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6章 他來了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最後顧東旭跟韓春萌還是正大光明的一起走進去,余光瞥見台上坐著的叢洋,顧東旭抬手搭在韓春萌肩膀上,摟著她往台階上面走,韓春萌是早就習慣了,不知道這個心機boy心里打的什麼主意.

上場乒乓球賽,因為韓春萌臨終退賽,第一名花落杜慧楠頭上,雖然沒給塊兒金牌,但也由丁慧琴代表獻了花,這是榮譽的象征.

韓春萌坐在宋喜身旁,小聲叨念:"我沒能幫你手刃仇人,大仇只能你自己報了."

宋喜面色鎮定:"放心,我連你的一塊兒拿回來."

杜慧楠因為剛參加了一場比賽,所以羽毛球賽自動排在後續位置,宋喜要下去抽簽兒,臨走時她最後看了眼手機,沒有喬治笙的電話和短信,看來他是真的不能來了.

將手機放回包里,她跟身邊幾人挨個擊掌,然後邁步往下走.

她前腳一走,後腳包里的手機就響了,只不過是震動,沒有人發現.

隨後不久,喬艾雯手機響了,拿出來一看,屏幕上顯示著'哥’來電的字樣.

身體後傾,她劃開接通鍵,擋著話筒道:"喂?"

"她已經開始打比賽了嗎?"

喬艾雯低聲說:"還沒有,正在准備,你還來不來了?"

喬治笙說:"快到門口了."

喬艾雯拿著手機往門口看,體育館一共開了兩個門,正門和側門,電話掛斷不到半分鍾,側門那里閃現兩個身影,兩人身高皆在一八五往上,走在前面的一個全身黑色,戴著帽子口罩和眼鏡,身後一個穿著駝色風衣,沒戴帽子,但也戴了口罩和眼鏡.

兩人進門後頭不抬眼不睜的往後排走,很多人都注意了,但卻不知道是誰的家屬.

喬艾雯從沒見過喬治笙包裹的這麼嚴實,要不是這一身黑出賣了他,還真看不出他是誰,他後面那個…是元寶嗎?

不僅喬艾雯余光往後瞄,顧東旭也轉頭看了一眼,看完,他又不著痕跡的打量喬艾雯,但見喬艾雯掏出手機,低頭在發短信.

不多時,坐在後排的黑衣男人低下頭.

顧東旭說不上是意料之中還是意料之外,竟然真是喬治笙,他怎麼會來這種場合?

台下宋喜背對台上,剛抽完簽兒,她是第一個,直接留在了場上.

喬艾雯想告訴她喬治笙來了,奈何宋喜沒帶手機,又不能光明正大的喊,只好作罷.

很快場上羽毛球賽第一局開始,宋喜對陣的是個年輕女醫生,只見她從開球的那一刻起,渾身就像是開了掛一般,對方跟她根本不在一個水准線上,正常要打十幾分鍾的比賽,宋喜一半的時間就給了結了.

喬艾雯帶頭歡呼,韓春萌跟顧東旭也都不含糊.

後排,元寶輕笑著道:"她這樣也不怕得罪同事."

喬治笙說:"她在節省體力,等著收拾一個女同事."

元寶笑說:"像宋喜這樣的人,也會計較同事矛盾?我以為以她的心思,早就看淡了."

喬治笙眼底劃過一抹笑意,淡淡道:"再聰明的女人,也畢竟是女人."

不過他也很好奇,那個女同事到底怎麼惹著她了,能讓她每天下班瘋了似的練球一小時,就為了今天當眾挫一下.

宋喜第一局打得太快,打完就被其他同事拉著坐在前面,沒有往後走,喬艾雯發了條短信給喬治笙,問他要不要告訴宋喜他來了.

喬治笙回道:不用.

他就在這兒坐著,宋喜早晚都要看見他的.

沒有宋喜的羽毛球賽,其余人只能用業余來形容,偶有球風彪悍的,已屬難得.

喬治笙從來沒見過杜慧楠,甚至沒從宋喜那里聽過她的名字,可是杜慧楠上場,他卻隱約猜得到,畢竟看了這麼多人,也就只有她打得還像些樣子.

經過多輪角逐,最後的冠亞之爭沒有懸念的落在了宋喜跟杜慧楠身上,看著宋喜拎著球拍走上台,喬治笙口罩背後的唇角忍不住向上勾了勾.

先前她坐在第一排,從他的角度,他只能看到她的半個後腦勺,見她一會兒跟左邊人說話,一會兒跟右邊人說話,聊得不亦樂乎.

現在宋喜走上賽場,喬治笙的眼睛就再也沒有離開過她身上.

所謂冤家路窄,狹路相逢,正是宋喜跟杜慧楠此刻的寫照,兩人心里都憋著一口惡氣,不能明目張膽的發泄,就只好球場上撒氣了.

裁判坐在中間,舉手示意比賽開始.

第一局杜慧楠先發球,先發球的人相當于多一次的機會,憎惡對方的人更不可能放過這次機會,所以杜慧楠這一球發的既有水平也有怒氣,來勢洶洶,看得台上人心都提起來.

但在宋喜看來,杜慧楠這球發的還不如喬治笙用左手放水發的,沒力氣也不快,她很自如的反手一揮拍,球速帶風,猛地回轉,竟是一下子擦著杜慧楠的臉飛過去.

杜慧楠都沒來得及抬起手.

台上眾人也是愣了一秒,最後還是韓春萌跟喬艾雯那一排率先發出叫好聲,其余人才跟著後知後覺.

記錄員開始計分,杜慧楠站在原地,有些楞沖的望著對面的宋喜.

宋喜面色坦然,之前她跟別人打的時候,還是保存了一些實力,以免嚇壞了杜慧楠,這會兒杜慧楠已經站在台上,由不得她找借口不打.

宋喜就是這樣的人,尋常人千萬不要惹她,她有心計也有本事.

第二球宋喜發球,她故意發了個杜慧楠可以接的球,等到杜慧楠打過來的時候,她在用力一擊,球直接掉頭搭在杜慧楠胸口上.

台上觀眾想叫好又覺著不大對勁兒,宋喜這球打的…怎麼這麼像打人呢?

坐在後排的喬治笙明顯在笑,身旁元寶也是忍俊不禁:"這些天,你就教了她這個?"

喬治笙靜笑不語.

元寶說:"待會兒要是把人打翻臉,當眾吵起來,那就是你這當師傅的不引人走正道."

喬治笙說:"師父領進門,修行在個人."

他還有一句沒說,見過哪個當徒弟的,沒兩天就開始打師傅?

宋喜是他練出來的,他平時跟她玩兒放水,她還忍心對他下黑手呢,更別說台上站著的是看不順眼的人.

嘖,果然得罪小人都不要得罪女人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