嘴,她又馬上強迫自己咽回去,睜大眼睛,宋喜告訴自己,不僅不能哭出聲,她甚至不能哭,哭狠了眼睛一定會紅,叫喬治笙看見怎麼辦?

他別再以為她喜歡他.

對,不哭,不哭……

宋喜站在沙發旁邊,大口大口喘氣,有那麼幾秒,她好像把自己說服了,眼淚也不流了.

轉身走進洗手間,宋喜沒開燈,原本只想彎下腰洗把臉,可是低下頭的一瞬間,不知道碰到了哪根傷痛神經,她閉著眼睛,雙手扣著盥洗池兩側,終究還是忍不住哽咽,哽咽到渾身發抖.

二樓主臥,打從宋喜離開之後,喬治笙就一直坐在床邊沒動過,煙灰一截又一截的往地毯上掉,他都渾然不覺,直到煙快要燒到他的手,手指處的灼熱刺痛讓他回過神,眉頭一蹙,他將煙頭扔進煙灰缸里.

從外人那里聽說宋喜還惦記著沈兆易,他會瞬間光火,然後是心疼憤怒,可剛剛宋喜親口承認了,他反倒不知說什麼才好,就像現在,她走了這麼久,他的心才開始從堅硬漸漸變得柔軟,又從柔軟漸漸變得滴血.

喜歡一個人的滋味兒並不陌生,喜歡一個人又為她傷心的滋味兒,喬治笙也不是第一次嘗,只不過,這一次還沒開始,就已經結束.

他以為這次不會再錯過了,只要他想清楚自己的心,主動去追,他跟宋喜雖沒好的開始,但一定會有個好的結局,可現在想來,是他過于自以為是,他以為他在主導一切,事實上宋喜甯願惦記著一個傷過她的人,都不喜歡他.

心疼的感覺分外清晰,偏偏記憶還來添油加醋,喬治笙滿腦子都是他跟宋喜在一起的一幕一幕,有她在大雨天彎下腰敲響他的車窗,有她被攔截後在醫院走廊的孤苦無依,有她廚房做飯時的手忙腳亂,也有她體育館中或嗔或笑與他打球的模樣.

但更多的,是很多個夜晚,她從外面走進來,手里拿著保溫杯的畫面.

想到保溫杯,喬治笙輕輕動了動眼球,視線落在對面茶幾上,那里放著一紅一黃兩個顏色鮮豔的保溫杯,宋喜說她跟人新學了水果粥.

她說她說了很多話,可他卻唯獨記得那一句,其實不是,他記得她說過的很多話,喬治笙自己都不知道,他到底從什麼時候開始記憶的,只是等到他發現,察覺,他已經喜歡上她了.

夜很長,好在喬治笙早已習慣了,想了很多,心情也跟著百轉千回,最終喬治笙跟自己和解了.

宋喜喜歡沈兆易不喜歡他,是她沒長眼,錯過他,也是她自己的損失,他有什麼好難過的?

她都不喜歡他,憑什麼還讓他喜歡她?

對,犯不著生氣,以後該怎麼對她還是怎麼對她,三年的約定照舊,她有任何事兒,他也會幫她,只不過不會再喜歡她.

早晚有一天他真的不喜歡她了,他坐等她腸子悔青的那一刻!

如此想著,喬治笙心底痛快了不少,起身去浴室洗澡,脫完衣服扔在一旁,站在水下閉上眼,滿腦子浮現的卻都是宋喜的臉.

喬治笙心里有兩個自己,一個他在放縱的想著宋喜,另一個他在寬慰自己,想並不代表喜歡,越想越理智,他不喜歡她,不喜歡她,哪怕心髒那里清晰的疼了,那也不是喜歡.

宋喜幾乎一夜未睡,不是她不想睡,也不是她想不開,是神經不聽話,閉上眼睛也睡不著.

熬到天亮,她下床去了洗手間,鏡子里的自己只是臉色略顯蒼白,眼睛不細看,看不出大哭過.

宋喜慶幸自己還要臉,如果不是為了面子,她沒有支撐自己不哭的理由.洗漱過後,她打開化妝包,開始依次上妝,化妝化了四十幾分鍾,又換了套特別漂亮的裙子,再搭配一個顏色鮮豔的包,宋喜開門下樓.

她不是為了故意給喬治笙看,但是碰到喬治笙的那一刻,宋喜還是很高興,高興自己最光鮮亮麗的一面被他看見了,高興自己看起來不僅沒有被擊垮,反而若無其事.

"欸?這麼早?"宋喜笑著跟喬治笙打招呼.

喬治笙先是對上宋喜的目光,依舊清澈乾淨,緊接著他發現她今天特地打扮過,漂亮的刺眼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