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2章 主任不白當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韓春萌比宋喜還好奇:"誰啊?"

喬艾雯說:"你問她."

韓春萌看向宋喜,宋喜說:"你!"

韓春萌一想,也是,如果能組團去長甯,那真是再好不過了.

三人從走廊一頭走來,凌岳從對面而來,宋喜看到凌岳,眼神像是看救命恩人,忙說:"主任來找你了."

凌岳往後看了一眼,還納悶兒,主任在哪兒?

宋喜拉著韓春萌離開,韓春萌邊走還邊回頭跟喬艾雯告別,凌岳故意不看喬艾雯,邁步欲走,喬艾雯一個箭步擋在他身前,凌岳居高臨下的睨著她,剛要蹙眉.

喬艾雯搶先道:"欸,先別急著說話,今天我不是以私人身份來找你的,我是以海威集團長甯醫院醫護招聘辦主任的身份來找你,方不方便借一步說話?"

凌岳面不改色的盯著她的臉,眼皮都沒挑一下,三秒之後,他一言不發,還是要走.

喬艾雯伸手拉住他的胳膊:"你要是不想跟我談公事,那就別怪我跟你談私事了."

走廊這會兒還沒人,但不代表下一秒會不會有人經過,凌岳當即蹙起眉頭,壓低聲音道:"放手."

喬艾雯還是那句話:"有時間跟我聊聊嗎?我真的要跟你談正經事兒."

凌岳不知道她搞什麼鬼,但是知道她特別粘人,沒轍,他把她帶到自己辦公室,房門剛關,他都不往里走,站在門口問:"說吧."

喬艾雯則輕車熟路的走到辦公桌旁的會客椅處坐好,轉頭對凌岳說:"坐."

凌岳道:"我給你一分鍾時間."

喬艾雯說:"用不了一分鍾,我來意很簡單,挖你去長甯,年薪待遇你這邊可以先給我一個預期,一切都好商量."

凌岳狐疑的目光看著她,沉默片刻,開口道:"你到底找了個什麼工作?"

喬艾雯道:"我說了啊,海威集團長甯醫院醫護人員招聘辦,對了,我是主任."

凌岳臉色一沉,擺明了不相信:"我不管你到底是誰,我沒興趣,你走吧."

喬艾雯靠在椅子上,翹著腿說:"不急,不聊公事,那我們聊聊私事."

凌岳一邊往座位處走,一邊沉著臉說:"你別逼我叫保安."

喬艾雯聞言,當即勾唇一笑:"我怎麼你了,你就要叫保安,保安來了你說什麼?我都沒動你一根手指頭."

凌岳坐在她對面,低頭看東西,頭不抬眼不睜的回道:"我看你是女孩子,年紀輕輕的,學點兒什麼不好,別學人家那麼厚臉皮,沒有男人會喜歡."

喬艾雯撐著下巴看著他,一臉認真的表情:"我也不想纏著你,要麼這樣吧,咱倆打個商量,你要是肯去長甯,我就再也不纏著你."

凌岳抬起頭,一眨不眨的盯著她,數秒後,他唇瓣開啟:"你拿什麼保證?"

喬艾雯美眸一挑:"拿我人品保證!"

凌岳重新垂下頭:"你有人品嗎?"

喬艾雯不氣也不慌,繼續撐著下巴說:"你要是這個態度,那我只能覺得你是口是心非,其實你特別享受我追你的感覺."

凌岳冷聲道:"臉皮厚也就算了,神經也不好,我建議你去看看神經科."

喬艾雯說:"其實我心髒也不怎麼好,你要不要幫我看看?"

凌岳頓了頓,慢半拍抬起頭,他冷眼看著喬艾雯,沉聲回道:"要我說多少遍你才聽得懂,我對你沒興趣,現在也不想找女朋友,就算以後我想找,你也不是我喜歡的類型,我們都不要浪費彼此的時間,我現在對你的耐心是我父母給的教養,而不是我故意對你的縱容."

喬艾雯臉上沒了笑,同樣一眨不眨的看著凌岳,兩人對視不下五秒.

凌岳以為她會生氣一走了之,結果沉默半晌,她紅唇開啟,聲音平靜的回道:"我也覺得我該去看神經科了,你說話這麼難聽,但我卻一點兒都不覺著生氣,不僅不生氣,還覺得你man爆了,聲音好聽,話又在理兒,現在又多加了一項優點,有教養,我就喜歡低調內斂有內涵的男人."

凌岳素來有面熱心冷的稱號,平時看著好接觸,其實心里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,不然這些年身邊也不會如此清淨,他見過比喬艾雯更瘋狂的,但都抵不住他的冷淡和嘴毒.

沒想到,這回碰見個硬茬子.

他擺明了一時語塞,拿她沒有辦法,喬艾雯光明正大的欣賞他的臉,心情舒暢.

又過了不下五秒,凌岳終是沉聲說道:"你非逼著我找了女朋友,你才甘心?"

喬艾雯馬上臉色一變,緊接著回道:"別,別這麼沖動,你不用找女朋友,只要你去長甯,我保證不纏著你,何必作踐自己呢?"

凌岳眉頭輕蹙,遲疑著問:"你到底為什麼非要我去長甯?"

喬艾雯說:"因為這是我回國後的第一份工作啊,人不都說了嘛,不要在該脫貧的年紀光想著脫單,更不要在談工作的時候談感情,其實我是個特別有事業心的女孩兒,你要是能滿足我的事業心,我就放你回歸自由."

凌岳盯著喬艾雯的臉,一瞬間他覺得自己可能要先她之前去看看神經科,因為……她竟然把他逼到動心了.

是不是真的去了長甯,她就能放過他?

喬艾雯也不急,看了眼腕表,她起身道:"你先忙著,我走了."

凌岳沒出聲,看著她邁步走向門口,走著走著,她忽然想起什麼,轉身道:"對了,明天下午見."

凌岳被她搞到神經,當即眉頭一蹙:"你又要干什麼?"

喬艾雯笑著回道:"你們不是開聯歡會嘛,我知道你報了籃球賽,專程去給你加油的."

她攥拳比了個加油的手勢,凌岳想叫她別去,喬艾雯給他一副'我口號都想好了,你讓我別去?’ 的眼神,對他擺了擺手,轉身離開.

房里只剩下凌岳一個人,他伸手扶著額頭,頭疼,頭好疼.

正想著,房門忽然被人推開,喬艾雯扒著門邊,看著他道:"你真的別覺著我厚臉皮,我從來沒追過別人,以後也不會像喜歡你這樣的喜歡別人,你要珍惜."

抬手對他比心:"我真走了,拜拜."