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3章 左右都有人陪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心外聯歡會從下午一點半開始舉行,地點選在四環內的一處室內體育館,第一項要比的是男子籃球,比賽開始之前,場下已經站著十個男人,一邊穿著白色球服,另一邊穿著紅色球服.

台上洋洋灑灑坐了也有一兩百號人,心外醫護本就不少,再算上家屬,場面也堪稱熱鬧.

喬艾雯老早就來了,因為凌岳穿的紅球服,為了配合他,她今天一身酒紅色的過膝中長裙,頭發也染了紅色,人群中分外紮眼.

坐在她左邊的分別是宋喜,韓春萌以及顧東旭,提起顧東旭,倆人在這地兒碰面也是相互詫異了一番.

喬艾雯從喬治笙那兒得知,宋喜跟顧東旭是好朋友,但顧東旭卻不知道喬艾雯什麼時候跟宋喜走的這麼近了.

坐下十分鍾,他後知後覺,感情丫不是奔著宋喜來的,是奔著場下凌岳來的.

喬艾雯這麼高調追凌岳,胖春不嫉妒嗎?

顧東旭偷偷摸摸打量韓春萌的臉,但見她面色無異,還越過宋喜問喬艾雯頭發在哪兒染著,倆人根本不像情敵.

按照輩分,顧東旭要叫喬艾雯一聲小姑,奈何宋喜跟喬治笙的關系沒有挑破,包括喬艾雯自己的身份,外人也都不曉得,所以倆人在門口就說好了,裝第一次見面算了,省得麻煩.

二十幾年,顧東旭見喬艾雯的次數一只手就數的過來,說第一次見面是假,但不熟,也的確是真的,所以當他看到喬艾雯坐在台上,不顧眾人目光,大喊一聲:"凌岳,加油!"的時候,他也在暗自嘀咕,喬艾雯的性子跟喬治笙可真是大相徑庭.

四個人坐一起,花花腸子能繞地球一圈兒,如果韓春萌知道自己左邊的顧東旭要叫右邊的宋喜小舅媽,宋喜要叫她右邊的喬艾雯小姑子,而喬艾雯又要喊顧東旭一聲大外甥……不知道她會不會原地一頭撞死.

然而串聯起這所有匪夷所思關系的關鍵人物喬治笙,他卻遲遲沒有到場.

宋喜早前跟他聯系過,他還在忙,脫不開身.

隨著台下的一聲哨響,比賽准備開始,台上吃吃喝喝的大人停止說話,幾個在場下亂跑的孩子也被家長拎回去.

賽前兩隊隊員各派一人爭球,紅隊派出身高絕對碾壓的凌岳,喬艾雯這邊張開嘴,吸了口氣,剛要喊加油,但右後方卻整齊響起了一片加油聲,轉頭一瞧,是一幫二十來人的小團伙,穿著一樣的隊服,敲鑼打鼓的喊著:"凌醫生,加油!凌醫生,加油!"

清一色的年輕女孩子,喬艾雯拉下臉,擺明了不高興.

韓春萌越過宋喜,對喬艾雯說:"我們心外單身護士啦啦隊,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,她們都想嫁給凌醫生!"

小護士們瘋狂的加油聲傳到場下,除了凌岳之外的其他男醫生皆是仰頭表示不滿:"我們不是人嗎?"

凌岳壓根兒沒往台上看,是裁判看不下去了,舉手示意差不多行了.

單身護士啦啦隊一個個面若桃花,激動不已,仿佛看見凌岳就坐不住凳子,喬艾雯偷著瞥了一眼,早就准備好的加油裝備往桌上一放,叉著雙臂,紅唇一撅.

宋喜低聲道:"看見我師兄的人格魅力了吧?"

喬艾雯低聲回道:"怪不得成天一副高高在上不食人間煙火的樣子,感情凡間一幫小妖精,擱我我也不下來."

宋喜忍俊不禁,更小聲音道:"人家是小妖,你是大妖,我師兄主要是為了躲你."

喬艾雯嗔怪的瞥了眼宋喜,見韓春萌在跟顧東旭講話,沒注意這邊,低聲說了句:"我哥不來嗎?"

宋喜前一秒還在看喬艾雯的笑話,聞言,心底不禁一陣失落,臉上卻坦然自若:"他有事兒,來不了."

喬艾雯歎氣:"哎,要是我哥在就好了,有他在,就能幫凌岳分散一些狂蜂浪蝶."

宋喜哪猜到喬艾雯叫喬治笙過來是這種想法,當即一臉嫌棄道:"是不是你親哥啊?"

喬艾雯說:"就是親哥才這麼用呢,我哥要是往下面一站,還有別人什麼事兒?"

宋喜抽了下唇角,哥是親哥,嫂子就不是親嫂子,拿她男人出去擋槍?

說話間台下比賽已經開始,凌岳爭到球,紅隊率先發起進攻,平時都是一幫玩兒手術刀的,看著穩重深沉,此刻到了球場上原形畢露,一個個撒開了打.

喬艾雯說好了不跟小妖精們為伍,但是沒多久,拿起桌上小喇叭,一邊吹一邊喊加油的也是她.

比賽一共兩場,上下半場合計共半小時,最後紅隊領先八分獲勝,台下都炸了,喊什麼的都有,當然凌岳的點名率最高.

喬艾雯要下去送飲料,宋喜抓著她的胳膊,不讓她去,下巴輕輕一瞥,示意她往台下看.

喬艾雯順勢一瞧,嚯,送毛巾的,送水的,送飲料的,送紙巾的,一幫女孩子排成排,不知道的還以為太子早起要洗漱呢.

然而凌岳任何人的東西都沒接,點頭不知道說了句什麼,隨即邁步往台上走.

喬艾雯按捺著激動地心情,小聲對宋喜說:"多謝提醒."

宋喜回道:"客氣."

凌岳跨步往上走,來到全是熟人的一排,喬艾雯旁邊給他留了位置,他沒有看她,徑自坐下,喬艾雯遞上飲料,凌岳沒接,打開自己的運動包,掏出毛巾和水.

喬艾雯臉上掛著笑,嘴巴看似沒動,實則出了聲:"欸,你能不能給我點兒面子?你們心外那幫小護士可拿眼睛瞄我呢."

凌岳聽的真切,卻依舊沒有理她.

喬艾雯依舊皮笑肉不笑:"我數三個數,你別逼我狗急跳牆,三,二……"

凌岳側頭看向她:"你到底要干什麼?"

喬艾雯璀璨一笑,遞上手中飲料:"喝."

凌岳能說,他是真的怕了她了嗎?

眼睛看著她,幾秒後,他接過她手中的飲料,別開視線,擰開瓶蓋咕咚咕咚喝了兩口.

喬艾雯美滋滋的遞上毛巾:"擦汗."

凌岳面無表情的回道:"我不用外人的東西."

喬艾雯說:"那你還喝我喝過的飲料呢."

話音落下,凌岳側頭冷眼看著她,喬艾雯一本正經的回道:"我往飲料里下了毒,你喝完這輩子只能跟我談戀愛,不然就…"

她本想說個惡毒的,但是話到嘴邊,臨時改道:"不然就讓你顏值減半,身高縮水,以後再也沒人喜歡."

凌岳看了她三五秒,最後一記'你怕不是個智障’的眼神,然後默默地別開視線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